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章 恶意满满的世界(八)
    就在伏见隐隐有所动作的时候,门突然被推开,随即是压抑着怒火的冰冷嗓音响起。

    “伏见你在做什么”

    淡岛世理大步上前,一把推开了伏见猿比古,伸手将清水念抱到了怀里,她看向伏见猿比古的锐利双眸如覆冰霜,“工作时间,你很闲吗”

    伏见猿比古顺势懒懒的靠到一边,垂眼看向自己的手。微微勾唇,刚刚,他差点忍不住就直接将人带走关起来了呀。

    淡岛世理目光再转回怀里的人身上,才堪堪柔和了下来。在看清清水念苍白的脸上满是泪痕,无神的眼眸茫然四顾时,淡岛世理看向伏见的眼神一瞬间冷的能掉冰渣。

    她半抱起清水念,嗓音带着一股前所未有的森寒冷厉,“你以后不要再接近念,我想你们并不适合。”

    看着淡岛世理带着清水念离开了这里,伏见猿比古一个人坐到了刚刚的沙发上,一只手盖住双眼,良久压低的怪异笑声从里面传了出来。

    “念。”淡岛世理将清水念带到自己的办公室,帮她倒了杯热水,然后坐到了她的身边。刚刚的情况要是她不去的话,她不得不怀疑伏见猿比古接下来会对念做的事。

    想到这里,再看着茫然无神,脸色苍白的清水念,淡岛世理不由得心中一痛,她揉了揉清水念的头,将人抱进怀里,不停的安慰道“没事了,已经没事了。”

    清水念却依旧毫无反应。

    淡岛世理嗓音干涩,艰难的低声道“念,不要这个样子,你跟我话好不好”

    清水念缓缓转过头看向淡岛世理,淡岛世理心中一喜,却看到清水念轻轻的摇了摇头,勉强露出的笑容比哭还难看,“淡岛学姐我才发现伏见君跟我”她得很艰难,以致于一字一顿的缓慢,“一直以来,是我执着了。”

    淡岛世理闻言突然心中一松。即便看到阿念眼底的神情痛苦而哀伤,却不可否认,她的心底那一瞬间的快意。

    与此同时,流传在上的悬赏令视频虽然已经被认作是恶作剧视频解决掉了,但赤组依旧找到了灵魂已经是白银之王的主角伊佐那社。在追杀途中,伊佐那社却被突然出现的夜刀神狗朗带走。

    这个时候,主角三人组已经顺利会师。在白的忽悠下,善良正直的狗朗决定留在他的身边,以时刻观察对方的行动来看清他究竟是好人还是坏人,再决定杀不杀。

    清水念神情有些恍惚的跟淡岛世理要去看看被关在牢房里的周防尊时,淡岛世理最终还是答应了。

    她到的时候,刚好看到拐角处消失的青色衣角。看来是宗像礼司来过了,无非也就是想要劝周防尊放弃王位以保全自身的事。

    清水念想了想,才提着食盒,走了进去。

    这间牢房空荡荡的,只有房间一角有张简陋的床。周防尊正侧身背对着门口躺在上面,就像是只沉睡中慵懒的雄狮。

    牢房打开的声音,并没有让他有所动静。

    “这么快就回来了,是想通了我的话”低沉的嗓音带着慵懒的味道不急不缓的响起。这份气定神闲的气度仿若他身处的并不是简陋的牢房,而是富丽堂皇的王座之上。

    “尊大哥,是我。”清水念缓步走到床边,将食盒放到一边,然后也不嫌脏的跪坐了下来。

    “嗯”周防尊轻哼一声,侧过了身子便看到了清水念探过来的脸。他不动声色的收回目光,将一只手枕在脑后,平躺在了床上。

    清水念看了看四周,有些担忧的道“尊大哥,你还好吗我刚刚来的时候看到室长离开了。”

    周防尊突然想到了先前和宗像礼司的对话。

    “周防,我就直了吧,你的威斯曼偏差值已经接近极限了,达摩克利斯之剑如果坠落的话,迦具都将再次迎来火山爆发。这样,我就必须杀了你。”

    “啊,我不明白你在什么。”

    “我要你从王位退下。”

    “尊大哥尊大哥”

    “没事。”

    周防尊回过神来,原的低气压在看到清水念担忧的眼神时稍稍消了下去。这个家伙就是这样,明明不需要做到这个地步,却对任何人都好的能够舍去生命。

    “尊大哥,你为什么自愿被关进来草薙哥他们”清水念好奇的问道。

    周防尊看了看她好奇的神色,收回视线没有话。

    清水念担忧的神色不减反增,最后像是想到了什么,心翼翼的道“我会去看看草薙哥他们,告诉他们不要担心的。”

    周防尊挑了挑眉,他看着清水念时不时有些走神的模样,随口问道“你的伤好了”

    “啊,早就没事了。”清水念回神,举起手示意道。

    周防尊微微瞥了一眼,“那你为什么还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

    “啊有吗我”清水念下意识的摸了摸脸颊,随即微微扬起个不自然的笑容,“大概是没睡好。”

    “在我面前撒谎”低低的疑问句慵懒的出口,清水念一瞬间僵在了那里。

    最终在对方极具压迫力的视线下垂下了头,有些丧气的缓缓开口道“我好像一直做错了。这样一直追着他的话,会让他感到烦恼也不定。”

    周防尊听的眉心一跳,心中隐约有了猜测。

    清水念有些无措的问道“尊大哥,我是不是很让人讨厌。”

    “啊,或许是的。”周防尊微微闭着眼可有可无的道。

    清水念瞪圆了眼睛,看着慵懒的躺在床上事不关己的人微微叹了一口气,认真的看着他教育道,“尊大哥,这个时候你应该安慰我。”

    “的确是很厌恶的感觉,那种不受控制的心情。”

    周防尊睁开眼顿了顿,没有理会她,而是依旧一只手枕在脑后,静静的躺在那里。他的目光散漫的看着上面,口中用着低沉的嗓音漫不经心的着让人脸红心跳的话。

    “目光不自觉的跟随着你的每一次出现,不受控制的想要接近,乱掉的心跳和第一次会嫉妒别人的心情真的很讨厌啊。”

    最后的话音刚落,他正好坐起身来,仅仅穿着白色t恤的精壮身材高大而挺拔,带着一股浓重的压迫力,居高临下的目光直直穿透跪坐在床边的清水念漆黑的双眸,赤色的头发犹如火焰般热烈的灼烧人心。

    “可是,就算讨厌,也是无论如何都抹不掉的喜爱。”

    他微微倾下身,贴近清水念。眼底连绵的情意让被注视的人心也跟着滚烫起来。

    那让人清楚地知道,他的是真的。

    清水念仿若在一开始便已经听得瞠目结舌,她呆呆的看着周防尊接近的脸,语无伦次的结结巴巴道“尊尊尊大哥我我我唔”

    最后的尾音已经消融在了这个灼热的吻里。

    不同于宗像礼司的清浅冷冽,也不同于伏见的疯狂侵略,浓烈的属于周防尊的气息带着些微淡淡的烟草味道,粗粝而不失韧性的唇点燃犹如烈火一般灼热的温度。

    清水念慌慌张张的推开对方,几乎完全是落荒而逃的姿势头也不回的出了牢房。

    周防尊收回的视线落在了对方留下来的食盒上,看了好一会而,然后再次倒回了床上。

    在他们之间,清水念要做的,只需要逃就好。

    哒哒哒

    周防尊好感值5。

    清水念从牢房里出来后,急匆匆走了一段路,正好碰到等着的淡岛世理,她扶住有些气喘的清水念,皱了皱眉,“怎么这么久”

    清水念脸色涨得通红,嗫嚅的不知道什么,“我”

    淡岛世理看着她不算明显的红肿唇瓣,眼中一闪而逝的冰寒,随即也没有多的心情了,直接道“算了,走吧。”

    下午,宗像礼司找来淡岛世理研究关于永久拘禁周防尊的事情。

    宗像礼司十指交叉抵住下颚,手肘撑在桌子上,理性的分析道“以他的能力,一般的牢房是根不能够关押住的。”

    “我们可以将周围的材料用作不燃性石碳酸来禁锢周防尊。”淡岛世理冷着脸,面无表情的道“这是一个好的机会,在不杀了他的前提下,可以让医生给他注射肌肉松弛剂或镇定剂。”

    宗像礼司闻言,锐利的双眸透过镜片直直的看着淡岛世理,“不得不,淡岛君对不考虑周防人权这过激又漂亮的手段让我一阵冷颤。”着,又意味深长的微微笑了笑,“不过,淡岛君果然是一个人才了。”

    “您过奖了。”淡岛世理脊背挺直,面色不变的微微鞠了个躬。

    作者有话要楚也想写竹马,可是竹马他总不来qaq

    室长搞定尊哥搞定学姐搞定伏见只剩最后引爆还剩下狗哥下一章一定要出来

    s话楚这么乖的更新,大家舍得不留言么打滚求评论话都四十章了这文还没有长评呀惆怅望这还是楚第一次求长评的默默捂脸关注 ”songshu566” 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