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章 恶意满满的回忆(四)
    又是一段时间过去了,得到宗像礼司特殊对待的清水念日子过得还是蛮滋润的。

    她只需要适当时候卖卖萌,偶尔贡献一下手艺稍稍提高的食物。然后乖乖当她的萌物就好了。

    只是这样一段时间下来,好感值卡在0的地方不动了。

    这种事情也着急不来,而是需要一个契机,所以她也只能慢慢寻找着机会。

    而恰好,突破口就在于两个星期后的某一天,宗像礼司生病了。

    清水念起床后就发现一向作息规律的宗像礼司还没有起床

    这实在是太不寻常了。她敲了敲门,走进卧室,就看到对方正颦着眉昏睡不醒中。

    清水念开始忙的团团转,尽管此时湿漉漉的眼睛像是红彤彤的兔子,步伐也有些焦急,但是她手中的动作却有条不紊。

    她先是摸了摸对方的额头发现在发烧,然后找来热毛巾覆在额头上,再出去楼下药店买了药,回来的时候,宗像礼司已经稍稍清醒。

    她让宗像礼司喝下药后,便去厨房熬了清淡的白粥端了过来。

    粥虽然只是勉强还算能看,但比起前些日子的东西实在是好上太多。

    从开始到现在,宗像礼司醒过来后都没怎么话,而是静静的靠在床头任由对方的忙碌。

    看着对方明明眼睛急的通红,却依旧有条不紊的做完一系列事情。他的眼皮抬了抬,或许,这只兔子也不仅仅只能是当做宠物般养着,她也还是能够做事情的,而且,还做得很不错。

    不过,无论怎么能干,都还是不改一副蠢萌样

    看着对方一边做事,一边在嘴边低低的念念有词。

    “红色是退烧,白色是止咳,放到药箱里,柜子二层”

    “粥怎么办三分米七分水火慢炖”

    “湿毛巾覆在额头嗯,这个不用了。”一边念着,她还一边煞有介事的点了点头。

    转回头就看到宗像礼司半靠在床头,无悲无喜的面容冷淡,正自垂睫思着什么。

    察觉到清水念的目光时,他轻轻掀了掀眼皮,回视过来,因为生病稍显苍白的肌肤显出一种异样的美丽;随即勾了勾唇角,微微笑了起来,锐利的目光包裹着冷静,覆盖着理性,就这样悠然模样,却尤为魅力十足

    他可以是完美的绅士,优雅的骑士,也可以是果决的领导者,冷静的帝王。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真的有让人为他疯狂的资。

    清水念见对方凝视着自己,没有眼镜遮挡的锐利眼眸就这样直直的暴露在自己面前,扫过来的目光有一种尤为凛冽的气场。

    清水念眨了眨眼,然后漆黑的眼睛里有了主意。她几步走到床边,然后双膝跪坐在床上,双手抵在膝盖上,身体前倾,直到额头贴上了宗像礼司的额头。

    宗像礼司异常沉稳的没有动作,仅仅只是抬眼看着距离自己不过一个拳头距离的面容。

    清凉跟温热,两相交织。

    清水念睁着的眼底有着澄澈而干净的光彩,她像是垂睫感受了一会儿,然后,终于咧开了嘴角,晃出一排白牙。她洁白如瓷的肌肤在阳光下有种温柔的暖光。

    “礼司哥哥,退烧了哟”

    清水念默默表示好感值的飙升带来的亲近,从称呼上就可以辨知一二呀。

    阳光透过窗户给两个人俱都镀上了一层圣洁的光晕,男人跟少女,额头相贴,少女容颜柔软而明媚,男人面色冷淡眼角却不自觉透出柔和。

    这场景,美好的真像是一幅画般

    “嗯。”良久,宗像礼司才淡定的应了一声,然后薄唇轻启,嘴角挂着只有在对待她时才会有的惯常的浅浅笑意,夸赞道“念做得很好。”

    少女直起身,维持着跪坐在床边的姿势,像是受到了莫大的鼓舞,她漆黑的眼睛里有着开心而清澈的光彩,脱口而出道“嗯,念最喜欢礼司哥哥了。所以,绝对不可以让礼司哥哥有事。”

    宗像礼司闻言身体顿住,眼底有奇异的光彩一闪而过,最后俱都沉淀成了黑墨,深不见底。

    而清水念完这样的话,还肯定的点了点头,就连眼睛都闪闪发亮。

    这个动作让她的长发轻轻拂过宗像礼司的手背。

    宗像礼司被对方的发梢在手背上扫来扫去带起一股痒痒的,酥酥的触觉。

    他不自觉的伸手勾住对方的长发,

    “诶”清水念疑惑的发出一个语气词,澄澈干净的眼眸望向对方。

    宗像礼司看了看她,随即借住勾着对方长发的手缓缓攀岩,拂过对方的脸,然后一手揽住对方的后脑勺将人按了下来,趴在了自己的身上。

    下颚突然撞上对方坚实的胸膛,鼻端窜进一股清淡好闻的香味。

    清水念表示震惊了我勒个大叉,室长您肿么了这是突然要重口的节奏么怎么都不给个提示呢

    清水念懵懵懂懂的抬眼看过去,内心再次纠结了

    这丫表情看起来太淡定了呀喂

    冷静理性的做着这种暧昧的动作,看起来真是诱惑的惊人

    半长碎发铺在枕头上,摘下眼镜的双眸深邃的锐利,理性的优雅,冷静的透彻,看得人止不住咽了口口水。

    艾玛,清水念会告诉你,看到对方睡衣领口若隐若现的精致锁骨,她有很想扒下来围观的冲动么

    绝壁不会呀

    不管内心的人怎么想,这壳子还只是个十二岁的萌妹哟

    咦,起来室长大人你居然恋童指

    诶,自己刚刚了什么什么都没对吧对吧,嗯,一定是这样。

    都是自己演技太好,功不可没的关系呀╮╰╭果然,演技点赞

    清水念内心各种凌乱跟癫狂交错,面上却是一派懵懂神色,眼底满是疑惑的看着对方。

    于是不出意料,宗像一手按着她的肩,轻轻一用力,两人贴的更近了。几乎可以数见对方黑如鸦羽般浓密的睫毛。

    然后宗像礼司淡定的将唇贴了上来

    呀呀呀这是肿么个发展,虽然也在剧之中,但是您老要不要接个吻还这么一脸冷静淡定呀摔

    好吧,清水念表示果然不愧是衣冠楚楚的室长大人,那是相当有自制力。这个吻跟猴哥比起来简直就是一溪流,一瀑布呀

    毕竟这个壳子也只有十二岁,所以宗像礼司也只是轻轻触了触而已。

    然后很快从强划掉吻了清水念的情节中,淡定的恢复了衣冠楚楚的模样,而且还能依旧一脸淡定冷静的凝视清水念。

    我勒个去您老是转眼就一脸淡定了,可我这个明明啥都懂却顶着个啥都不懂的萌妹壳子的人只能一口老血梗在喉头

    清水念疑惑的咬了咬刚刚被碰到的嘴唇,漆黑的睫毛一颤一颤的,一脸茫然迟疑“礼司哥哥,刚刚是在做什么念嘴上有东西吗”

    宗像礼司抬了抬眼皮,看了眼放在一边的粥微微笑了笑,漫不经心的道“粥凉了。”

    “哦,我马上去重新盛一碗。”萌妹立即被转移了注意力,抛弃了刚刚的疑惑,转而慌慌张张的抱着碗跑了出去。

    背对着床上笑容淡定眸色渐深的宗像礼司,清水念表示萌妹对上腹黑帝神马的,真的伤不起

    不过,好感值又开始了久违的上涨,真是万分悲剧中唯一值得可喜可贺的事情

    也不是什么大病,所以宗像礼司的身体好得很快。

    不知道是对方又开始忙碌了起来,还是发现自己竟然有着恋童这种倾向,所以一连好几天,都看不见对方的身影。

    但清水念有一种预感,大概,这次的任务很快就要结束了。╮╰╭除了好感值明晃晃的,清水念可是好几次睡到半夜都感觉到有人在床边看着自己来着。

    我勒个去,这也太吓人了幸好自己没有梦话这个穿帮技能;嗯,也许睡姿,也还可以不大确定中

    反正,不管怎样,好感值在最初稍稍波动后,最近正在稳步上升中。

    看来,已经决定了吧。

    晚上的时候,清水念家的门铃响了。她大概能猜到是谁。

    身形颀长,穿着黑色大衣的男人,微微露出了浅浅的笑意,嗓音优雅音气轻柔,“念。”

    即便简简单单的只是叫了一个名字,也依旧像是缱绻缠绵了无数的意味,让人的心都跟着一颤。

    “礼司哥哥”清水念像是一点也没有察觉到对方话语中复杂的情绪,仅仅只是很开心的开口“最近都没怎么看到礼司哥哥,是很忙么”

    “啊,算是吧。”宗像礼司伸手揉了揉对方的头,气息收敛着,不急不缓的答道,“现在刚好有时间,念要跟我出去散散步吗”

    他的声音非常好听,带着一种冷静理智的质感。

    他的一举一动也都带着完美的礼仪,由里到外散发着优雅的气息,冷静的气场。

    是要摊牌了么不管怎样,清水念自然都是要欢快的跟从的呀。所以,见招拆招吧

    作者有话要二更  传在这里留下评论的人可以看见三更哟关注 ”xinwu”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