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章 坠崖
    唐果自认为体能强于很多男武警,可是居然跑不过一个高中生!而且叶枫奔跑的姿势感觉很轻盈,好像有双翅膀在带着他奔跑一样。

    山林里树叶遮天,能见度很低,唐果深一脚浅一脚的在叶枫后面跟着,叫苦不迭,看叶枫又快又稳,郁闷极了,这小子敢说帮她抓凶手果然有两下子。

    也不知道追了多久,叶枫停了下来,因为血迹没了,环顾四周,真的是深山老林了,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荒无人烟。

    “臭小子,你挺能跑啊!”唐果赶到,叉着腰气喘吁吁。

    “嘘!”叶枫示意唐果别说话,感觉邪修就在附近。

    神识一扫,叶枫直接爆发真气,林子里居然藏着两个邪修!

    唐果静下来听声音,还刻意压住了喘息,林子里寂寥无声,天气还冷,就连虫鸣都没有,一片压抑的死寂。

    “是两个,小心,跟着我。”叶枫如临大敌,两个气劲后期的邪修,这下麻烦了!

    “两个?”唐果不知道叶枫怎么知道的,但是还是和叶枫站在一起。

    “身后有一个,你注意了。”唐果现在让叶枫很头疼,一会儿打不过带上唐果还跑不了。

    叶枫轻踩着步伐靠近,邪修从黑暗中暴起,叶枫早有准备,一个擒拿捏住了邪修的手。

    “砰!“与此同时,身后的气劲中期突然窜出来,唐果猝不及防,手中的枪被踢飞。

    唐果以最快的速度做出反应,毫不犹豫的弯腰躲开了身后邪修要捏她脖颈的枯手。

    叶枫翻身来到唐果身边,还好唐果这个邢警队长不是浪得虚名。

    “上天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受伤的黑衣邪修阴冷发笑。

    “哥哥,就是这小子阴的你?”红衣邪修仇视的盯着叶枫。

    “没错,小心点,这小子有点邪乎。”黑衣邪修恨不得把叶枫碎尸万段,那全身痛痒难耐的滋味真是生不如死。

    “今天就是他的死期,还有这个小娘们,长得真俊,味道一定很好!”红衣邪修目露淫光,盯着唐果舔舌头。

    “无耻混蛋!”唐果粉拳紧握,暴怒要收拾这两个淫棍,却被叶枫拦着。

    “别冲动,你不是他们的对手!”

    “你怎么知道!”唐果以为叶枫看不起她,推开叶枫上前就要教训两个邪修。

    叶枫抓狂,只好主动出击,速度之快让唐果诧异,叶枫一出手就不留余地,两个气劲中期现在底气很足,叶枫能和一个气劲中期打成平手,那两个呢?

    就在叶枫和两个气劲中期缠斗在一起的时候,唐果一脚对着红衣邪修劈了下来,力道刚猛,普通人肯定扛不住,可是红衣邪修轻易的躲开了。

    红衣邪修淫笑的看着唐果:“那就先和你玩玩!”

    “小心!”叶枫被黑衣邪修缠住,一时不能脱身。

    唐果对上红衣邪修,被打得节节败退,甚至怀疑她空手道黑带二段的实力是假的了。

    “我就不信了!”唐果暴怒,用尽全力却只能守不能攻。

    “嘿嘿!小娘们够辣的嘛,不过也只到此为止了,乖乖从了我吧!”红衣邪修突然发狠,一拳打得唐果格挡的手硬生生的疼!

    红衣邪修目光一直盯着唐果的胸部,唐果防守被破,干枯的手向唐果的胸部抓来,唐果反应过来手已经离她不到两公分!

    “找死!”叶枫见唐果不敌,疯了似的把受伤的黑衣邪修打得节节败退,只攻左手的伤口,让黑衣邪修大骂叶枫无耻。叶枫抽身过来帮唐果,一脚实实的踢在红衣邪修的脸上。

    “你给我老实呆着别动!”叶枫挡在唐果面前,虽然唐果不甘心,但她不傻,知道这两个透着邪气的人不简单,她不是对手,只好听叶枫的。

    叶枫捡起一根树枝握在手中,气势突然一变,仿若傲视群雄的霸者!

    “来!”

    叶枫缓缓举起树枝指着两个邪修,眼神冷峻,含着无穷的斗志和杀意,让两个邪修后背发寒。

    “今天必须把他除了,不然肯定是祸患。”两个邪修竟然有种要和叶枫鱼死网破的冲动。

    树枝在叶枫手中仿佛有了生命,被赋予了强大的力量,被叶枫舞得虎虎生风,让两个邪修不能近身。

    黑衣邪修流血过多,状态越来越差,叶枫盯着黑衣邪修打,红衣邪修不得不护住黑衣邪修,一时僵持不下。

    叶枫知道黑衣邪修是突破口,现在黑衣邪修根本不是他的对手,灵机一动拿出一颗奇痒散捏破,两个邪修大惊失色,赶紧逃开。

    就在此时,叶枫紧追上去,捏住黑衣邪修的脖子,黑衣邪修顿时全身发冷,好像被死神盯住一般!

    “咔!”叶枫下手迅猛狠辣,黑衣邪修被他扭断脖子,死不瞑目!

    “哥哥!”红衣邪修本来就红的眼珠变得血红,踩到被他踢落的手枪,捡起来开枪打中了叶枫的胸口。

    “砰!”

    “叶枫!”唐果还没从叶枫杀人的震惊中反应过来,听到枪声,顿时吓得脸色惨白。

    红衣邪修用枪指着唐果,唐果被逼得后退。

    “啊!”唐果脚下踩空,身后竟然是悬崖!

    “嗖!”叶枫身影急速掠过来,红衣邪修被叶枫拉了一把向悬崖摔下去,叶枫在空中抱住唐果一起跌下了悬崖。

    叶枫死命护住唐果,让自己在下面,十几秒后后背剧痛,居然被夹在了一棵松树的枝桠上!

    耳边传来红衣邪修的惨叫,随着一声闷响,叶枫仿佛看到了一朵血花绽开。

    “靠!命好啊!”劫后余生,叶枫虚弱的笑着,胸口正在不停的冒血。

    “命好个屁啊!怎么离开这里。”唐果感觉到了叶枫胸口正在冒血,心急如焚,没心没肺,血流干了看你还怎么笑。

    “打电话啊!”叶枫挂在松树上,唐果面对面压在他身上,温香软玉在怀却难以享受,运行《九息吐纳术》疗伤止血。

    唐果小心翼翼的摸出手机,脸色一黯:“没有信号。”

    “摸我的。”叶枫被唐果压着自己摸不出来。

    唐果葱白玉手慢慢往叶枫的裤口袋摸去,却摸错了地方……

    “额……”叶枫老脸顿时不自在了,怎么摸到他裤裆里去了。

    唐果俏脸一红,撇开头不和叶枫对视,摸出叶枫的手机后感觉小腹被什么给顶到了……

    “混小子,无耻!”唐果又羞又恼,这家伙居然还能有不良想法,看来血流得还不够多!

    “那个,我不是故意的,我是个正常的男人嘛。”叶枫汗颜,不争气的玩意,居然有反应了。

    唐果一看叶枫手机也是没信号,直接给他扔下了悬崖出气。一动胸部又和叶枫的胸口产生了摩擦,刚才压在一起倒没什么,现在不一样了,无疑是给叶枫火上浇油,都顾不得手机被扔了。

    感觉到叶枫下身的变化,唐果俏脸似火烧,咬牙切齿想要把叶枫给活剥了,可又不敢动。

    “你别动,一会就好了。”叶枫也是满脸的尴尬,真不是故意的啊!

    唐果一动不动,身体都快麻木了。

    叶枫为了缓解尴尬,自言自语:“现在只能把希望放在那个谁身上了。”

    “嗯。”唐果想要把刚才的事揭过去,轻声应了一声。

    就这样,两个人被挂在悬崖上的孤松上吹了一晚上的冷风,微风吹来摇摇欲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