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章 爆发与对峙
    记住《小说16》网址:求书、报错、附上 书名+作者

    萧萧怔怔地看着钟瑞,唇上还残留着他的温度,他的眼神是那样的坚定,搂着自己的腰紧紧的,占有欲十足。

    她微微垂下眼,掩饰掉心底骤然而起的波澜。

    再抬起头,萧萧仍旧是舞姬,双眼恨着怨愤,两行泪却在脸颊滚滚而下。

    对探花郎有多深爱,现在就有多恨。

    对钟瑞以前的憧憬和依恋又多深,现在心底就有多恼恨和难过。

    最忍受不了的,就是钟瑞对她的欺骗!

    “卡!非常好!”导演笑容满面,对今天的拍摄十分满意。不仅萧萧表现出色,钟瑞的演技也是可圈可点。

    按照今天的状况,这个片子杀青绝对能提早!

    钟瑞依旧是搂着萧萧的姿势,后者伸手推开他:“该准备下一场戏了。”

    下一场,就是舞姬被探花郎囚禁在天望楼,不能离开,却又眼睁睁看着皇宫里的一切一点点变成探花郎的囊中物。

    而她,也成为了笼中雀,探花郎的囚徒。

    华丽的服饰依旧,楼里金碧辉煌,似是另一处皇帝的寝宫。

    但是舞姬身在楼中,心却在楼外,对天望楼的华美丝毫没放在心上。白天听见厮杀,隐约担心探花郎的安危。晚上夜夜梦见死去的皇帝来索命,噩梦连连,自责不已。

    萧萧放下剧本,对这个美丽又矛盾的女主角报以十万分的同情。就因为她所爱非人,所以害死了生父,让皇宫陷入了一片血海之中。

    但是正因为舞姬的爱,才改变了探花郎,让他有了弱点,却有了一点恻隐之心,虽不是仁帝,却也并非暴君。

    她琢磨着女主角的同时,也不由想到自己。

    如果萧萧只把跟钟瑞的相处当成了一个普通的交易,不对这个人有了别的想法,现在会不会就能更坦然地接受事实,心情平静得不见丝毫波澜?

    正是因为她对钟瑞有了不一样的情愫,眼中才会容不下一颗沙子,才会愤怒,才会恼恨,才会难受……

    萧萧叹了口气,却见钟瑞踏入了休息室,随手关上了门。

    “我们该出去了……”萧萧站起身,意图越过他离开,却被钟瑞抓着手臂阻止了。

    “你今天很反常,是不是有事瞒着我?”钟瑞盯着她的双眸,没有放过任何一丝神色。

    萧萧皱着眉,不悦地撇开脸:“放手,下一场戏准备开始了。”

    “我跟导演说了,再休息十分钟,这段时间足够我们说清楚了。”钟瑞不能忍受萧萧今天对他的冷淡,语气里隐隐带着一点恼意。

    “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说的,”萧萧抿了抿唇,把怒意压在心底。

    “不说清楚,就没必要继续拍下去了。”钟瑞的态度很强硬,他不喜欢萧萧躲闪的眼神,以及冷淡的表情。

    “有什么好说的!”萧萧忍无可忍,眼底里似是冒出熊熊怒火!“我一直这么相信你,但你是个骗子,阮晴已经把一切都告诉我了!”

    钟瑞蹙眉,紧紧拽着她的手,把挣扎的萧萧拉入怀中,低声问:“阮晴说了什么?你只相信她的片面之词,为什么不来问我?”

    萧萧冷笑:“有什么好问的?我以为你跟温导演不一样,现在看来根本没什么不同!阮晴醉后说的话,不可能是假的。如果今天她上的是你的床,是不是现在站在这里的人就是她而不是我!”

    钟瑞盯着她,忽然笑了:“你这么说,是嫉妒阮晴了?”

    “胡说八道!”萧萧恼了,狠狠地踩了他一脚:“放手!”

    “我不放,说什么也不放!”钟瑞紧紧抱着她,低声叹了口气:“阮晴究竟怎么说的,看你的样子好像恨不得扑过来咬我!”

    萧萧恨不得现在就咬他一口,休息室没有锁门,只是关上了,随手会有人进来,钟瑞居然抱着她不放手,究竟想怎样!

    她不想继续深谈,索性速战速决:“好,那我问你。那晚你其实已经在酒店里了,阮晴是被安排送到你床上的,是吗?”

    钟瑞想要解释:“其实那晚上……”

    萧萧不悦地打断他:“你只要说是,还是不是,回答我!”

    “……是,”钟瑞瞥了她一眼,萧萧脸上的怒意更深了。

    “晚上的时候,你认出了在床上的人不是阮晴,而是我,是不是?”

    “我……”看见萧萧挑眉,钟瑞无奈地叹气,老老实实地回答:“是。”

    “认出来之后还继续……是不是?”萧萧怒目而视,瞪着他。

    钟瑞点头,立刻被她推开了,顺便踹了一脚在小腿上。

    他忍着痛,再想伸手,萧萧已经灵敏地跳开了。

    “既然阮晴说得都是事实,你有什么好狡辩的!明明早就知道那晚上跟我……不是温导演,却从来不说出来。”萧萧的声音越来越低,咬着唇,眼底渐渐湿润了:“你知道吗?那晚之后,我经常做噩梦,梦见温导演肥硕的身体压着我,嘴里说着污言秽语,我怎么挣扎都逃不开……”

    “那时候,我有多害怕你知道吗?”萧萧伸手飞快地擦掉眼角的泪光,不愿意在钟瑞面前示弱:“但是你什么都没说,装作不经意地出现在酒店的楼下,一步步慢慢地接近我。请君入瓮,让我不知不觉沉迷,然后掉进陷阱里再也爬不出来。”

    萧萧嘴角露出一抹苦笑:“你一定很得意对不对?这么个蠢女人,一头扎进来,什么都不知道,还把那晚上的人当做是知己,当做是恩人来对待,让他予取予求。你的心里,肯定不止一次在偷偷发笑,把一个笨女人耍在手心里。”

    “我从来没这么想过,”钟瑞坦然地望着她,一五一十地说:“我曾经几次想跟你说出真相,但是我害怕你会露出今天这样的表情。”

    不出他所料,萧萧在知道真相后,果然对自己怒目而视,恨不得跟他撇清关系!

    “那天我被认识五年的姐妹,最亲近我的经纪人背叛了。”萧萧一字一句地说着,直视着钟瑞:“也是那一天,你毁掉了我的自尊和清白,甚至一再隐瞒到现在。”

    她深深吁了口气,觉得再多说也是无益,疲倦地摆摆手:“事到如今,我跟你没什么再说的了。好聚好散,我今晚就搬出去。”

    钟瑞皱眉:“你连一句解释都不愿意听吗?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的确不想再听了,”萧萧冷淡地打断了他的话,“因为我不知道,你所说的话,究竟是真还是假的,我已经不敢再去相信了。”

    “不过你提点了我这么多次,又向导演极力推荐我,才让我有了现在的名气和地位。你跟我那么多回……我们算是平手了,这件事就此为止。”萧萧低头,露出一丝苦笑:“就当是一场梦,我们都忘了吧。”

    忘记虽然很痛苦,可能要花费更多的时间。但是总比现在日日夜夜折磨着她要好。

    “原来在你眼里,你跟我在一起,只是一场交易?”钟瑞冷着脸,直直地看向萧萧。

    萧萧转开脸,轻轻地开口:“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呢?这部戏已经到尾声了,我们就这样分道扬镳,也没什么不好的。以后见面,也不会尴尬……”

    钟瑞抬脚走向她,萧萧下意识地退后,直到后背抵着墙壁。

    “我们该出去了。”

    “不着急,”钟瑞一手撑在她脸旁的墙上,一边缓缓俯身,视线在萧萧的脸上游移:“从刚才到现在,你只有一句话说对了。用说的根本没用,还不如……”

    萧萧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钟瑞吻住了双唇,双手想要推开他,却被束缚在身后,动弹不得。

    钟瑞的吻一改之前的温柔,凶狠又带着侵略性,让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萧萧狠心在他唇上用力咬了一口,一股铁锈般的血腥味混杂在四片唇之间,钟瑞却没有退后,反而更深入。

    等萧萧感觉到双唇到发麻了,钟瑞才意犹未尽地放过了她的嘴唇,覆上了她的颈侧、锁骨……胸前。

    萧萧涨红了脸,拼命扭动,想要逃开他的唇,却于事无补。

    钟瑞沙哑着声线,盯着怀里乱动的人抿唇:“再乱动,是不是想我在这里办了你?”

    闻言,萧萧不敢动了,瞪大眼愤愤地瞪向他:“我说了,以后我们之间不再有任何关系,你现在是什么意思!耍我不够,还想继续吗?”

    “我的确还想要继续下去,”钟瑞贴着她的耳侧,低声说着:“现在除了你,还没有别的人能入了我的眼。可惜的是,你根本就听不进去了。”

    萧萧不痛快了:“既然你承认了,现在又何必纠缠?我们各走各路不是很好吗?非要闹到撕破脸,还老死不相往来才行?”

    “我说过了,不会给你机会从我身边逃开的。”钟瑞看着她,眼底一沉。“想要爬上我的床借我上位的女艺人实在太多了,难道你还要一个个计较!难道我在你眼里,就是这样来者不拒,那样不堪的人吗?”

    他这一番话疾声厉色,不像是说谎,也不是为自己推托责任。

    萧萧心底诧异,难道自己真的误会了钟瑞吗?

    《完本神站》网址:www..co/a> 一个非常好的完本书籍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