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章 尴尬的小意外
    记住《小说16》网址:求书、报错、附上 书名+作者

    阿森听说了萧萧和钟瑞的赌约,在电话那边沉默半晌,才慢吞吞地开口:“钟瑞说出口的话,很少不能兑现的。看来星娱的这份续约合同,我得原封不动地拿回去了。”

    萧萧心里有点内疚,这么大的事她没事先跟经纪人商量,自己就擅自决定了,实在有点说不过去:“抱歉,我应该先告诉你一声的。”

    阿森失笑:“这么好的机会,错过了不一定再有,哪里还有时间找我商量再决定?有钟瑞在,你签约艺龙的事是铁板钉钉的了,该高兴才是。身为你的经纪人,我也替你高兴的。”

    “谢谢你,阿森。”萧萧吁了口气,离开星娱,等同于要离开这位一直很照顾她的经纪人。虽然在一个圈子里,但是星娱和艺龙是娱乐圈的龙头大哥,暗地里较劲,算得上是实力相当的对手,能遇上的机会怕是不多了。

    “怎么,还没走,就开始舍不得我了?”阿森顿了顿,接着又是一笑:“放心,你在星娱最后一件事,我肯定帮你办得妥妥当当,让你走得痛快,别让高层找你麻烦。”

    虽然有钟瑞牵线去艺龙,星娱高层也不敢拿萧萧怎么样,但是总归是不痛快,阿森做点人情让他们有台阶下也是缓和一下关系。

    毕竟是同一个圈子里的,抬头不见低头见,关系闹得太僵对萧萧没半点好处。

    萧萧也没再连连道谢了,阿森的这番心意,不是几句“谢谢”就能表达得了的。

    她默默地记在心里,以后如果有机会,自己一定要报答阿森的这番好意的。

    只是阿森听说了两人的赌注,又听闻萧萧打算拿出那串珍藏的珍珠项链,忍不住发笑:“亏你想得出来,就算把珍珠项链拿出来,难道钟瑞还能戴?”

    女人的首饰,对钟瑞来说毫无用处。

    萧萧一怔,无奈地说:“除了项链,我还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了。”

    以她拍电视剧的钱,买一般的男士饰物还过得去,顶级的就不可能了。

    但是以钟瑞现在的身价,不是限量级的东西,还真衬不上他……

    或许,她可以展现一下自己的厨艺,做一桌大餐给钟瑞?

    萧萧琢磨着做菜的可能性,毕竟钟瑞对她的厨艺是相当捧场的。

    艺龙的合约,不到三天就下来了,简直可以说是神速。

    星娱原本以为萧萧续约是铁板钉钉的事,毕竟她没理由拒绝。谁知出现了艺龙这一个程咬金,硬生生把人抢了,气得够呛。

    加上阿森把续约的合同原封不动地送回来,气得几个高层要吐血,对着这个金牌经纪人发了好一通火,勒令他把萧萧抢回来。

    星娱和艺龙这两位龙头大哥见面的时候客客气气,亲亲热热,不知情的还以为它们之间的关系有多好,实际上私底下两边的暗招不少。

    星娱怎么也咽不下这口气,说什么也要在艺龙之前把人抢回来。

    原本是自家的明星,才刚有了起色,傍上齐导演的古装戏有了人气就跑路了,还是跑到死对头那边,要星娱的面子往哪里搁?

    萧萧对星娱和艺龙暗暗较劲的事毫不知情,她现在主要的任务,是关于挑选下一部接拍的新剧本。

    看来看去,她现在手上只剩下三本比较难以取舍。

    一本是阿森建议的,也是古装戏,角色依旧是冷清女杀手。

    一本是青春偶像剧,一个重要的女配角,女主角的好朋友,出于羡慕嫉妒的心里陷害女主角,想拆散两人,是个反面的坏女人角色。

    另外一本则是都市爱情剧,里面饰演的是酒吧卖唱的女歌手,美丽颓废,一个矛盾,背后有着故事的神秘女子。

    第一本是延续齐导演古装戏女杀手的形象,算是沾点光。可能成绩不会太好,但是总归不会太差,算是稳打稳扎的一个角色。

    第二本的男女主角是时下出名的偶像明星,演技一般,胜在外形帅气或漂亮,吸引年轻人的注意力。如果接这部戏,就能打入年轻人的消费群体,毕竟这部分人手头余钱充足,论坛出入又频密,能够帮她造势。

    第三本则是萧萧想要挑战的一个角色,谜一样的女子,浑身充满着神秘的故事。难度很高的角色,虽然出场的次数不多,却是里面不可或缺的重要配角。

    萧萧在厨房忙碌,出来便见钟瑞把剧本往沙发的角落一扔,双眉微微蹙起,似是十分不满意,不由纳闷。

    “钟前辈觉得这些剧本怎么样?”

    钟瑞不答反问:“这三本是你最后挑出来的?”

    萧萧点头:“阿森也给了不少建议,也有我喜欢的角色。”

    “我实话实说,这些剧本都不适合现在的你。”钟瑞的话,无疑是晴天霹雳,把她震得满目愕然。

    “钟前辈的意思是,这些剧本都不好?”

    估计看出萧萧有了恼意,钟瑞不紧不缓地解释:“齐导演剧中的角色,令你大放异彩。接下来的这部戏,你必须小心挑选,不然你之前的努力都白费了,以后对你的演艺事业也不会有更大的助益。”

    萧萧就是太明白接下来这部戏的重要性,才会一挑再挑,以图找到最适合自己的角色。

    现在听钟瑞这么一说,一袋子的剧本没有适合的,她原本就焦急的心,不由变得烦躁起来。

    她只是一个三流的小女星,阿森能尽力帮忙拿到这么多的剧本已经是不容易的事了。自己不是钟瑞,不可能有那么多的好剧本能随意挑选,这不是强人所难吗?

    想到这里,萧萧说话的语气不由带着一点生硬:“抱歉,钟前辈,我能接到的剧本就只有这么多了……”

    钟瑞也听出了她暗含的意思,轻轻摇头:“先缓一缓,等你签上艺龙,再选剧本也不迟。”

    萧萧却是急了,她借着青雅这个角色稍微红了一点,但是经不住新人的青出于蓝。再拖几天,自己这点小人气就要被磨没了,让人怎么能淡定从容地等下去?

    趁着齐导演的戏接近尾声,依靠这点再接新戏,宣传压在大结局前出来,是最理想的状态了。

    萧萧不敢奢望能掐着点把自己推出去,却也有点迫不及待地想要跳出这个束缚的牢笼,不再原地踏步了。

    萧萧明白钟瑞是为她好,心底总是有点不舒服。毕竟她已经浪费了五年,不想再继续等下去了。

    一顿晚饭,两人沉默无语,谁也没再提起剧本的事。

    萧萧虽然急躁,却也无可奈何,只能四处打听,看看有没其他适合的剧本再做选择。

    能签上艺龙是沾了钟瑞的光,她不想连下一部戏都只能靠钟瑞帮忙才能解决……

    虽然每天还是为钟瑞做便当带到片场,萧萧在家里却一天比一天沉默了。

    郭荣眼看钟瑞的脸色一日比一日黑下去,无可奈何地叹气:“你跟萧萧闹别扭了?女人嘛,就是要哄哄。看你的冷性子,什么话都不说憋在心里,谁能明白?”

    看萧萧的性子也不像是任性刁蛮的,这两人倒是为了什么事闹成这样?

    郭荣是百思不得其解,只能绞尽脑汁出主意:“艺龙的事这两天就能搞定了,到时候亲自告诉萧萧,她一开心,这点小事就忘得一干二净了,你说呢?”

    看钟瑞抿着唇不吭声的样子,肯定是没听进去了,郭荣除了叹气,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解铃还须系铃人,他们的事还得自己解决。

    其实萧萧的恼怒来得快去得也快,晚上睡一觉,第二天醒来已经气消了。

    只是钟瑞不开口,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两人拖着拖着,反倒更不清楚从何下手。

    萧萧想着今晚做一顿大餐,给钟瑞婉转表达一下歉意,应该可行,总比开口来得没那么尴尬。

    想到就做,她刚买了一大堆菜,卷起袖子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却接到了郭荣的电话。

    那边一阵嘈杂声,郭荣喘着气,压低着声音急匆匆地说了两句,萧萧听得断断续续的,却被那几个字眼吓得脸色一白。

    ‘钟瑞拍戏吊威亚……受伤……入院……’

    她拿着手机的手忍不住颤抖,连声音也带着一丝哽咽:“钟前辈现在怎么样了?被送到哪间医院?”

    郭荣那边的噪杂声越来越厉害,只来得及给萧萧留下地址便匆忙挂断了。

    萧萧抖着手,好几次才勉强把手机放入裤袋里,心里被恐惧和惊惶占满。

    不知道钟瑞现在怎样,受的伤重不重,会不会被大群记者包围着脱不开身,会不会很疼很难受?

    萧萧越想越担心,懊恼自己这两天放不下面子跟钟瑞说开来,实在太孩子气了。

    她想着钟瑞得在医院住几天,连忙进卧室给他收拾了几件替换的衣物。原本还想煮点白粥带过去,只是现在心急如焚,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到医院去,哪里有心思熬粥?

    还不知道钟瑞伤得如何,有什么忌口,又会不会还清醒着。

    萧萧事不宜迟,戴着帽子匆忙跑出小区,小心避开记者,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医院。

    这间私人医院外面,早就徘徊了无数的记者和摄影师。

    萧萧压低了帽檐,小心绕开他们,跟着医院的小工走。

    因为穿得随意,她匆匆赶过来连衣服都没换,一身灰色的家居服,远远看着和医院小工的工作服差不多,也没多少人注意到萧萧了。

    好不容易混进去,萧萧一看到在床上躺着的钟瑞,路上的担心一下子爆发出来,眼泪哗啦啦地落下。

    郭荣识趣地离开,守在门口,免得没眼色的人打扰了病房里面的两人。

    钟瑞上身穿着医院的病服,扣子只松松扣了两颗,胸膛上包着的绷带一眼就能看见。

    萧萧抹了下脸,挨着他坐下,伸手迟疑着不敢碰钟瑞胸前的伤口,担心地皱起眉头:“还疼吗?严重吗?医生怎么说?”

    “小事,吊威亚的时候没留神,勒得太紧才受了点小伤。”钟瑞看她满头大汗,衣服都没换,哭得脸上乱七八糟的,像是个脏脏的小花猫,却心里暖融融的。

    萧萧估计是听到消息后,也没顾着其他,立刻就冲出来了。

    钟瑞伸手用指腹擦去她脸颊上的泪水,见萧萧双眼红彤彤的,刚才哭得痛快,这会反倒不好意思起来,眼神躲躲闪闪的,不由好笑:“看你哭的,不知情的还以为我们要生离死别……”

    萧萧脸色又白了,急忙捂着他的嘴,不悦地蹙眉:“乱说什么,你没事就好。”

    看着钟瑞身上的绷带,她又不放心地多问了一次:“真是没事?”

    钟瑞无奈,抓着萧萧的手放在自己胸前:“要不你亲自验收看看,究竟伤得重不重?”

    萧萧一愣,看他还有心思开玩笑,伤势应该不重,这才放下心来。

    一路上的担忧和害怕刹那间从心底涌起,她咬着下唇,眼底的泪水又忍不住滚滚落下。

    钟瑞苦笑:“怎么又哭了?”

    长臂一伸,他把萧萧搂在怀里,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只能轻叹一声:“别哭了。”

    钟瑞低头,看着怀里哭得稀里哗啦的萧萧。

    她是真的担心,赶来医院的路上不知如何的心惊胆战,也怪郭荣没说清楚,害得她一路忐忑不安……

    钟瑞俯身在萧萧的脸颊上落下一吻,又亲了亲她的眼睛,看着她湿漉漉的双眸满是迷茫,吻便不经意间落在她的唇上。

    萧萧一想到这里是医院,随时有人会进病房,不由一惊,伸手就要推开他。

    耳边却听见钟瑞闷声一哼,想到他胸口的伤,萧萧不敢用力再推,反倒被搂得更紧,浅吻也渐渐加深。

    双唇越来越烫,钟瑞的气息近在咫尺,萧萧喘着气,忍不住轻哼两声。

    下一刻只觉天旋地转,被钟瑞压在了狭窄的单人病床上,她吓得差点跳起来。

    可惜双唇被钟瑞堵住,萧萧只能“呜呜”两声表示抗议。

    萧萧正被钟瑞吻得昏昏沉沉,不知在何地的时候,突然听见病房的门一开,有人歉意地说:“抱歉,打扰两位了……”

    她大吃一惊,抓着被子捂脸,抬头一看,门口站着的人是钟瑞的经纪人郭荣。

    只见郭荣似笑非笑地瞅着他们一眼,转身对要进门换药的小护士低声说了几句准备打发她先离开。

    “啊——”萧萧慌慌张张地从床上爬起来,不小心给被子绊住了脚踝,头朝地就要摔到地板上。

    幸好钟瑞眼明手快从身后抱住了萧萧的腰身,这才免了她破相的惨剧。

    萧萧惊魂未定,半个身子露出病床外,胸前横着钟瑞的手臂。

    只是这手掌,却恰好握着她胸前的柔软。

    萧萧僵着脸抬头,正好见郭荣已经打发掉小护士,站在门口目瞪口呆地看向这边。

    她尴尬地无地自容,恨不得刚才直接摔在地上!

    《完本神站》网址:www..co/a> 一个非常好的完本书籍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