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章 小白兔怒了
    记住《小说16》网址:求书、报错、附上 书名+作者

    而是他对自己说的……

    萧萧辗转反侧了一夜,只稍稍闭眼,看着身边安睡的钟瑞,轻手轻脚地起身到浴室。

    看着镜子里苍白的女子,双眼红肿,一看就知道哭得久了,她不由叹气。拿着毛巾泡了冷水敷眼,总算略略好了一点。

    写上一张纸条放在床头柜,萧萧换上衣服,没再看钟瑞一眼,便打电话让阿森来接她。

    现在不算账,不等于萧萧能心平气和地跟钟瑞做枕边人。

    她只是普通人,还是需要一个安静的地方好好疗伤,也能尽快恢复状态演好接下来的戏份。

    钟瑞醒来的时候,手臂下意识地搭上身边人,却是落了空。

    他诧异地睁开眼,便见床边已经空了,床单是凉的,可见萧萧已经走了很久。

    瞥见床头柜上的纸条,上面是萧萧潦草的字迹,说是要晨练,然后直接吃早餐去片场。

    钟瑞奇怪,萧萧怎么突然去晨练了。不过女孩子爱美,突发奇想要做运动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只是和萧萧一起住得久了,这是他第一次对着空无一人的饭桌,突然觉得饭桌变大了,屋子也更安静了。

    胡乱吃了点东西,钟瑞也开车直奔片场。

    “早上怎么不等我一起过来?”钟瑞自然而然地凑近,低声问萧萧。

    他看着萧萧,觉得她的脸色苍白得有点不自然,便关心地问:“哪里不舒服了?是不是早上的运动太剧烈了?刚开始晨运,悠着点,别累着了。”

    “嗯,我会注意的。”萧萧低着头,没让钟瑞看出端倪。随口应付了几句,便跟着小助理进了化妆间。

    钟瑞皱了皱眉,回头拉着阿森问:“萧萧怎么早上忽然要做晨运?”

    阿森也是一脸莫名:“我也不清楚,早上她打电话叫我的时候,我也是一头雾水。可能最近吃得有点胖了,你知道的,女孩子只要长一点点肉,就呼天喊地,尤其是圈子里的,哪个不是认为骨瘦如柴最漂亮?”

    钟瑞这才缓了脸色,心底的狐疑消退了一点,摇头说:“其实太瘦对身体未必好,萧萧看着也不胖。也不知道谁多口,在她面前说了什么,今天一大早就去运动。”

    阿森耸肩,他最怕圈子里几个模特出身的,瘦得像骷髅,还使劲嚷嚷着胖,看着怪恐怖的,也担心萧萧打算往那个方向发展:“放心,有我在,不会让她乱来的。”

    原本他还想问钟瑞,是不是知道萧萧已经接拍下一部新戏准备去国外出外景的事,只是萧萧提前叮嘱了,估计迟早会知道,便索性不多管闲事了。

    导演对今天这一幕非常重视,这是重中之重的一幕。

    舞姬伪装的公主,就要一步步走入男主设定的陷阱,亲手把皇帝带入黄泉。舞姬被人利用后识破的恨,难以言明的矛盾,都是极难表现出来的。

    尤其是导演知道萧萧和钟瑞的关系挺不错的,片中突然要变成仇人,那种感觉对一般的演员来说实在很有难度。

    不过他对萧萧很有信心,这个女星看着扎扎实实,演技不错,也懂得虚心求教,只是跟钟瑞的关系太好,如果被钟瑞的气势压下去,就没有看点了。

    钟瑞也担心这一点,毕竟舞姬发自内心的那一份恨,平常的萧萧很难发挥出来。

    只是不等他去休息室叮嘱萧萧,便见她已经穿着一身殷红的宫装,金色绣边的抹胸,高腰的大裙摆,搭在双臂上的红纱,端庄中带着妩媚,隐隐有了公主的贵气。

    萧萧面无表情,只淡淡一瞥,便令人感觉到压力。

    小助理一改平日的笑面迎人,有点战战兢兢地跟在萧萧的身后,时不时用眼角瞅着前面的人,对她突然迸发出的气势有点不解,更多的是叹服。

    不愧是跟影帝做对手戏的人,一换上戏服,立刻像换了一个人,气势逼人,跟钟瑞有的一比。

    钟瑞微微一怔便释然了,今时今日的萧萧,已经不是那个在片场中只做群众演员的三流女星。

    想必这部电影一播出,萧萧就能一跃成为一线红星。

    钟瑞对她有信心,更相信萧萧的星途并不止步于眼前这些……

    可是看着突然蜕变的萧萧,钟瑞心底有一种说不出的怅然所失,就好像雏鹰眨眼间展翅飞翔,不再需要在他的羽翼下被保护一样。

    舞姬引着皇帝进了书房,眼睁睁看着生父被杀,浑身鲜血倒在地上,她震惊之余,脸上的悲痛怎么也掩饰不住。

    舞姬转过头,盯着已经变得陌生的心上人。

    她明白心上人的恨,他的不甘和悲愤,却没想到这人会当着自己,杀了皇帝。

    舞姬双目含泪,踉跄着退后一步,瞪向心上人的眼神几乎要喷出火来:“你为什么要欺骗我?为什么这样对我?我究竟有什么对不住你的,你居然利用我,借刀杀人,为什么……”

    钟瑞愣了,萧萧眼底浓烈的怨愤,不像是假的。

    没想到第一次,他会从萧萧眼中看到如此真实的痛恨。

    “卡——”导演皱着眉头,盯着镜头的脸色有点不好看了。

    “萧小姐今天怎么了?这一幕虽然是要表现对心上人杀死生父的恨,但是也是因爱生恨,有一个转变的过程。舞姬的内心是爱着探花郎的,有爱有恨,她是矛盾的,而并非只有恨意。”

    导演头疼了,萧萧原本温柔似水,偶尔娇媚动人,还真没见过她愤恨悲痛的样子,看着钟瑞像杀父仇人一样。男女主的相爱相杀,怎么就突然变成只有相杀了?这戏还怎么继续拍?

    “你先去休息一会,让钟瑞指导一下……”

    “不用了,”萧萧匆忙打断了导演的话,勉强挤出一点笑容:“我刚才的表演确实太过了,让我独自冷静十分钟再开始好吗?”

    导演虽然觉得今天的萧萧有点奇怪,还是点头答应了。

    钟瑞在身后追上萧萧,低声问她:“是不是不舒服?要不然今天的戏就不拍了,挪到明天?”

    “不用了,我没事。”萧萧撇开脸不看他,淡淡地拒绝了。

    钟瑞可以甩大牌,说不拍就不拍,说调换时间就调换,但是她不行,自己只是一个依附在影帝身上的小女星,这次因为一点小问题就不拍,以后没了钟瑞,她还怎么在这个圈子里继续混?

    钟瑞皱眉,拉住萧萧的手臂,让她面对着自己:“你今天很奇怪,早上独自过来,来到后也不跟我打招呼,现在连看都不看我,是不是昨晚发生了什么事?”

    他脸色微变,声音压得更低了:“是不是温导演又打电话来纠缠你?”

    “不是,你别乱猜了。”萧萧瞅见他无辜的表情,心里就不痛快。

    凭什么她难受了一晚上,心里头被折磨得滴血,钟瑞却一副没事人的样子,跟自己继续暧昧亲昵?

    萧萧心底唾弃自己,因为钟瑞的靠近,身体微微产生的热度和悸动。

    “你刚才的表现也不像平常的你,有什么事别瞒着,有我在。”

    钟瑞的话像是一颗石子,继续搅浑了萧萧好不容易平静的心湖。

    如果是以前听到钟瑞这句话,萧萧只会满心的喜悦和感激。

    现在性质变了,她在感动后,却会猜测着这句话背后的意思,捉摸着钟瑞究竟是不是真心的,又或者只是客气敷衍的话而已……

    萧萧觉得自己快要疯掉了,每时每刻都在纠结和猜疑中,再不敢相信钟瑞的话,却又忍不住对他说的话而心情起起伏伏。

    她的心情更烂了,抿着唇一言不发地走入休息室甩上门。

    钟瑞诧异地站在门外,阿森在旁边小声嘀咕:“是不是她家亲戚来了,火气这么大?”

    萧萧靠在门后,懊恼自己的心情又随着钟瑞而变化,皱着眉头反省。

    她是一个演员,演员在戏中是不能被自己的心情影响的。

    明显的,今早的自己,并不是一个合格的演员,完全情绪化了,根本不是戏中的舞姬,而是变成了萧萧。

    萧萧对钟瑞的痛恨,对欺骗的怒意,都表现出来了。

    舞姬对探花郎那一份的深爱,对间接杀死生父的自责,糅合了矛盾的心思,又爱又恨,而不是萧萧刚才完全的痛恨而不见一点爱意。

    萧萧长吁了一口气,再次睁开眼后,她便是舞姬了……

    这次的休息室里没有钟瑞的指点,导演还担心萧萧不能再进入角色,没想到她会恢复得这么快。

    舞姬的深爱与自责,对男主那种爱恨交织的矛盾表达得淋漓尽致。

    这个美丽妖艳的女子,双眼噙着泪水,眸底却飞快地闪过一丝恨意。

    表面的深情,深藏的恨意,一瞬间同时在脸上呈现,连导演都忍不住想叫一声“好”!

    钟瑞联想到萧萧今天的古怪,她的舞姬不像往常的柔顺依恋,眼中的恼恨也并非是假的。

    他低下头,冷冽的眼神中掠过一丝柔和,转眼即逝。

    探花郎俯身用力扯着舞姬的手臂,把人搂入怀中,不顾她的挣扎,吻上那张艳丽红润的双唇。

    半晌,他才慢慢抬起头,盯着舞姬的双眼一字一句地说:“不管你有多恨,这一生你都别想从我身边逃开!”

    低沉的语调,冷淡的声线,不容拒绝的神色,萧萧有一刹那的恍惚。

    钟瑞这句话不是探花郎说给舞姬听的,

    《完本神站》网址:www..co/a> 一个非常好的完本书籍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