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章 警花监考
    周一周二第一次摸底月考,目的是让高三学生知道自己的水平在哪个阶段,查缺补漏,有针对性的复习。

    高三月考是高一高二学弟学妹们最高兴的时刻,因为教室要被用来做考场,所以放假,不过这也是大部分,有的班级教室排在最后,还是要正常上课的。

    考场号座位号是按成绩排名排的,所以第一考场全是三中的学霸,而第一考场的一号就是刘诗雨,第二号是文雅,第三号是和叶枫打赌的孙文才。

    孙文才摩拳擦掌,跃跃欲试,过了今天明天,叶枫就得哭鼻子了!

    周一上午考语文,因为叶枫刚转来的没成绩,所以在最后一个考场的最后一个位置。

    叶枫一进考场,全是清一色的爷们,汗颜啊汗颜,现在的男同胞怎么都不爱学习了?

    这最后一个考场可不简单,几乎容纳了三中的所有问题学生,其中就包括五霸。

    当叶枫一进考场,五道目光就集中在了他身上,叶枫嘴角扬起,有刁明,还有被他砸得鼻青脸肿的刘天星,他前天的那一下可不轻。还有三个不认识,猜想就是另外三个五霸了。

    “小子,是你!”刘天星恶狠狠的站起来,顺手提起凳子,另一个男生默不作声的绕后拦住叶枫的退路。

    “你认识我?”叶枫装傻充愣,惊愕的指了指自己。

    “少给我装!不送你进医院住三个月,劳资就不姓刘!”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刘天星可不管是不是在学校,抡起凳子就往叶枫脑袋砸!

    “干什么!都给我坐下!”急怒的娇斥让刘天星一激灵,停下了动作。

    “夏老师啊,不好意思,我们闹着玩的。”刘天星一看是夏嫣然,笑脸相迎,目光肆无忌惮的在夏嫣然身上瞟。

    “都坐好,没听见铃响了!”夏嫣然松了一口气,一进教室就看见刘天星要用凳子砸叶枫,可叶枫却一动不动,让她吓了一大跳,用尽全力呵斥,她现在都还没回过神来,她居然能那么大声的呵斥一个人。

    随后又羞怒,整个教室都在用不怀好意的目光看着她。

    监考哪个考场是老师们抽签决定的,当夏嫣然抽到最后一个考场时顿时郁闷了,知道这个考场没什么好东西,随后又想到了叶枫,赶紧把叶枫除开。

    叶枫没想到是夏嫣然监考,看那么多目光全都色眯眯的盯着夏嫣然,让夏嫣然站在讲台上很不自在,心头火气一下就上来了,这些学生怎么没一点学生样,个个鬼头刀把的!

    刚要拍桌子发飙的时候,没想到唐果走了进来。

    所有的目光又被唐果吸引,警花啊!

    “看什么看!再看眼珠子都给你们挖了!”唐果可不像夏嫣然那么文弱,被这么多火辣辣的目光盯着,顿时发飙。

    所有人吓一跳低下头去,这些人中有不少干过非法勾当,见到警察自然心虚,刚才只不过是被唐果的美貌所吸引没反应过来她是警察。

    “叶枫跟我走一趟!”唐果锁定叶枫的位置招手。

    “警察同志,能不能让他先考完?”夏嫣然自然不能在这种场合喊唐果果果,叶枫和杨永明可是打着赌的,要是现在去公安局肯定会耽误考试,那叶枫会被杨永明赶出一班的。

    “好吧,先考!”夏嫣然都说话了,唐果自然得同意,站在门口等叶枫考完。

    有唐果这个警察在,考场里的人都不敢太放肆了,低着头看试卷昏昏欲睡。

    唐果本来可以叫人来带叶枫的,不过想趁机会来看看夏嫣然在学校怎么样,这几天太忙了,夏嫣然受惊吓都没时间陪她。

    夏嫣然暗暗的松了一口气,要不是唐果来,她都不想在教室待着了,这些哪还是学生,根本就是地痞流氓。

    叶枫读完题刷刷的在答题卡上写着,夏嫣然走下来一看,映入眼帘的就是一笔带去两三字的草书……不过勉强还能认,除了字丑点,题答得还算有模有样,她不是语文老师,不好评判。

    唐果发现夏嫣然对叶枫有点太关心了,过来一看叶枫的字,忍不住讥讽:“字如其人。”

    “唉。”夏嫣然马上动了动她,让她别打扰叶枫。

    唐果狐疑的在夏嫣然和叶枫之间回来扫,让夏嫣然站在原地不知所措,唐果太了解她了,她有什么变化唐果肯定看得出来。

    最终唐果还是默不作声的回到教室门口,抱着膀子靠在墙边等叶枫考完试。

    考试还剩半个小时可以提前交卷,时间一到,最后几个教室全部走光了。

    有警察在,五霸更加不想在考场待,时间一到齐刷刷的全溜了。

    不过最后一个考场这次出奇迹了,还剩叶枫一个人。

    叶枫还剩十分钟考试结束的时候交卷了,唐果等得都快不耐烦了:“好了,嫣然,你去把试卷放好也跟我走,我去找文雅。”

    “文雅?怎么还有文雅?”夏嫣然一愣,那天晚上文雅在家的啊,叶枫也看着唐果等她解释。

    “昨天你们去过峒山的吧?今天有人在离峒山不远的山上又发现了尸体,死状和前几天的一模一样。”

    夏嫣然脸色一下就白了,又有人被杀碎尸了,想着都恐怖。他们昨天还去过,两次他们都去过事发地点,警察能不找他们吗?

    突然想到叶枫昨天让她和文雅回山顶,她们下来的时候山洞里有打斗的痕迹,难道……不可能!夏嫣然立刻否定,叶枫不可能的。

    而且是文雅拉着她回山顶的,如果叶枫是杀人凶手,那文雅岂不就是帮凶了?不可能的事啊。

    叶枫知道是邪修干的,想着是不是帮警察把那个邪修抓住,如果任凭他逍遥法外,不仅有更多的人受害,而且他的实力也会提高,回来寻仇的话,伤到文雅就麻烦了。

    文雅刚出考场,就看到一个女警和叶枫夏嫣然在一起。

    “你好,有件案子需要你配合一下,跟我走一趟吧!”唐果俏脸肃然,格式化的说道。

    “好的。”文雅莫名其妙,那件杀人案和她没关系啊,难道是去给叶枫和夏嫣然做不在场证明?

    “你凭什么带走文雅!”孙文才突然跳出来挡着文雅,仇视的盯着唐果。

    “警察同志,你别理他。”文雅绕开孙文才走到唐果身边。

    “好你个叶枫,就是你把文雅害的,你来之前文雅都是乖乖女,你一来文雅就被警察带走了,你给我离开文雅,你没资格和她在一起!”孙文才有火无处发,找上了叶枫。

    “请你不要妨碍警察办案!”唐果一早上没吃东西了,好不容易可以走了,又被孙文才拦住,火气腾的一下就起来了,寒着脸盯着孙文才。

    孙文才始终是学生,对警察有恐惧,顿时一哆嗦。

    “走,别理他。”文雅一见到孙文才就不爽,太自以为是了,觉得谁都不如他。亲昵的挽着叶枫,故意气孙文才,反正都说不清了,挽一下也没什么。

    孙文才气得肺都快炸了,甩手离去:“叶枫,后天成绩就出来了,谁反悔谁是孙子!”

    孙文才第一次爆粗口,可见气得有多厉害了。

    唐果眨巴眼睛看着文雅和叶枫,悄悄问夏嫣然:“一对?”

    “嗯。”夏嫣然淡漠的点头。

    “那你还对这臭小子那么好。”唐果没好气的翻白眼。

    “我的学生啊,怎么不关心?”夏嫣然自以为然的反驳。

    “是是是。”唐果撇嘴,可没见你对哪个学生这么上心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