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章 恶意满满的世界(六)
    既然周防尊已经走了,赤组剩下的人自然也要跟着离开。

    安娜坐起身看了看尊离开的背影,又扭头看了看清水念。

    她面无表情的思考了两秒,然后轻轻的在清水念额头上落下了一个吻,带着些微迟疑和不安的征询,“念。”

    清水念怔了怔,随即微微抿嘴笑开,顺带捏了捏她的脸颊,口中轻声道“安娜不要担心,我没事,十束哥也会没事的。”

    柔软的黑发洒在洁白的枕头上,越发衬得她脸上的笑容干净而温暖;明亮而漆黑的眼眸里满满是真诚的关切;声音轻而柔软,带着安抚人心的力量,就这样直直的流淌进焦灼不安的心里。

    在一边的宗像礼司有些恍惚,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个一心依赖他,黏在他身边不停的叫着“礼司哥哥”的女孩,已经变的能够保护安慰其他人了。

    这样的清水念就像是一道温暖而耀眼的光,柔和的让人想要不断靠近汲取的温度。

    而他原在听到她受伤的原因时满腹的怒火,短短的时间内足够他的理智让其沉淀。只是,不需要发泄的怒火,却转化作了别的想要做些什么的心思。

    另一边,怔怔看着清水念的安娜,缓缓点了点头,然后垂下了头不再话,而是默默跳下床跟着等在门口的草薙出云离开了医院。

    赤组的人走光了以后,淡岛世理想要开口让清水念一个人休息一下,“室长”

    “淡岛君,你先出去。”宗像礼司淡淡的道。

    尽管语气云淡风轻,但是却没有人认为他的话可以违背。淡岛世理最后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清水念后才犹豫着转身离开。

    只剩下两个人的时候,宗像礼司的目光直直看向清水念包裹着层层白色纱布的左手。

    他的面色看不出神情,只是那专注暗沉的目光像是无端的让清水念感到有些心虚,她下意识的想要将左手藏起来,口中嗫嚅的道“室长我”

    “这里没有外人。”宗像礼司像是微微叹息了一声,他走近坐到了床边,轻轻的握住对方微微挪动的左手臂,“不要乱动。”

    清水念果然无措的僵住了身体,一动也不敢动。

    宗像礼司感受着手中的温热的肌肤,冰冷的目光微闪。

    就是这样,想要触碰的**。不安而空虚的心需要温热的事物,仅仅是靠近还不够,还想要更多,更多

    清水念僵住的身体可不是作假,对方这起起伏伏的黑化值实在是让她胃疼。而被对方微凉手掌握住的手臂感觉就像是落入虎口的食物。

    就怕一瞬间黑化过头,宗哥突然想要抱着她同归于尽肿么破

    清水念僵着身体动了动,口中无措的道“室礼司哥哥,我,我没事了”

    宗像礼司直接忽略了她的话,冷静的嗓音带着不出的淡然,不急不缓的道“还疼吗”

    清水念微微摇了摇头,默默的动了动,想要将自己的手拔出来。宗哥不要无视我的话qaq

    “为什么要让自己受伤呢”他微微低垂了睫毛,洒下一片弧形阴影,看不出神情的沉静模样夹杂着周身强大的气场让人一阵心惊胆战。

    清水念咽了口口水,迟疑的道“您,生气了吗我,我已经”

    “念跟赤组的人关系很好,所以赤组的人很重要,重要到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吗”他越是冷静淡然的话语越让人感到一阵风雨欲来的紧张压迫。

    “礼司哥哥”清水念有些不明白的唤了一声,最后还是抿了抿唇,轻声道“如果是其它任何人,我也会上去的。维护秩序抓捕罪犯不就是我们的职责所在吗”

    她着垂下了头,不去看对方有些渗人的目光。

    宗像礼司冷淡的面容神色无波,无端勾起的唇角却显得让人心慌意乱。他突然开口,像是叹息般的道“念,你怕我”

    “我”清水念张了张嘴,却在看到对方低垂的目光时渐渐蔫了下去,低垂的目光,总有种莫名哀伤的错觉。清水念轻声喃喃道“也没有,就是觉得,不像是以前的礼司哥哥了”

    “以后不要这样了,我会担心的。”宗像礼司面上像是没有听到她后面的话一般,修长的五指缓缓摩挲着对方厚重的纱布,缓缓开口道。只是内心却微微顿住以及有着隐隐的期待。发现了么

    清水念不自在的动了动手臂。明明没有触碰到的感觉,但是对方的动作却让她感觉到心里像是有一只手在划来划去一样

    太惊悚了,清水念抖了抖身体,甩掉心里毛毛的感觉。

    她微微低下头,柔软的嗓音却带着少见的坚持,“我只是在做我想要做的事。”

    “念。”宗像礼司淡漠冰冷的目光微闪,一声叹息溢出嘴角,“没有下一次,不要再让自己受伤。”不然,他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控制不住想要将碎发时时刻刻绑在身边的**。

    也许只有这样,他才会放心。

    尽管有清水念跟伏见猿比古的描述,但是众人始终没有找到凶手想要杀人的动机。

    或者只是想要挑衅赤王

    如果是这样,那可真是做了一件大蠢事。

    暴力热血的赤组,那是比血还浓重的羁绊链接,团结坚固的氏族。

    既然做出了杀害那里面成员的举动,那么,便要有胆量承受来自赤之一族的巨大怒火。

    赤组的动作很快,那天晚上,十束多多良的相机还录下了一段影像。虽然在后来的打斗中受到了损坏,但好歹可以用的一段中正好有那人模糊的影像。

    少年扭曲的笑声响起,“啊哈哈我就是无色之王哟。”

    接下来的日子,无论是青组还是赤组都在用着各自的方法寻找着凶手。

    青组中,淡岛世理脚步匆匆的走近宗像的办公室,冷漠的语气带着该有的恭敬,“室长,吠舞罗根据凶手使用的手枪查到了黑手党的身上,只怕少不了一场混战。”

    宗像礼司揉了揉鼻梁,然后缓缓起身,双手撑在桌子上造成一股强大的压迫力,“带上人,出发。”

    “是。”淡岛世理干脆的应下,转身召集属下。

    宗像带着一众人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大楼中隐隐散发着属于赤组的暴力火焰。

    他留下伏见带着一队人候在外面,自己则带着其余人进入了大楼。

    大厅中,宗像一步步走近,青色的制服衣角在空中翻飞出一条美丽的弧线。

    他在正中定后,微微抬了抬眼镜,抬眸看向二楼一行人。

    “sceter  4  来了。”草薙出云笑了笑,微微侧头看向周防尊,“尊,怎么办”

    周防尊跟宗像礼司对视,低沉的嗓音微微扯出一丝慵懒的笑意,“烧了。”

    “是”众人齐齐应下,八田美咲带头向着四周散去。

    周防尊一脚踏上二楼的栏杆,随即微微弯身轻松的跳了下来,长身立在宗像礼司的身前。他浑身散发的赤色火焰奔腾而出,席卷了周遭的一切。

    宗像礼司自始至终,神色都未曾变过分毫,“周防,我过了,你们不要乱来。”

    “呵。”周防尊微微侧头低笑一声,并没有多余的语言,却并不显得弱势,只是一手懒懒的捋了捋头发,便有一股强大的压迫力。

    宗像微微垂眸,修长白皙的食指轻轻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我过,破坏之需的话,就算是你,我也是不会袖手旁观的。”

    完,他的右手按到了腰间的天狼星上,他微微抬眼,一瞬间透过镜片的眼神锐利的不能直视,薄唇开合,凌冽的气势扑面而来,“宗像,拔刀。”

    天狼星锋利的刀身在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弧光,他周身青色的光芒越发浓重。随即赤青两团光晕在空中碰撞,发出一阵巨大的响声。

    而等在外面的伏见猿比古望着隐隐藏着赤青两色光芒的大楼一语不发。

    “第三王权者,周防尊,圣域扩散中。”在他身后的青组成员,不断在计算机上计算着相关数据。

    伏见猿比古微微勾起了唇角,“要出鞘了,达摩克利斯之剑。”

    赤王跟青王的交锋,他很期待,双王之战,谁会是赢的那一个。

    他突然想到那天晚上,明明就快要杀死那个人了,但是冥冥中却似乎有一股力量在阻止着他,所以只能看着伤害她的凶手逃走。

    无色之王。

    这就是王的力量吗

    普通人是不能弑王的。

    那个家伙,为了那些人都不要命了吗

    想到这里,指甲深深陷进掌心。他现在不敢去看她,他怕自己控制不住想要将人藏起来的**。

    心里有个声音在不断叫嚣着关起来,谁也不给看。

    所以他躲着她,不,或许并不是躲着,而是保护。

    她的影响力太大,但他却一点也不想要看到她受伤害。

    伏见猿比古再次将目光放到不远处的大楼,目光隐隐有些暗沉。嘴角却带着微微的弧度不要再控制了,不放心的话,就把她关起来吧。

    作者有话要不知道啥了,后知后觉发现今天高考,所以更一章庆祝一下\\\\\\\\o

    不知道有没有高考的娃,加油吧nn

    据不会卖萌的作者不是好作者所以卖萌跑走

    谢谢口木子暖男扔了一个地雷舔舔么么哒

    闲来无事打酱油扔了一个地雷x1

    闲来无事打酱油扔了一个地雷x2

    闲来无事打酱油扔了一个地雷x3酱油爱乃onno

    莫憧米扔了一个地雷x1

    莫憧米扔了一个地雷x2

    莫憧米扔了一个地雷x3楚洗白白了乖乖等着

    扔了一个地雷么么么大╭3╰╮

    oveess°扔了一个地雷抱住亲

    幻雪樱花扔了一个地雷樱花么么哒onno

    抓住那只猫猫扔了一个地雷猫猫舔舔

    gca扔了一个地雷总是见面的字母君楚想不到如何称呼呀,先咬一口再给力 ”hongcha866” 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