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章 上半场结束
    记住《小说16》网址:求书、报错、附上 书名+作者

    呆呆地被钟瑞搂着出了酒店,萧萧才回过神来,拉住了身边的人:“等下,我得回酒店……”

    钟瑞皱起眉,眼底闪过不悦:“还回去?”

    他的手揽着萧萧的腰轻轻一划,感觉到掌心下的颤栗,低低一笑:“刚才的教训还不够,嗯?”

    最后一声上调的尾音,听得萧萧心里一颤。刚刚在安全梯做的好事,又在脑海中回放,感觉脸上刚刚褪下的红晕又爬了回来。

    “前辈,阮晴的经纪人在酒店前台等着。”

    顺着萧萧的手指向的地方,钟瑞看见了张莹。对于萧萧这位前经纪人,他没什么想法:“她在,那又如何?”

    忽然一顿,钟瑞想到了萧萧刚才未完的话,眼皮一抬:“看来我真是小看了你,要怎么做?”

    “前辈先在这里等着,我去转一圈就回来。”萧萧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想了想索性不整理了,任由胸前一点红印露出半截,头发带着点凌乱,唇彩也掉了不少的样子,微红着脸歪歪斜斜地走向前台。

    张莹看见她,眼底一亮,堆着笑上前:“萧萧,好久不见了。”

    萧萧抬眼瞥向张莹,似乎看了半天才认出她来:“哦,确实很久不见了,你怎么在这里?”

    她装作不在意地四处看了看:“阮晴呢?怎么丢下你一个人在前台守着,总不会自己舒舒服服地在楼上睡大觉吧?”

    张莹看萧萧脸颊酡红,瞥见她低胸领口下一点微红,眼皮一跳。

    这人以前清高得要命,送去温导演床上一回就转性了?

    看萧萧妩媚又勾人的样子,完全不见平日的清纯,眉梢间的春意,举手投足不经意地诱惑,显然被调教得很好。

    还不知道从哪个人床上出来的,张莹心底吃惊之余,也噙着一点鄙夷。

    以前要死要活不肯被潜规则,现在终于开窍了?

    难怪萧萧最近渐渐红了,傍着齐导演和钟瑞,背后还有温导演推一把,现在通告不断,人气上升。

    相比之下,阮晴就每况越下,越来越糟糕了。

    自从出院后,丑闻虽然压下了,但是通告没接到多少,让她这个新经纪人愁坏了,还不如跟着萧萧混,总比现在窝囊得好。

    张莹也只是想想,之前得罪了萧萧,现在想回去,估计是天荒夜谈。

    只怪自己没眼光,便宜了阿森。

    “阮晴出院后一直在家调养,听说那部戏大卖座,她特地叫我给你庆祝。”张莹拿出早就准备好的礼物,一瓶年份不少的红酒。

    不算极品,却也是拿得出来的好礼了。

    萧萧挑了挑眉,似乎有点奇怪阮晴怎么突然送礼给她,转眼就笑了:“既然是阮晴的心意,又是张莹特地送来了,我怎么好不收?”

    眼波一转,她笑得更灿烂了:“只是无功不受禄,阮晴想求什么,直接说出来得好,何必拐弯抹角的?”

    站在酒店前台,萧萧浓妆艳抹没被认出来,阮晴这个竟然在电视荧幕前露面记者会的新经纪人张莹倒是脸熟。

    张莹不好在这里闲扯,讨好地笑着邀请她:“萧萧,我们这么久不见,不如去酒吧坐坐?好酒配美人,我们也叙叙旧?”

    萧萧冷哼,脸上的笑容完全消褪了:“真是贵人多忘事,你似乎忘记了之前做的事,还想跟我叙旧?我们还什么旧好叙,有事就说,没事我还得上去休息呢。”

    没想到一段日子不见,萧萧的态度会变得这么强硬,张莹的脸色也变得不好了。不过看她的神色,似乎是醉了,身上还有一阵酒气。

    张莹眼珠一转,又哄又劝的,把萧萧推出了酒店,塞进出租车里交代了几句,把车钱预先塞到司机手里,眼看萧萧迷蒙着双眼嘟嚷着要下车,赶紧让司机开车了。

    送走了瘟神,她的任务也算完满结束了。

    张莹抬头看了眼酒店楼上,嘴角一勾,踩着欢快的脚步走向酒吧。

    难得过来,又是阮晴付账,她自然不会错过这种好事。

    出租车才走了一百米,萧萧已经恢复如初,司机目瞪口呆地看着一个醉鬼突然变得清醒无比,优雅地拂开肩膀的头发,施施然地下车,并告诉他,那车钱不用还时,司机瞅着她走远的背影,心想着这人是疯子还是演员?

    司机猜对了一半,萧萧不就是个专业演员么?

    “戏上完了?”钟瑞从酒店侧门的阴影里走出,低头问她。

    萧萧点头,终于吁了口气。

    她就是担心直接拒绝温导演,会被迁怒,以后的日子会有麻烦。

    索性让阿森暗地里把消息传出去,阮晴出院后一直没接到通告,又渐渐失宠,绝对不会甘心,肯定会来捣乱。

    萧萧就怕她不捣乱,连时间地点都双手奉上,果然阮晴赶过来了,还让张莹来赶人。

    萧萧一看就是醉得不轻,又有酒店前台的人作证,温导演自然知道这出戏是谁安排的,只会以为阮晴把她赶走再亲自上门。

    灯一关,温导演尽兴之后发现换了人,是迁怒也好,是被伺候得舒服忘掉萧萧也好,对她都不是坏事。

    钟瑞没料到萧萧居然用一招偷龙转凤,把温导演耍得团团转,也不得不说这个方法确实好。

    既不得罪温导演,又卖了人情给阮晴,身上一沾一点腥,好处都是萧萧占了。

    只是害他担心,事前却一点都不透露……

    萧萧打着哈欠,一晚上应付温导演,又忧心阮晴会不会上当,她劳心劳力,困倦得不行,一进门就踢掉高跟鞋,直接钻入浴室了。

    身上全是水都里面的熏香和酒气,还有温导演身上浓郁的香水味,恶心得让她一晚上没吃下多少东西。

    她冲完澡出来,钟瑞已经在另外的浴室洗完,穿着浴袍坐在床上,定定地看向自己。

    萧萧吞了吞口水,心里感觉有点不妙,看来某人要秋后算账了。

    她笑眯眯地上前,用毛巾给钟瑞擦着湿发,挖空心思想要逃过一劫。

    可是钟瑞不给萧萧考虑的机会,手一伸搂着她的腰便往床上一倒。

    萧萧吓了一跳,趴在他身上,毛巾还抓在手里:“前辈,我是想速战速决,今晚的事本来就不光彩,所以就没告诉你,想着你能理解的。”

    她一口气解释,就怕钟瑞不接受,还给他戴了一顶高帽,奉承了一把。

    可惜钟瑞不打算领情了,伸手探入萧萧的睡衣领口,发觉她里面竟然是真空的,什么也没穿,不由笑了,低沉的笑容含着一丝沙哑和暧昧:“看来你已经准备好,还迫不及待了?”

    萧萧窘了,连忙开口表示清白:“刚才进浴室太急了,只拿上睡衣。”

    钟瑞抬头吻上她的唇,双眼眯起:“不用解释,我都明白的。”

    萧萧苦着脸,就要抓狂了。

    你明白,她还什么都没说,前辈都明白些什么?

    还要开口解释,钟瑞已经不给萧萧机会了。

    舌尖温柔地掠过她的下唇,浅浅探入,攻略城池。

    萧萧的长发顺着肩膀落在钟瑞的脸颊上,带着一丝凉意,他伸手一拨,顺势搭上她的肩膀,慢慢从后背的脊骨,一点点地游弋,不紧不慢,把睡衣轻轻拨开。

    原本松垮的睡衣,不知何时已经顺着肩膀滑落在双臂。

    后背一凉,只是身前热得发烫。

    一前一后,一热一凉,萧萧轻声喘着,湿漉漉的双眼盯着身下的人,有点不明白情况怎么就忽然进展变成这样了。

    原本她该清清楚楚地向钟瑞解释今晚的事,然后两人握手谈和,相安无事各自休息,怎么就变成现在女上男下的状况了?

    萧萧恍惚间感觉到胸前一热,忍不住低低呻吟一声。

    低头瞥见钟瑞埋在她的胸前,舌尖在顶端舔过,一手时轻时重地揉捏,萧萧伸手不知该推开他,还是搂着他。

    “不,前辈,我……”

    一阵天旋地转,萧萧后背枕着柔软的床单,抬眼看见钟瑞双手撑着在上,双唇还带着一点水色,眼底的深沉她并不陌生。

    钟瑞的睡袍也滑落在腰上,露出精壮的上身,双腿轻松地压住她,让萧萧动弹不得。

    骤然坦诚相见,萧萧不由懵了,眼神漂移,撇开了脸。

    “前辈,我不是第一次。”

    萧萧想了想,箭在弦上,何必再扭扭捏捏,索性说清楚,免得徒增尴尬。

    “我知道,”钟瑞俯身吻上她的锁骨,声音里的笃定令萧萧一愣。

    原来他知道……那么一直以来她都在纠结什么?

    萧萧转过头,不得不正视压在身上的人。

    钟瑞知道了,知道那一夜,知道她和温导演之间的事……

    萧萧苦笑,也是,圈里本来就没有秘密,圈中人又有几个是真的冰清玉洁?

    就连钟瑞,恐怕对几个投怀送抱的女演员,也没放在心上……

    暧昧缱绻的夜里,萧萧忽然惆怅了,心里闷闷的十分不舒服。

    该享乐的时候享乐,这才是圈中人该有的心态。

    萧萧自嘲地笑笑,伸出小腿勾住钟瑞的后腰,贴上去在他胸前蹭了蹭。

    “前辈既然知道了,我也不啰嗦了。喜欢什么样的姿势?我都奉陪。”

    她是豁出去了,索性把碍手碍脚的睡衣脱掉扔在床下,仰头温住钟瑞的唇。

    钟瑞皱了皱眉头,把萧萧的手放在睡袍上。

    萧萧会意,双臂张开,粗鲁地撤掉他的睡袍扔到脚边,两人真正坦诚地面对面。

    她赞叹地欣赏着对面人的身材,虽然通告很多,钟瑞依旧没有放弃锻炼,身上没有赘肉,健康的蜜色皮肤,宽肩窄腰,简直是女人眼中的极品。

    萧萧的吻,轻轻一碰就退后,她绝不承认自己不会亲吻。

    看见钟瑞揶揄的眼神,她又不甘示弱地吻了上去。

    钟瑞却避开了萧萧青涩又懵懂的亲吻,托着她的腿,低头吻着。

    小腿到膝头,然后从大腿缓缓往上。

    时而用力,时而轻柔,萧萧第一次知道,原来印象中简单的亲吻居然能令人浑身发烫而颤栗。

    《完本神站》网址:www..co/a> 一个非常好的完本书籍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