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8章:早就看你不爽了
    谨记:小說20丨6  网址:xiaoshuo2o丨6. 以免丢失

    “你儿子这么本事,怎么不见他给咱们村办什么事儿呢?”

    有人看李婶落了下风,原本也就看张嫂很不爽了,张口就反问了这么一句,帮着李婶说话。

    一件事情,一旦有人开了头,就如同开了阀门一样,一下子就停不下来了。

    “可不是,天天炫耀你儿子有多本事,也没见你儿子给我们村做什么贡献。”

    “怕是只能赚点儿小钱,养活家里,要是想造福咱们村,就算是把你们张家给卖了,也拿不出几个钱来吧。”

    “就是就是,这么看来,你儿子也没什么本事嘛。”

    ……

    你一言我一语的,瞬间就把张嫂给惹怒了。

    “你们说谁儿子没本事呢,看我不撕烂你们的嘴!”

    “哎你说不过还打人了!”

    “姓张的打人了!”

    一时之间,现场就失控了。

    张嫂这么冲上去打人之后,立马就有人也跟着冲了上来。

    一群妇女打架,打成一团,抓头发的抓头发,挠脸的挠脸,跟野猫干架一样。

    而李婶也撸起了袖子,冲上去,趁着混乱,一把抓住了张嫂的头发。

    “臭老娘们儿,你竟然敢抓我的头发!”

    “我呸,叫你平时这么得瑟,老娘早就看你不爽了,打得就是你!”

    李婶的身材没有张嫂魁梧,被张嫂反手这么一抓,就落了下风。

    眼瞅着李婶要被张嫂给挠了,时初夏也只能上去帮忙。

    张嫂打得眼睛都红了,也没看上来的是谁,伸手就去抓。

    时初夏的力气当然是比不过身材魁梧的张嫂,而且,在混乱之中,也不知道被谁给推了一把。

    一个没稳,就摔倒在了地上,因为场面太过于混乱,一时之间,也没人发现时初夏摔倒了。

    混乱之中,有人踩上了她的头,脑袋还被踢了几脚,耳边都是嗡嗡地作响。

    “别打了别打了,有人摔倒了!”

    “好像是初夏,快扶起来看看,没事吧?”

    李婶本来打得眼红,一听时初夏摔倒了,顿时打架也顾不上了,赶忙折回来。

    “初夏,初夏你没事儿吧?”

    在几个人的搀扶下,时初夏才勉强坐了起来。

    被人拉住手的时候,时初夏忍不住嘶了声。

    仔细一瞧,发现她手背上都有好几块被蹭破了皮,还在往外冒血丝。

    而且,额头上也起了个大包,应该是刚才被人踹了一脚的留下的。

    “手都出血了,快快,快去医疗所看看。”

    时初夏在他们的搀扶下站了起来,因为脑袋还晕,所以在站起来的时候,她眼前还有些迷糊,一时走不了路。

    “初夏来,我背你过去。”

    于是乎,李婶背起了时初夏,和其他人,风风火火地赶去了医疗所。

    村子里的医疗所很简陋,拢共就三名医生。

    一个已经满头白发,另外两个也都是四十多岁的妇女。

    “这是初夏吧?手上和额头上的伤是怎么回事呀?”

    李婶很是愧疚,“都怨我不好,这不是刚才在看电影,一时没憋住,就和张家那口吵了一嘴,一下子没控制住,就动手打起来了,结果连累初夏受了伤!”

    “没事,就是一点儿擦伤,拿酒精擦两下就没事了,李婶你没有受伤吧?”

    李婶摆摆手,“我皮糙肉厚的,能有什么事儿,要不是初夏你摔倒了,我绝对能把姓张的给打趴下,让她还敢到处吹牛逼!”

    噗嗤!

    时初夏一个没忍住,就笑喷了。

    在医生给她擦伤口的时候,时初夏忽然想起来:“对了李婶,我因为打架受伤的事儿,您别告诉陆琰。”

    “怕他会担心呀?你这头上手上都是擦伤,也瞒不住呀。”

    这伤的都是最明显的地方,哪儿能瞒得住呀,时初夏当然不是隐瞒伤情。

    而是让李婶不要告诉陆琰她是被村子里的人给打伤的。

    依照陆琰护短的劲儿,要是让他知道了这事儿,还不得把整个村子都给掀了?

    “就说是我不小心摔了一脚,不要告诉他这是和别人打架造成的就行。”

    虽然不知道时初夏为什么要着重强调这个,但李婶还是答应了下来。

    在说话间的时候,时初夏忽然觉得肚子有点儿疼。

    一只手摁在了腹部的位置,微微皱眉。

    李婶第一时间看出她的异样,“初夏你怎么了?”

    “没事,就是肚子有点儿疼,可能是要来那个了吧,最近有时候就会这样。”

    李婶很是语重心长地说道:“女孩子啊,在这方面就更要注意了,初夏你来那个的时候,还是痛得不行吗?”

    时初夏点点头,“以前听老人说,只要生了孩子,来那个的时候就不会肚子疼了,但在我身上完全不灵验呀。”

    非但不灵验,而且比没生孩子之前更疼了。

    果然啊,这种话是不可信的。

    李婶正要说什么,忽然,外面传来了躁动。

    “姓李的在哪里,给我出来!”

    “姓李的,你有本事打人,怎么没本事出来啊?今天必须给我出来,让大伙儿都理论理论!”

    就算是没出去,光是听这声音,李婶都知道是谁。

    “泼妇又过来骂街了,我去会会她。”

    闻言,时初夏也想下来。

    李婶赶忙按住她,“初夏你身上还有伤呢,别动,我过去看看。”

    “李婶,都是一个村的,如果能说得通,最好还是不要打架,要是闹大了,对你的影响也不好。”

    这要是在城市里,时初夏当然不会这么说。

    但这是在村子里,如果发生了打架事件,等警察赶过来,这人都没命了。

    所以,在这个地方,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放心吧,就那个泼妇的人品,村子里没有几个是愿意为她说话的,论道理,她说不过我。”

    李婶出去的时候,张嫂果然在外面。

    双手插着腰,张口就是脏话,俨然是摆足了一副泼妇的架势。

    而张嫂显然是在刚才看电影的时候,被众人围攻吃了亏,现在学聪明了。

    在过来和李婶算账的时候,还带了一帮人过来。

    其中,就包括了她的丈夫老张,以及她大儿子,小儿子昨天刚回家,不过并没有在人群里。

    一瞧见李婶出来了,张嫂骂得更厉害了:“我还以为你要做个缩头乌龟,躲在里头等着过年呢!”

    谨记:完本神站 网址: 防丢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