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阿二中毒
    “我喜欢你!”朱琪儿完,说完死死的盯着张天佑的眼睛,张天佑顿时有些手足无措,眼睛都不知道看哪里,更别提看着朱琪儿的眼睛了。

    看到张天佑这幅表情,朱琪儿有些失落。

    “我知道你可能不喜欢我,但是我看见你的第一眼就喜欢你了,这应该叫一见钟情吧。”朱琪儿的语气有些低落。

    “你我不是同路人,你是朝廷的郡主,而我,只是一个江湖上的散人…”张天佑还没说完,朱琪儿打断道“我师傅说了,一见都不能钟情,见见都不能钟情!碰到喜欢的人就要勇敢的告诉他。她不希望我像她那样!”

    “其实,我也说不清楚对你的感觉”沉默了片刻,张天佑道。

    “砰!”外面一声巨响传来,随后便是哗啦哗啦石头滚动的声音。

    “砰砰砰”不远处传来刀剑相交的声音。

    “外面什么事!”朱琪儿道。

    “回郡主,是曾公子带来的人和三护卫在比斗!”门外人道。

    “不好!”说完,张天佑起身朝外走去,朱琪儿紧随其后。

    只见小院围墙外,阿大与之前见过的鹰三在激战,两人周围剑气纵横。突然,在两剑再次相交后,二人同时腾空而起,忽上忽下,谁也不肯退让!

    “阿大住手!”

    “鹰三快住手!”

    二人听到叫停声,同时退出战圈。阿大刚回到张天佑身边,小四立刻过来道“大哥,你没事吧!”

    “我没事!”阿大柔声道。

    “哈哈哈哈,曾兄身边果然是人才济济!”鹰三脚刚落地,其身后的拐角处,朱允炆和鹰四走了出来。

    原来,朱允炆听到门卫说张天佑前来,特地赶来看看。正巧发现阿大和小四在院子里参观,自己停住脚步,让阿三出手以捉拿擅闯者的名义与阿大交手!眼看张天佑和朱琪儿出来,自然不能再在角落观战,顺势走了出来。

    “朱公子。”张天佑招呼道。

    “二哥,你怎么才来啊!”朱琪儿道。

    朱允炆向张天佑点头示意,随后道“哎,全无用在江西组织白莲会,密谋造反,被线人察觉报奏朝廷。目前明教余孽未除,又出这事,不知如何是好!明日,我即率人乔装先去江西,试探情况!”

    “全无用…这个全无用是什么人!”张天佑道。

    “听说是福建将乐人,出身少林,武功高强,此人很是神秘,我对他也不是很了解!”朱允炆无奈道。

    “那…”

    “小王爷,小姐,门外有个人自称小九的来找曾公子,说是有急事!”这时,一个门护卫快步走了过来道。

    “是小九来了,应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小四道。

    如果不是比较重要的事,小九是不会来找人的,毕竟出来时已经跟他们交代了,想到此处,张天佑本能的看向朱琪儿。

    “你有什么事就先去忙吧,不要耽搁了”朱琪儿看张无忌看向自己,顿时觉得有些许甜蜜!反正我的话已经说完了,已经表达了,你要走就走呗。

    “那…朱公子,朱小姐,在下先行告辞!”张天佑抱拳道。

    “好,如此,我就不多留曾兄了。来人,送曾公子!”朱允炆同样抱拳道。

    朱府外,小九焦急的等着,左手搓右手,来回走动,似火锅上的蚂蚁!见张天佑出来“少主,你快去看看二哥吧,他…”

    “什么!”说完不等小九说完快速向客栈飞去。

    客栈内

    “道长,我二哥没事吧,到底怎么回事啊!出去的时候还好好地!”看着躺在床上面色发黄,嘴唇发黑的阿二,阿三急问道。

    “他中了毒,我也只能用真气暂时压制住毒性”道长道。

    “都是我不好,他是为了救我才中的毒!”一个少女哭道。

    “诗诗,不要自责了,我会想办法的!”少年轻搂少女的肩膀道。

    “阿二怎么了!”张天佑推门而入。

    “曾兄?是你?”

    “沈兄?”

    原来,客房中的少年乃是刚刚辞别不久的沈家沈森,道士乃是张中。

    “不要担心,他中了毒,暂时没有生命危险”张中道。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张天佑道。

    “就在刚刚,二哥说去给三哥抓药,等回来时就这样了!”小九道。

    “这位是我的未婚妻诗诗”沈森介绍道,“我和诗诗闲来无事,出去逛街。本来是件很开心的事,不料碰到个纨绔的公子,看中诗诗美貌,意图对诗诗不利。张中先生出手制止,跟他的四个手下打了起来。正巧这位兄弟路过,出手相助,没想到他们逃跑时却释放暗器!”

    “这种暗器入体及化,乃是蜀中唐门的‘春风化雨’!这个纨绔应该是唐门门主的侄子,唐灿!”张中解释道“素闻唐门门主的侄子唐灿是个纨绔,为人高调,不学无术,贪恋女色,看来所言不假!他既然在大都,看来必是有唐门的高层也在大都!只是不知,所欲为何!”

    “蜀中唐门!我们即刻动身前往唐门,索要解药!”张天佑恨道。

    “好!”小四等人赶紧收拾行李,准备启程。

    “曾兄莫急,他们既然现在还在大都,要找到他并不是难事!我已放出话去,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找到他们的落脚点!到时再去不迟!”沈森道。

    ……

    大都角落,一个安静的院子内!

    “没想到这么不顺利,一个小娘子你们都搞不定!”

    “公子,内两个人太厉害了,我们根本不是对手啊,能跑出来就不错啦”

    “是啊”一人附和道。

    “一个个的要你们什么用!”

    “灿儿,是不是又惹事了!”一中年推门而入。

    发火的少年正是唐灿!

    “爹!我没有!”唐灿狡辩道。

    “还说没有!我太了解你了!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在外给我惹事!我们前来大都,是有重要的事办,不可节外生枝!”中年呵斥道。

    “砰”

    “已经生枝了!”

    门被一股强大的内力一掌击的粉碎!

    里面的人全都吃了一惊!不,是震惊!一是没想到找来的这么快,二是没想到对方竟然还是块铁板!

    “在下,沈家,沈森!”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