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章 恶意满满的世界(二十)
    跟着周防尊一路过去,很快便看到了等在那里的草薙出云跟安娜。

    安娜在周防尊出现的瞬间,便跑了过来,不安的拉住了他的衣角,随即转身大眼睛向着清水念看去。

    清水念笑着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

    草薙出云看了周防尊一眼后才将目光落到清水念身上,笑着道“念酱,好久不见。”

    “草薙哥。”清水念回过神,微微躬身打了个招呼。

    “啊,念酱来了就好了,我跟尊还有些事情要做,可是安娜总是不放人”草薙出云笑着耸了耸肩调侃道。

    清水念明了的笑笑,伸手拉过安娜,“安娜今晚跟我睡在一起好不好”她漆黑的眼底带着柔软的笑意,印着周围的雪光似乎还有亮闪闪的星星在跳跃。

    安娜默默的松开周防尊的衣角,转而伸手去牵清水念。

    一瞬间,清水念的嘴角绽开满足的笑容。那样出自于真心的喜悦让栉名安娜看着她,不由得缓缓伸手想要触摸。

    第二天一早,周防尊便不见了,

    果然,不远处赤青两种颜色的光团激烈的撞击,两人正打的难解难分。

    看着安娜不安且无助的望着远方,清水念不由得走过去伸手搂住对方,“安娜,你在担心尊大哥么”

    安娜转身看着她,眼底带着隐隐的泪光一语不发。

    “放心,我一定不会让尊大哥有事的。”清水念伸手轻轻捏了一把她的脸蛋,然后从脖子上取下了自己佩戴的项链。

    “安娜,这个给你以后,无论发生什么,它就像是我在你身边一样。”

    “念”安娜呆呆的看着手中的东西,眼泪无声的流了下来。

    哒哒哒

    栉名安娜友情值。

    安娜流泪,是因为她预感到,在她最重要的两个人中,一定要失去一个吧。

    安娜虽然能看透人心,但有时候,黑到了极致也是一种纯粹

    清水念找到草薙出云,商量着先疏散学生。

    “草薙哥,你先带着大家离开这里,我去找尊大哥。”

    “念酱,你”

    “草薙哥偶尔也要相信我呀”清水念笑了笑。

    这个时候,想必伊佐那社已经想起了自己的身份白银之王,然后顺理成章的将狗朗跟猫收为了氏族。

    而无色则是侵入了雪染菊理的身体里,准备伺机而动。

    清水念握了握布包里的东西,那是黑屋友情的杀死无色的道具。

    清水念并没有直接向着周防尊的方向而去,反而是找到了正跟侵入了雪染菊理身体的无色对峙的白跟狗朗。

    “社,狗朗”清水念招呼道。

    “念”突然看到许久不见的清水念,两人一个晃神,便让无色趁机逃走了。

    夜刀神狗朗并没有追上去,反而快步来到了清水念的身边,竭力压制住自己激动地心情,“你没事吧”

    清水念安抚的摇了摇头,“上次我以为你们出了事,所以跑去飞机坠毁的地点,却被带回了青组。所以抱歉,让你们担心了。”

    “为什么要道歉,人没事就好。”伊佐那社也松了一口气。

    “嗯,现在先不急着这些,我们有更重要的事情。狗朗,社,你们先疏散学院岛上的学生,我去追无色。”

    伊佐那社闻言笑了笑,温软而亲切,“怎么这件事情也是我的责任呀,不能让念一个人去涉险,所以,还是交给我吧。狗朗,你跟念去组织疏散大家。”

    夜刀神狗朗狠狠的皱起了眉,他握紧了手中的刀,“你们,都走。我去追。”

    “狗朗,作为你的王,偶尔也要学会相信我。”伊佐那社颇有些无奈的笑了笑,但神色间的认真却让人忍不住去服从。

    “狗朗也要相信我呀。”清水念同样笑着道“社一个人是不能轻松压制得了无色的吧。但是我知道一个方法,这个方法,只有我能做到,如果因为我的缘故,让大家出了事,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的。”

    清水念着,眼神固执而坚定,“我跟社两个人的话就一定没问题的。所以,狗朗,你快去带领大家疏散学生,这可是很重要的事情。”

    温和的人一旦认定了某件事固执起来,却最是让人没有办法的事情。

    夜刀神狗朗定定的看着她,良久,才道“好。”

    “等我回来。”

    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却有着不出的温柔情谊。

    清水念不由得点了点头,看对方衣袂翻飞,一路走远后,她才侧身看着伊佐那社,“社的办法,是要牺牲自己吧。”

    伊佐那社也抬眸看着她,明显叹了一口气,“那念的办法呢”

    清水念挥了挥手中的布包,俏皮的笑了笑,“社相信我吧,我有办法抓住他。”

    在众人的协作下,疏散进行得很顺利,整个学院岛上就只剩下正在打斗的赤青二王,以及赶往那里的无色和后面追着的伊佐那社跟清水念。

    夜刀神狗朗将最后一批人安置好后,再次转身准备进入学院岛,却被淡岛世理拦住,“学生已经疏散完成,禁止任何人再次进入。”

    夜刀神狗朗瞥了她一眼,沉下了眼眸,手却握紧了刀柄,明显要硬闯。

    伏见猿比古懒懒的倚在一边,事不关己的望着不远处依旧激烈的战斗。

    看着被拦住的狗朗,猫不由得在一边急切的道,“社跟念还在里面喵。”

    淡岛世理闻言怔愣的时候,两道人影已经从她身边飞速晃了进去。身影快的几乎看不见,而消失的人除了夜刀神狗朗外,还有刚刚还百无聊奈的伏见。

    她回过神来,飞速的将手头上的工作交给身边的人后也很快跟了进去。

    无色躲在一边,观察着打斗中的两人,嘴角带着扭曲的笑容,想着到底先侵入谁好呢

    这个时候,一道人影突然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无色先是一僵,在看清楚眼前的人后,一瞬间又笑的嚣张而得意,“啊咧,是念酱呀,终于想通了要来跟我一起吗”

    清水念摇了摇头,“无色,束手就擒吧。”

    无色飞速转身就想要离开,但在他的后面,伊佐那社正撑着红伞看着他,“你逃不掉的,”

    无色看逃不掉,神色瞬间变成了雪染菊理楚楚可怜的模样,“社,不要,我是菊理呀救救我”

    一转眼,又变回了嚣张的大笑,“啊哈哈,你不敢伤害我的,这具身体可是你最好的同学哟我要是有事,她也会死掉哈哈哈”

    伊佐那社一瞬间怔在那里,对着菊理出手,他却是做不到

    这个时候,清水念拿出携带的布包,从里面掏出来一只精巧的竹笛吹奏了起来。

    这可是她从黑屋里学了好多天的引魂曲,据黑屋收魂极为有效。

    而另一边的无色在笛声响起来的时候,头痛的一瞬间像是要炸裂开来。

    他双手抱住头,神色痛的扭曲,“不不要住手好痛啊啊啊,我,我是谁”

    他侵入了太多人格,极容易导致自己神经错乱,最后人格崩溃。

    这边的动静自然引起了打斗中两人的注意。周防尊跟宗像礼司看清楚这边的情形后,终于收手停了下来。

    “啊,你终于现身了么那么”周防尊看着痛的神色恍惚,茫然不知的无色,着要动手。

    宗像礼司面容严肃的拦住了他,“周防,你不能动手。”

    “尊大哥,交给我吧。”随着笛声的停歇,一道白色狐魂从雪染菊理身体里飘了出来。

    伊佐那社接住昏倒的雪染菊理,清水念则是将白色狐魂用布包里的一个葫芦装了起来。

    周防尊跟宗像礼司俱都神色莫名的看着她。“念,你怎么会这些”

    “尊大哥,礼司哥哥。”清水念看着他们,眼神清澈,神色一片凛然正义还带着些不好意思,“我的家里对中国的灵异妖魂之很有研究,我无意间从一些东方典籍中寻找到了这种方法,来只是死马当活马医来试试,没想到,果然有效。”

    我勒个去槽点太多,求不关注

    一般来,灵异妖魂总是神秘而难以捉摸的,清水念之所以这么自然是有黑屋帮忙将她的身世进行了相关安排,所以众人也没有在这上面多纠结。

    “念。”宗像礼司轻轻念出她的名字,意味莫名的道“你突然不见,原来是来到了这里吗”

    “等这件事解决了,我想我们有必要好好谈一谈。”

    清水念闻言像是想起什么,神色一瞬间变得有些僵硬,她微微侧过头,似乎很怕见到他。

    直到周防尊伸手要拿过她手中的葫芦,清水念才回过神来,“尊大哥,将他交给我处理好不好”

    “我知道你是要为十束哥报仇,你做的已经足够了;如果十束哥要是知道你为此受到了伤害,一定会很难过的。”

    就在话的瞬息之间,葫芦却突然碎裂开了,一道白色狐魂迅速窜进了清水念的身体里。

    清水念一瞬间失去了意识,身体缓缓飘到了空中,长长的黑发被风吹散在脸颊边,越发显得面色惨白,而紧皱的眉头让人知道她此时的痛苦。

    “念”

    几道焦急的嗓音同时响起,刚刚赶到的伏见三人看着闭着眼微微漂浮在半空中的人,心中俱都焦急无措,却没有丝毫办法。

    在下面的众人无一不是面色凝重,抿紧了唇竭力保持冷静,也只有袖中深深陷入掌心的指甲才能诉他们此时慌张害怕的心情。

    唯一能做的便是一眨不眨的盯着半空中的人影,生怕下一秒便发生让他们心神俱裂的事情。

    而清水念此时正在识海中跟无色对峙着。

    白色碎发,俊秀的面容,但此时却双目充血,眼神恍惚只有脸上依旧带着扭曲张狂的笑容,“这具身体是大爷的了等我吞噬了你,再去吞噬掉其它的六个王,这个世界全是我的啊哈哈”

    他疯狂的大笑,间或夹杂着痛呼抽气声,他双手抱住自己的头颤抖着弯下了身子。即便咬紧了嘴唇还是抑制不住的发出声声哀嚎,整个人抖得跟筛子一样。

    清水念在不远处看了会儿,终于还是上前环抱住了他。

    她柔软的嗓音中似乎带着些微于心不忍,“无色,你吞噬过太多人格,已经分不清哪个才是你自己了。”

    着,一只带着微微凉意的柔软手掌附在了他痛的快爆开的额头上,带着叹息的柔软嗓音响起

    “放手吧。”

    原痛的不断颤抖的人听到她的话竟然奇异的平静了下来。

    “念酱”他迟钝的反应了一会儿,才回过神出声道。随即立时反手抱住对方,似乎这样能够让他疼的仿佛要炸裂开的头舒服一点。

    他无意识的收紧了手臂,恍恍惚惚笑着道“嘻嘻你是来看大爷的吗果然,念酱是决定跟大爷一起统治这个世界了吗”

    “啊,我们一起”清水念沉默了片刻,也紧了紧抱着对方的手。

    “呐,无色,我是不是过有一天你真的做出了这些事的话,我一定会亲手杀掉你。”

    这一次,没有人回答她。

    无色原扭曲疯狂的笑意竟然变作了嘴边浅浅的弧度,恬静而满足。

    就算死去,也有你陪着我。

    一起死去。

    外界原竭力保持镇静的众人在看到半空中渐渐化作白雾消散的人影时,再也不能维持表面的冷静了。

    宗像跟周防尊死死的握紧了拳头;夜刀神狗朗面色苍白,抿紧了唇狠狠的盯着半空中;淡岛世理一向冰冷的神色第一次出现了惊慌害怕

    伏见猿比古一刀劈向一边,巨大的爆裂声响也丝毫不能平复他心中的惊惧跟怒火。

    就在这个时候,原紧皱着眉头闭着眼的人突然缓缓睁开了眼。

    众人一瞬间心神一松,却在下一刻看到越渐透明的身影而再次狠狠揪紧了起来。

    清水念看着众人脸上一致的慌乱害怕,艰难的露出个笑容,似乎想要安抚大家。

    “大家,不要难过,大概,总要有人做出牺牲才行呀。”

    听到这样的话,众人的脸色俱都一白。

    她的目光一一扫过众人,然后落在了伊佐那社跟猫的身上,“社,以后要好好照顾猫呀。”

    “念”猫紧紧抓着伊佐那社的手臂,大眼却紧张的看着清水念。伊佐那社一向温和带笑的脸也染上了忧伤。

    清水念的眼神落到了夜刀神狗朗的身上,眼底的带上了回忆的温馨笑意,“狗朗,最开始陪伴我,让我走出那段孤独的你,请一定要每天都过的开心。”

    夜刀神狗朗握住刀的手用力到泛白,直至青筋迸出,才能勉力开口,“你过我是你的,怎么可以话不算话”

    清水念脸上的笑容黯淡了一分,却只能无言的摇了摇头将视线转向一边的宗像礼司。

    “礼司哥哥,我最睿智冷静的哥哥,最亲近信任的哥哥,以后也请继续理智的带领着sceter  4前行吧。”

    宗像礼司摘下眼镜后,漂亮的眼睛暴露出的锐利目光中带着些微温柔的悲伤,再也无法遮挡,“念,我过,从今以后,我不再只是你的哥哥。”

    那样的眼神深刻的让人无处可躲,这既让人无措,又让人眼底的哀伤更深了一些。

    “伏见君,我曾经很喜欢很喜欢你,现在也一样很喜欢很喜欢,但是不管怎样,以后请一定要幸福下去。”

    伏见猿比古双拳用力的握紧,感觉到手心一阵湿润,但面上却是一贯的懒散,甚至嘴角扬起嘲讽的笑意,“呐,谁允许你做这样的决定的无论怎样,你只能呆在我的身边”

    清水念的眼眶终于忍不住湿润了起来,她怔怔的看着众人,一时间不再出声。

    她这种像是在一个个交待遗言的场景让众人心头一阵阵钝痛,只想要下一瞬间便将她扯进怀里,抱紧,堵住她的嘴,让她再也不出一句话来

    “清水念,你答应过我要留在我的身边帮我控制威斯曼偏差值的。”周防尊一字一顿,低沉的嗓音干涩嘶哑的不成样子。

    “尊大哥,我”清水念像是勉强遮掩着眼底的悲伤黯然,轻轻扬起嘴角,“十束哥一定会醒过来的,赤组的大家不能没有尊大哥。我所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么多了”

    周防尊破损的达摩克里斯之剑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修复了起来,而同时,清水念的身影消散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他心头一痛,这是在用她最后的时间来帮他吗

    眼睁睁看着她周围的白光越来越浓厚,身影越来越淡薄,模模糊糊间清水念眉眼间柔软的笑意越发让人心酸的想哭。

    “世理姐,对不起,我没办法跟你一起走了。”她最后将视线落在淡岛世理身上。

    “念”淡岛世理第一次眼中有了泪水,她惶急无措的上前想要碰触她,却根没有办法触摸到实体。

    “世理姐,没用的。”看着淡岛世理的模样,清水念不由得出声阻止道。着,她眼中的泪水再也止不住,“其实,我没有大家想的那么善良。做这一切的时候,我当然也很怕呀”

    她一边笑着,一边流泪,“我怕以后再也不能见到大家,怕大家因为我的离开而伤心但是,整个学院岛或者是两个王的牺牲跟我一个人比起来,究竟是哪个比较划算”

    “忘记我吧,大家,一定要活的好好的。”

    她最后忍着眼泪,竭力笑出了最美好的模样,“不然,我不会安心的”

    “念”

    随着她的话音落下,爆裂开来的白光耀眼而灼烧人心。原的地方再也不见那个巧笑倩兮的身影,只余一张张惊慌失措的脸。

    哒哒哒

    恭喜宿主,文字记录完成,最终录入文字十六万字,填坑成功。

    看着宗像跟周防尊的惊慌失措,伏见的疯狂怒火,淡岛世理的失魂落魄

    清水念第一次生出些许惆怅难受。

    就这样吧,她也只是一个文字制造者而已。

    只是,就算这只是个同人的世界,她也真的希望他们以后能够忘了她,然后好好的生活下去。

    黑屋空间中,清水念盘膝坐在地上,看着面前的面板正在进行一系列看不懂的程序运算

    良久,才停下来,面板上出现在大大的一行红字

    宿主各项数据指标圆满完成,最终测评等级为最高a级,结局be。

    黑屋os这奇葩的宿主都这样完美的完成了任务,除了安娜的,所有数据全刷满了,甚至是杀死无色的额外任务都满了,你怎么就还弄了个be结局

    测评等级为a,按照这个等级来,随随便便找个人在一起都绝壁是大圆满呀为毛线最后一定要去死去死去死

    清水念看着面板上打上引号的黑屋内心独白,默默扭头她能不想要留下来跟任何一个人叉叉圈圈生活一辈子么

    过了一会儿,清水念看黑屋好像没有将她送回去的打算,不得不举手表示提醒,“那啥,我这么辛辛苦苦填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呀,虽然不是he,但好歹也是所有数据刷满,所以”

    “可以送我回去的时候顺便打包带走黑屋吗”清水念笑的荡漾。

    黑屋

    哒哒哒

    宿主可能忘了,您可不止这一个坑没有填呀。

    清水念突然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她僵硬的扯了扯嘴角。

    “呵,呵呵开,开玩笑的吧”

    黑屋正在按照剧情建模,十天后,将传送至下一个剧,请宿主做好准备。

    “坑爹呀”清水念整个声音都尖锐了起来,“所以,我要在这个要啥没啥的黑盒子里待上十天”

    黑屋好像,是不是重点错了我

    当然不,黑屋进行了升级后,将实行人性化管理。所以这十天,宿主可以去已经完成结局的剧中度假。鉴于此,上个剧场中开启了结局副任由挑选

    度假副一伏见猿比古黑化囚禁支线

    度假副二夜刀神狗朗黑化忠犬支线

    度假副三宗像礼司虐恋情深支线

    度假副四:周防尊强取豪夺支线

    度假副五淡岛世理禁忌百合支线

    度假副六无色之王扭曲爱恋支线

    如您有额外需求,还有无数度假副供您选择,请不要担心这十天的行程会无聊哟。

    清水念呵呵,这坑爹的度假副,一听名字就是吓尿的节奏好么qaq

    果然,我还是乖乖呆在黑屋里比较安全。呵呵

    哒哒哒

    您确定

    作者有话要这是我写过的最长的一章所以,正文完了,剩下的大概我会从上面的度假副选几个写番外啦

    这文不算长,但也写了大半年了,谢谢大家在我这么三天两头消失的情况下还一再的包容我,一路跟随着看到它的结局写这文的快乐有很大一部分都是来自于大家不离不弃的支持鞠躬

    其实这文最开始写后并不怎么得到我的喜爱,但因为开了坑,所以一定会把它填完。同样,无论是星你还是扮演那篇,虽然我的更新频率信誉已破产qaq,但绝对不会坑楚可是个有责任心的人挺胸

    s这文如果有要定制的可吱一声,有人的话我就开始准备封面跟排版nn

    然后,大家要是看完觉得喜欢楚就点进作者专栏收藏一下我吧,新文大概会在扮演更得差不多后再开

    s谢谢萝卜叮丁的地雷,扑倒吧唧吧唧给力 ”xinwu”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