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章 番外三:夜刀神狗朗/周防尊
    狗朗番外这是动物世界我会

    夜刀神狗朗在这片森林里已经走了两天了。可是还是一望不到尽头的茂密树林。

    虽然目睹清水念的消失,但他从来不相信对方会这样消失的无影无踪,她一定是在世界上的某一个角落里等着他去找到她。

    所以,他只身一人走了很多地方。这一次不心误入了这片森林,却怎么都走不出去。

    甚至,自从掉进这片树林后,他就变成了一只黑狗的模样,他也依旧是一副严谨从容状态,警惕的穿行在丛林中,寻找着出路,丝毫不见慌乱。

    只是这个地方实在有些奇怪,他在这里遇见的人都是兽人的模样。这让他心里隐隐有了个不好的猜测

    只是这一切烦躁在他顺着明显有人群居的痕迹找过去时,就都不存在了他从没有想过会有这么大的惊喜,他看到了他一直以来想着的人。

    清水念这一次的任务,是她无聊时写的一兽人文,坑了太久都快记不起剧情了。只依稀女主是猫族里的一员,不心救了虎族族长,随后展开的一系列故事。

    而现在的她正在等剧情,大概就是这个时候,女主无聊跑出去玩,刚好救了受伤了的虎啸。

    没有剧情的每天,她所要做的只是乖乖的跟着一群猫排好队由母猫领着出去晒晒太阳,练练捕食技能,梳理梳理毛发。

    这一天早上,她依旧跟往常一样,打着哈欠,迈着软绵绵的步伐,跟在一排猫后面,由母猫带着往外面走去,像她这种还未成年的猫一般时候依旧是动物形态活动。

    闲逛了会儿,清水念终于变回了一只猫,懒懒的趴在了草地上。

    一块空地上,暖暖的阳光洒在轻轻软软的草地上,一身柔软白毛的清水念此时蜷成一团,看起来巴掌大白茸茸一团,她懒懒的翻个身子躺在草地上享受着阳光。

    她正舒适的打了个哈欠,目光却在扫过一边灌木丛里一个黑色的模糊影子时顿了顿,她眨了眨眼,视线再次望过去便对上了一双黝黑的眼睛。

    那双眼睛让清水念不知不觉心里咯噔了一声,她突然觉得这一次好像又有什么东西混了进来。

    她立即翻身视线抬高,只是空地边缘的灌木丛里,哪里还有什么黑色影子。

    清水念心里好奇,不自禁的起身,迈着四只短腿晃晃悠悠的向着边缘前进。

    只是她刚走没多久,就被身后一只爪子给按住了尾巴,清水念挣脱不开,回头便看到母猫一脸不悦的咬住她的后脖子,将她叼了回来。

    对于这种拎来领去的方式,清水念已经能很淡定的适应了。

    母猫给她顺了顺毛,吓唬她的道“就在这里乖乖的不要乱跑,心遇见其它兽人,到时候你就准备做他们的大餐了。”

    清水念貌似认认真真的点了点头,心里却还在想着刚刚那个黑影。

    果然,半夜的时候,清水念只觉得所处的地方一阵阵晃悠,虽然不算太颠簸,但好歹还是能感觉出来不舒服。

    她迷迷糊糊睁开眼,便看到身边急速后退的树木,而她只感觉自己后脖颈又被一个温暖湿热的东西叼住。清水念瞬间皮毛都竖立了起来。

    我勒个去她不过是睡个觉就被不知名什么东西给叼走了么

    清水念瞬间一阵脑补自己被对方大卸八块的惨状,身体僵硬的一动不动。

    不过,走了好长一段时间都不见对方有什么行动,只是叼着自己一直走,而且还很心翼翼照顾的模样。

    清水念也看出来了对方似乎不想要伤害自己。有了这一层保障,她瞬间大胆了起来。

    她的大脑急速转动,要先搞清楚现在的状况,只有先弄清楚将自己偷走的家伙是谁,想干什么。

    所以她开始挣扎,低低的发出喵喵的软糯声音里,一阵惊惶无措。

    果然,因为她的挣扎,为了不伤害到她,快速飞奔的黑影停了下来。

    顿了会儿,找了一块软软的干草地,将她轻柔的放在了上面。

    清水念一落地,瞬间迈起短腿就往旁边挪了挪,一双透亮的黑眸警惕的看着面前的黑影,只是里面毫无恶意,既有惊惶不安又带着天然的好奇跟懵懂。

    看她这副模样,面前的黑影一僵,低低叫了两声,凑上来似乎想要安慰些什么,却最终僵在那里。

    借着月色,清水念也看清了黑影是一条黑狗的模样,身形矫健流畅,有着黑色蓬松的毛发,一双眼睛沉沉望着你,只觉得里面有无数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越看她忐忑的心也越发确定,这家伙不就是k里面的黑狗么

    黑屋你出来保证不打死你

    这些家伙是什么剧都能乱入了么

    哒哒哒

    程序出了点问题,黑屋正在紧急维修中,预计明晚将会全面修复,请宿主放心。

    清水念那这家伙怎么办

    她看了看面前明显认出她,还半夜将人带走的家伙

    黑屋修复完成,便将人送回去。请宿主先稳住对方,让剧情正常发展。

    清水念吁了口气,只是稳住对方一两天的时间,倒不算麻烦。况且,面前这个,可是十足人妻忠犬的狗哥。跟与猴哥和室长相处比起来,跟狗哥一起生活的日子不要太美好哟。

    想通了以后,清水念心翼翼的挪了回来,木呆呆的模样,眼底却满是好奇的蹭了蹭他,软糯的嗓音慢悠悠的响起,“你是谁为什么要带走我”

    对于清水念的亲近,夜刀神狗朗瞬间心软化下来,他缓缓靠近,见清水念不排斥,不由得低头蹭了蹭她柔软的毛发。

    “我不是坏人,只是想要带你去一个,只有我们两个人的地方。”

    清水念似懂非懂的抬起头,眼底似乎有些迷茫跟纠结,“可是为什么”

    夜刀神狗朗没有再,反而将她叼起来,再次奔跑。毕竟这里离猫族的聚集地还是太近了。他现在一个人跟他们对抗很难全身而退。他好不容易找到她,再也不可能将她丢给别人。

    等到天边大亮,在森林里投射进缕缕阳光时,清水念已经美美的睡了一觉了。

    她动了动身体,夜刀神狗朗立即停下了脚步,选了一处大石,将她放了下来,黑亮的眼睛静静的望着她,“怎么了”

    清水念蹲坐着揉了揉肚子,撇了撇嘴出事实,“我饿了。”

    夜刀神狗朗暗道自己有些倏忽,轻柔的蹭了蹭她的额头,很快带着她找到了一些野果。

    清水念满心欢喜的捧着野果享用着早餐,突然一边的灌木丛里有窸窸窣窣的响声传来。

    这一动静让夜刀神狗朗敏锐的护在清水念身前,身体前倾盯着灌木丛警惕的靠近。

    清水念也好奇的跟着过去,夜刀神狗朗扒开灌木丛没有动静,她探过头来看了看,只见灌木丛缓缓显出一个昏迷的虎族兽人。身形看起来高大挺拔,只是身上到处都是淋漓的血迹,明显经历过一番殊死搏斗。

    夜刀神狗朗放下了心,准备带着清水念离开。可是清水念却是怔怔的愣在那里。她算是明白了黑屋的维护剧情发展是什么意思了。

    面前躺着的不就是虎族族长虎啸么而这一次也正好是女主溜出来玩救了对方。

    夜刀神狗朗见清水念盯着昏迷的兽人看,有些不满,不由得侧过头来舔了舔她的脸颊,催促道“走了。”

    “啊”清水念回过神来,有些呆呆又担忧的指着地上高大的人形物体,“那他怎么办”

    见夜刀神狗朗皱了皱眉,清水念开口道“我们帮他清理下伤口再走吧。”

    夜刀神狗朗还是不开口,清水念只好蹭过去,轻轻舔了舔对方的下巴,幼猫的嗓音软糯糯的,“黑,好不好嘛”

    这一句话一出来,夜刀神狗朗瞬间什么毫无抵抗力。低头有些无奈爱怜的舔了舔白猫沾染着果汁的嘴角。

    在狗朗帮着将人拖到了周边一个洞里后,清水念化成人形,在森林里就近找了些止血的药物,嚼了嚼,覆在虎啸的伤口上。

    期间,草药带来的刺疼让虎啸疼的闷哼出声,迷迷糊糊睁开了眼。

    “很疼么”清水念歪了歪头,随后轻轻在伤口处吹了口气,“吹吹就不疼了。”

    虎啸恍惚间怔怔的看了眼面前的人才又昏睡了过去。

    而另一边,看着清水念忙前忙后的照顾人,夜刀神狗朗头一次对自己黑狗的身体不满意。看着眼前的一幕幕,就是觉得无比刺眼,心里只觉得一阵又一阵压抑的巨浪。

    他眼神越来越沉,胸中的闷气快要压抑不住满溢而出时,突然然来临的剧痛让他抽搐着倒在地上。

    刚刚给虎啸敷完药的清水念吓了一跳,反应过来后,立即上前,急切关心的道“黑,你怎么了”

    夜刀神狗朗疼的不出话来,周身渐渐升起白雾,疼痛剧烈,他蜷缩起身体紧咬住牙发不出声音来。

    终于,一阵疼痛过后,原躺在地上蜷曲着身体疼的颤抖的黑狗渐渐平静了下来,周身柔和的白雾散去,缓缓显出一个人形。

    长发顺着挺直优美的脊背披散在身后,流畅的肌肉线条一路延伸,配上笔直修长的双腿十足有力。

    夜刀神狗朗隽秀的面容依旧平静,他握了握拳,清晰有力的五指让他不自禁的带上了一丝极其细微的笑意。

    “终于”

    清水念目瞪口呆的看着夜刀神狗朗变回人形,面上却还是有些担心,“黑,没事吧”

    她着,正好碰到夜刀神狗朗抬头,四目相对,轻易撞进一双透亮幽暗的眸子里。那里面沉静如一汪寒潭,细看平静幽深下却是幽幽涌动延绵的爱意。

    “我没事。”夜刀神狗朗缓缓起身,伸手将靠近的清水念揽进怀里。

    清水念一怔,随即挣扎了起来,“黑”

    “阿念”夜刀神狗朗抱得更紧了,倾身将头搁在她的肩上,低低唤出口的嗓音沉静而缓慢,带着不清道不明的无尽思念和悲痛,“让我抱一抱你”

    清水念一下子怔在了那里。

    我勒个去你到底知不知道你没穿衣服呀喂

    过了半晌,清水念有些迟疑的开口,“黑,你好了么我我得好累”

    夜刀神狗朗愣了愣,直起身看她,却不放手,反而一手紧紧环住她,一手温情的梳理着她的长发。

    “我们走吧。”

    “啊走不在这儿休息一晚么”清水念看了看外面已经黑下来的夜色,有些惊讶。

    夜刀神狗朗不再话,只是爱怜的舔了舔她的唇角,似乎自从变过黑狗后,他便十分喜欢这个动作。随后直接轻轻松松将清水念背在了背上。

    他可不希望阿念再跟这个兽人呆一分一秒。

    两人一路走着,夜刀神狗朗总算想起自己现在不同的状态,路上用草叶编制了一条裤子,将自己围起来。

    很快,他便重新找了一处山洞,找来干草铺好床,才将清水念抱在怀里。

    暖暖的感觉,夜刀神狗朗甚至觉得就算在这个森林里这样一直走不出去也没关系了,只要一直跟对方在一起。

    清水念算着时间,黑屋也快修复好了,那么

    她侧眸看了眼闭上眼睛的夜刀神狗朗,长眉挺鼻,五官隽秀。

    清水念轻轻的闭上了眼,在心里默默了声再见。

    夜色渐沉,夜刀神狗朗抱着清水念缓缓陷入沉睡。

    只是他看不到,自己渐渐透明消失的身影。

    第二天,感受到怀抱着自己的温暖早已经消失,清水念叹了口气睁开眼。整理了下自己,才慢悠悠的沿着原路返回。

    只是,走了没一会儿,她便遇上了一个熟人。

    “是你”虎啸皱了皱眉,“你怎么一个人那只黑狗呢”虽然昨天他伤重昏迷,中途却还是知道是有人救了他的。

    清水念看着面前拥有着深邃俊朗面容跟高大挺拔身材的男人,摇了摇头没有话。

    虎啸皱了皱眉,不耐烦的转身,只是走了两步,见清水念还在原地,不由得回头,“还愣着干什么跟上来,我送你回去。”

    “哦。”清水念看了他半晌,直到对方脸色变得不自然起来,才应了声,跟了上去。

    另一边,夜刀神狗朗在怀里的温度消失的那一瞬间就已经清醒了。

    他慌忙低头,却发现怀里的人真的不见了而他自己先前消失的衣物跟佩刀又回到了身边。

    他心中一空,无尽的慌乱袭来,即便经历过一次,却还是空落落的难受。

    看了眼周围是一片空旷的草地,他之前不心误入的森林已经不见了。

    他就那样静静的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半晌才缓缓起身,“又消失了么”夜刀神狗朗垂眸看了看自己修长有力的五指,面无表情的缓缓收紧。

    “我会找到你的无论多久”

    完,握了握身侧的刀,转身大步向着远方离开,翻飞的衣角在空中划过一道美丽的弧线。

    尊番外幻境后遗症

    吠舞罗里,一头红发的周防尊半撑着头静静的坐在吧台边看着八田他们玩闹。

    “他们真是有活力对吧。”草薙出云调好了一杯酒,推到周防尊手边。

    周防尊接过酒,不轻不重的应了声。

    草薙带着笑意看着他,像是想起了什么,有些欣慰的道“起来,尊好像有很久没有被噩梦侵袭过了。”

    周防尊的手一顿,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神渐渐幽深。

    就在草薙以为他不会话的时候,周防尊开口了,神色柔和了下来,嗓音低沉醇厚,“啊,是很久了自从她离开”

    “尊”草薙突然有些后悔提起这个话题。

    周防尊摆了摆手,起身,“我先上去休息。”

    他双手插到裤兜了,侧头示意了下便迈步上了楼。

    草薙出云叹了口气,自从学院岛回来,尊除了最开始几天脾气暴躁的不行外,那之后,竟然又奇迹般的平和了下来。只是,再也不能在他面前提起清水念消失的事。

    周防尊进了房间,翻身上床,一手屈起枕在脑后,望了天花板一会儿后,才静静的闭上了眼睛。

    他的生活,只有在清水念身边,才能得到平静。

    而现在之所以这么平和是因为,每个夜晚,他都可以重新见到她。

    清水念刚结束掉兽人的世界,便被黑屋赶场到了新世界。

    清晨的阳光投射进房间,她缓缓睁开眼,感受到自己躺在一张床上,坐起身来扫视了一眼有些陌生的古香和屋。

    这就开始了清水念表示没有人权呀以前不还有十天休息时间的么

    哒哒哒

    黑屋因为发现了以前世界遗留下的漏洞,所以利用这一次假期空隙让宿主前去修复。

    清水念怔愣了一会儿,还有漏洞是什么

    因为k同人世界使用过幻境的缘故,导致当时的使用对象每晚能够进入幻境,长此以往下去,极有可能穿透幻境来到其他世界。

    清水念表示有这么变态后果的除了k世界简直不做他想,而当时使用的幻境对象不就是周防尊么

    所以,她离开后,尊哥还每晚跑幻境里去

    清水念顿了顿,在心里跟黑屋交流道“那我要做些什么”

    宿主只需要在这里待满12时就行了,黑屋会自行进行修复。

    那还是挺简单的,清水念点了点头,打量了下摆放整齐的四周,结合脑海中的记忆,初步确定这个幻境还是当初那个避世族人所呆的地方。她跟周防尊也是从被婆婆收养的,两人关系向来很亲近。

    只是这里有些不同的是,没有伏见猿比古,而周防尊,成为了这一族的族长。

    回想完记忆后,清水念对于在这里圆满的呆一天有了把握。她掀开被子从榻上起身,洗漱完后走出房间,就看到一位两鬓斑白的妇人正在厨房忙碌。

    清水念上前两步,打招呼道“婆婆,早上好”着她凑近闻了闻,脸上的笑容瞬间带上了馋意,“好香。”

    看她这副模样,婆婆不由得笑着打断了她,“好了,快去收拾收拾桌子,等尊回来,就可以用早餐了。”

    “好咧”清水念欢快的应下,收拾好桌子后,帮忙把早餐端到桌上摆好。

    就在这个当口,门外一道身影缓缓靠近。清水念察觉到,转过身看清来人后,立时绽放了一个笑容,欢快的招呼道“尊,早上好。”

    门口着的人,高大的身形挺拔,俊朗深邃的面容有着十足引人的魅力。

    周防尊沉沉的眼眸看着面前的人一眨不眨,熟悉的笑容,眸色黑白分明,里面一切都是明晃亮堂的,眼底像是有璀璨的星光般明亮而灼热。

    真好,这是只属于他记忆中的,不具有任何烦恼,不为任何事所忧愁的清水念。

    他缓缓走近,顿了顿才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嗯,早上好。”沉沉的嗓音带着慵懒醉人的意味。

    婆婆也很快就过来,招呼着两人坐下,一起享用着早餐。

    过了一会儿,婆婆像是想起了什么,突然开口道“念,隔壁山田叔叔向我提起过你”

    “嗯”清水念有些不解的望过去。

    “一转眼,念也长大了呀。觉得山田叔叔的儿子怎么样”

    “啊”清水念看着婆婆一脸慈爱促狭的笑意,突然觉得自己被噎到了,“婆婆,不是,其实我”

    清水念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难道要她,只能在这里呆一天么

    她这副纠结的模样却让婆婆会错了意,“难道,念是有喜欢的人了么”

    另一边的周防尊在听到婆婆开始的话后脸色就有些黑了,此时脸色更是沉的能滴出水来。握紧了手中的碗一语不发。

    清水念被周防尊的脸色吓到,瞟了一眼顿了顿,弯眼笑道,“其实,现在的愿望,就是能够跟婆婆和尊在一起生活就很好了。”

    婆婆怔愣了一会儿,又像是领悟了新的技能,“看,我都忘了,你们又不是亲兄妹。”

    周防尊也直直的盯着清水念,眼神闪烁,神色竟然渐渐好转。突然,他放下碗筷起身,“我吃饱了。”

    清水念她刚刚了什么

    就这样,吃过饭后,周防尊就出去了。

    清水念百无聊奈的在房间里呆着,等到快下午的时候,他才回来。

    高大的身形定在她的身前,醇厚的嗓音带着些不易察觉的柔和,沉沉开口,“跟我来。”

    清水念还没反应过来,便被人拉着手腕走了出去。

    她有些疑惑的道“尊,我们要去哪里”

    周防尊没有话,只是拉着她一路向着村外走去。

    等到终于到了地方,清水念已经被眼前的美景怔愣在了那里。

    一望无际的碧绿草地,似乎连空气中都带着泥土青草的香味,湛蓝的天空中铺陈着一团一团轻薄绵软的云朵,远远望去,像是跟草地在远处连成了一片。

    微风吹来,清水念柔顺披散在身后的长发也微微飘动了起来,她不自主的闭上眼睛伸开双手,感受着清风从指间蹿过。

    “真美。”

    不知道周防尊怎么找到这样一个地方的,不过这一刻,似乎所有烦恼都随风吹走了。

    然而,下一刻突然响起的话语却让这一切的宁静惬意都消散了个一干二净。

    “结婚吧。”

    周防尊低低的嗓音带着慵懒的味道,醇厚的醉人。就这样淡淡的丢下了犹如炸弹般的三个字。

    清水念被炸的懵了会,安静片刻才猛然扭头去看他,却见周防尊一手插在裤兜里,红色碎发随着微风扬起,脸上慵懒的神色没有半分波动,但深邃的眼眸定定的看着她,让她想欺骗自己刚刚是在开玩笑都不行。

    “尊”

    我勒个去人生第一次被求婚这种事为什么感觉这么随便没有鸽子蛋没有玫瑰花连告白语都只有三个字么诶是不是重点错了话,她没想要结婚呀。

    看着她不明纠结的模样,周防尊不紧不慢的开口,“婆婆得对,已经长大了呀而且,你不是了想要一直跟我在一起。”

    “啊,可是”尊哥不要断章取义呀喂那是还有婆婆一家人幸福生活在一起呀

    周防尊却没有等她完,直接长臂一伸,将人揽进了怀里,然后低下了头来。

    蓝天,白云,碧草,微风。

    清水念木愣愣的感受着唇上粗粝韧性的触感,不算十足柔软,却带着不可抗拒的气场。

    唇齿交缠间,有低沉醉人的慵懒嗓音断断续续传出,“今晚月色很美”

    这样暧昧告白的话语,清水念有些发愣话,这还没到晚上了

    只是,想到再过一会儿就要完全消失,她也就咽下了到口的话语。

    你们,在那里,一定要好好生活下去。

    第二天,吠舞罗里,周防尊睁开眼,深邃的眼眸丝毫不像是熟睡醒来的人。

    他扫了眼周围熟悉的一切,眼神一黯,懒懒的起身,一手捋了捋头发。

    已经答应求婚了呀,那么,他很期待明晚的到来。关注 ”songshu566”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