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章 恶意满满的回忆(五)
    一出门,清水念就有些后悔了。飘雪的天气,真不是一般的冷。

    寂静的街道上,行人并不算多。两边道路上带着冰雪的枝条,在暖黄色的路灯下,越发显出晶莹美丽来。

    翻飞的雪花一路洋洋洒洒的落在两人头上、肩上、身上。

    清水念侧了侧脸抬头看向身边的人,对方迈着不急不缓的步调,冷峻的面容在漫天雪花中看起来无悲无喜的模样,裹着黑色大衣的颀长身形挺直有力。

    看起来,难道准备这样一直走下去

    清水念暗暗抽了抽嘴角,还是决定自己先开口。

    她歪了歪头,充分发挥萌物的优点,一双眼睛亮晶晶的瞅着宗像礼司,“阿诺,礼司哥哥,我们是要去什么好玩的地方吗”

    宗像礼司闻言终于停下了脚步,他垂下眼,看了看对方还不到他肩膀的样子,一张脸冻得有些泛白,眼眸里却是晶亮的光芒;仰着头的模样,让飘飞的雪花落在了脸上,眼睫上

    洁白的雪花轻轻覆在眼睫上,黑压压的睫毛一颤一颤,看得人一时心痒痒的。

    宗像礼司的神色未变,依旧是一身冷静的气场。只是他突然伸手将人揽进了怀里。

    清水念已经对于对方一脸淡定的做出各种暧昧事情有了免疫力了。

    先是被激起的一股凉意扑面而来,随即便是对方怀抱中温热的气息让少女猫般舒适的喟叹了一下。

    他修长的五指轻轻拂过对方的眼睫,扫落片片雪花,长长的睫毛却扫的指尖微微发痒。

    他顿了顿,才淡定的收回手,隐于袖中的手指微微颤动着。

    “我们去那里坐坐吧。”

    他的声音在冬日的雪夜里带着一股冰冷的温柔。清水念也就任由对方牵着自己去到一个公共休息的地方坐下。

    虽然有顶棚遮挡,但还是有雪花斜斜飘了进来。

    她实在是不懂,有什么话非要跑出来吹冷风,难道是因为看飘雪很有意境的缘故么

    想着,她侧了侧头,看向身边的人。

    他穿着简单的黑色大衣,在自己的身前,浑身上下都散发出的一种冷静的气场。

    锐利冷冽的眼眸透过镜片扫视了过去,凉飕飕的风撩动了他柔顺的发,吹动他的一片衣角。

    这一刻,他身形挺直,神色冷漠的仿佛独立于世界之外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将他跟这个世界隔离开来了一般。

    “礼司哥哥。”清水念不由得叫了声。

    有雪花翩翩飘进来,她鸦羽般长长的睫毛沾染上几多,女孩却全然不顾,扬起美丽灿烂的笑容,仿佛眼前是最让人心情愉悦的景色,澄澈干净的眼眸暖暖的,折射出温暖迷人的光芒

    此情此景,即便是冰雪,亦要被消融。

    宗像礼司回过神来,看着少女漆黑的眼底澄澈柔软的光泽,满满映衬着自己的倒影。

    是了,就是这样。

    他一直想要的。暖暖的浸透人心的笑容,乖巧柔顺的像只猫,却是一只遇事能干的猫。

    他的唇角不由得牵起浅浅的笑意,周身的孤寂瞬间被打破。

    宗像礼司缓缓走近,伸出手,指尖轻触,拂开了对方眼睫上的雪花。

    清水念不由得眨了眨眼,一阵酥酥麻麻的感觉再次透过指尖传来,痒痒的触觉一直传到了心里,像是有一只拥有厚厚肉垫的猫爪子,一下一下挠在人的心上心痒难耐。

    这一次,宗像礼司没有收回手,他凝视了对方半晌,然后缓缓俯身,就这样,薄唇贴上了对方冰凉的唇。

    这次并不是像上次一样的轻触,清水念清晰的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极有技巧性的顶开了牙关,开始在其中翻搅,扫荡。

    深入,却并不激烈;温柔,却很持久。

    那种温柔,是带着一股独属于宗像礼司的冷静温柔,像是就连接吻都是能够控制的理性一般。

    直到结束,清水念都一直有些呆呆的看着他。

    宗像礼司见状唇轻轻的触了触她的额头,“念过最喜欢我的是吗”

    见对方呆呆的点了点头,宗像礼司微微的笑了,似乎轻轻叹息了一下,“那么念,记住,刚刚的事情只能我们两个人做。”

    他的声音非常的好听,此时冷淡的质感中又带上了几丝黯哑的温柔。

    “为什么”萌妹清水念疑惑的问道,神色是天真的温柔。

    “因为,这是最亲密的人之间表达喜欢的方式。”他优雅冷静的嗓音极具信服力。

    “哦,那我也可以这样跟爸爸妈妈表达吗”清水念一副半懂半不懂的神色道。

    “不可以。”宗像礼司捧起她的脸,缓缓靠近,直到就快要相贴在一起,少女直觉般的红了脸,有些羞窘。

    “这种事情,只有我们能做。念不可以对其它任何人做,否则,我会伤心的。”他淡定的着。

    只是此时的眼神却并不平静,一贯冷静疏离的表皮被撕开,就像是一只极具侵占力的优雅豹子一样。

    危险而诱惑

    清水念默默别开眼,垂头缩了缩肩膀点头低声道“嗯,念知道了。”

    话,室长大人您绝壁是在诱拐孩子是吧是吧而且,就算想要成功诱拐的话,您老能不能语气给点力呀这样淡定冷静的着自己会伤心的话语真的好么

    不过这样的室长好可怕嘤嘤嘤

    宗像礼司这才满意的摸了摸对方的头,“好了,我们也该回去了。”

    回去的路上,清水念一直是一副有些纠结的神色,就算被对方紧紧牵着手一直回到家都还没回过神来。

    宗像礼司还以为对方是在认真思考自己的话语,所以也没太在意。

    其实,清水念真正纠结的是她是一个她自己刚刚发现的事情

    难道亲亲这种事,真的会亲着亲着就习惯了么qaq

    就在她纠结的时候,久违了几个月的黑屋提示音终于出现了。

    哒哒哒

    宗像礼司八十好感值达成,副剧情“遗失的美好”已完成,文字记录完毕。宗像礼司人物录入完成,开始崩坏。

    次获得奖励能力提升喷剂一瓶,一次维持时间五分钟。

    友情提示,宿主还有上次“绝爱执念”所获奖励,一次性替身道具未使用。

    备注对象目前黑化值为零。

    仔细看完这些信息,清水念突然有种自己中了大奖的喜悦感觉而当她的目光落在了最后一行字上,她简直感动的泪流满面热泪盈眶

    嘤嘤嘤室长大人是唯一一个达成好感值后,黑化值还没有上升的人果然,不愧是冷静理智至上的室长呀

    哒哒哒

    是否立即脱离副

    清水念看了看黑屋面板上的字,想了想还是决定等第二天宗像礼司出去后再离开。

    走的时候,她还是留下了一张便条,仔细看了一遍,觉得无可挑剔以后,才放心的任由黑屋把自己弄了回去。

    “礼司哥哥,我妈妈回来接我走了。因为离开的太急,不能当面告别了。这些日子过的很开心,念一定不会忘记礼司哥哥的,一定要好好保重自己哟。”

    清水念还只是刚刚以女孩的笔迹写好便条,这下一刻就一晃神回到了青组。

    看着面前久违的猴哥高大的背影,以及被拦住手,却将目光扫视过来的室长大人清水念不由得一阵无力

    我勒个大叉

    这才刚刚脱离十二岁萌妹的戏份好撒,只不过几秒时间,就又要赶场十六岁妙龄少女的阳光开朗,温柔坚韧路线qaq作者大大乃确定我不会精分么

    想归想,但在宗像礼司跟伏见猿比古之间的氛围越来越微妙,众人都将视线集中到了自己身上的时候,清水念依旧神演技t

    原微微垂着头的少女像是听到熟悉的嗓音后,惊的倏地抬起了头来,然后微微瞪圆了双眼,看着面前的人,“礼司哥哥”

    这一声带着怀旧情谊的呼喊让伏见猿比古的脊背微微僵住,随后若无其事的收回了拦住宗像礼司的手,了自己的裤兜里。

    在一边的淡岛世理面上冰冷的神色未动半分,暗地里却也不自觉的松了口气。

    宗像礼司镜片下的锐利视线淡淡的扫过清水念身前的伏见,随即落在了清水念身上。

    四年前,对方突然被带离他的生活,不得不他有好一阵子都神情恍惚。

    但是,他是宗像礼司,没有什么是不能被自己冷静掌控的,即便是情感。

    所以四年过去,他以为自己会忘记。却不想,对方就像是被冰冻住的一颗刺。

    已经冰冻在了里面,又怎么能拿得出来呢

    唯一的结果,便是任由它埋藏在寒冰深处,一层一层寒冰包裹,再也没有什么能进来,只有它在里面越来越深。

    四年不见,她脸颊边的婴儿肥已经消失了,模样大致未变,整个人到底显得更加美丽了,只有那双眼睛,一如既往的澄澈干净,漆黑的眼底蕴着柔软愉悦的笑意。

    “嗯。”宗像礼司淡定的应了一声。看着面前的人,他的神色微微放松了下来。

    又回来了呀,那就再也不允许离开我的身边了。

    作者有话要第三更完成\o

    昨天码字到深夜qaq

    求蹭

    谢谢莫憧米扔了一颗地雷  ,爱乃美女 ”songshu566”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