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欧阳蓝
    “不错!武林至尊,宝刀屠龙,号令天下,莫敢不从!”欧阳长生手持屠龙刀,轻划两下,横刀于身前。

    张天佑虽久居冰火岛,常伴父母十数年,却从未听父母提起过屠龙刀之事,倒是一派淡然。可是张中、沈万三和狂却尽是了解,二十年前屠狮大会之后,金毛狮王谢逊皈依三宝,屠龙刀最终归属明教教主张无忌!

    不想今日却出现在这里,如何不震惊诧异!

    难道竟是铁血山庄从张无忌手中夺得?

    怎么可能!

    且不说张无忌多年来渺无音讯,无人知其所居。便是其武功声望,何人敢从其手中夺刀!

    沈万三注视着宝刀,开口道,“相传这把屠龙宝刀,于二十年前落在当时明教张教主之手,不知欧阳兄从何得来?”

    一旁的张天佑,心中咯噔一下,似乎有些模糊的事逐渐明朗。

    欧阳长生将目光移向沈万三,又看了看旁边的四人。

    “当年此刀的确落在张教主之手不假,可是张教主终是超然物外之人,并无逐鹿之心,特将此刀赠予当今圣上,圣上得此屠龙宝刀,号令天下,最终复我汉人江山!”

    “如今,江湖风云再起,更有大批西域高手乱我中原武林。圣上特亮出此刀,唯盼一能者居之,率领群雄,威慑四夷!”

    “所以,铁血山庄特召开此武林大会,聚群雄于此,希望合欧阳、沈家、以及飞刀门三家之力,壮大声势,与各派共同推出一位武功智谋兼备之人,统领群侠!”

    沈万三听到这里,微微点头。欧阳长生所言之状况沈万三也早有耳闻,近些年来,中原武林与西域摩擦不断,虽无太大浩劫发生,却隐隐有一种阴谋的味道,似乎在酝酿着什么!

    张天佑在一旁听着,一阵云里雾里。既然飞刀门大力支持武林大会的召开,为何还要围袭参会之人?

    “为中原武林,我沈家义不容辞!只是沈森心中一直有个疑团,还请欧阳庄主告知。”沈森见自家老太爷点头,应下此事,不过重点是那一句。

    为中原武林。

    欧阳世家既属朝堂,对沈家当年之事必然了如指掌,甚至参与其中也无不可能。

    “呵呵呵,你心中的疑团,想必是我和上面的关系吧!?”欧阳长生呵呵笑道,“既然小侄问起,我便坦然相告。不错,我欧阳世家立足武林,确有朝堂因素,我有一子,名为欧阳伦,想必诸位早已知晓。”

    欧阳长生看了看众人,接着说道,“伦不擅武功,偏爱文墨,有幸得安庆公主垂青。洪武十四年,安庆公主终于下嫁我欧阳世家!”

    欧阳长生看着沈森等人不再说话,说到这里,相信不用再说下去了。

    众人心中疑团终开,原来有这层因素在里面。

    难怪欧阳世家崛起如此之快。

    怪不得屠龙刀在其手上。

    “所谓为国为民,侠之大者!此番武林大会,一为同气武林,二连江山社稷。古往今来,在我欧阳长生看来,唯郭靖郭大侠,足堪这个‘侠’字!”

    说到这里,欧阳长生身边一副低头欲睡模样的洪震突然抬头看向门外。

    随即众人也察觉,纷纷扭头看去。

    嗯?

    什么人?

    竟然直闯山庄总部!

    远远的,一个蓝衣倩影,似乎还有些焦急、期盼、激动,匆匆向这边走来!

    对于这个直闯总部的女子,欧阳长生脸上浮现出高兴,有心痛,亦有一丝丝亏欠!

    不多时,蓝衣女子踏入大厅,先看了看众人,最后目光看向沈万三随后望向欧阳长生。

    “爹!”蓝衣女子开口道。

    蓝衣女子窈窕身姿,脸色虽略显苍白,却是一位丽人无疑,清冷的目光看着欧阳长生。

    “蓝儿!”欧阳长生极力克制,却盖不住微微颤抖的声音。

    欧阳蓝!

    七年了!整整七年!把自己关在房中七年的她,终于踏出房门!

    这是自己唯一的女儿,最疼爱的女儿。

    小时候一直缠着自己,跨坐自己肩头的小丫头。

    如今却是如此的冷漠!

    当年的事,到底是对是错!

    “爹,听说你召开武林大会,今日更邀请沈万三沈老爷子前来。”蓝衣女子开口道。说着在众人的目光注视下,走向沈万三,面对着沈万三竟然深深地鞠了一躬。

    “小女欧阳蓝,见过沈老爷子,祝老爷子身如松柏!”欧阳蓝温声道,温顺乖巧地看着沈万三,极是亲近。

    沈万三慌忙起身,自己细细琢磨,怎么也想不起与这个女子有什么交集,绝对是第一次见面,怎么突然向自己如此示好!

    欧阳长生也是目瞪口呆,怎么……这是什么情况?自己可是清楚知道,她已经七年足不出户!

    “怎么!三爷,这是什么时候的事!?”狂瞪着眼睛,来回在二人身上转动,甚是暧昧,显然某人想歪歪了。

    欧阳长生的眼神瞬间眯成一条线,死死地盯着狂。

    这狂徒,真是不知死活,什么都敢想,什么都敢说!

    十位堂主集体站起!

    “想什么呢!你这呆货!不得胡言!”沈万三对着狂厉色道。

    “额,呵呵,对不住,对不住。欧阳庄主,是俺想歪啦,俺向你道歉。”狂见沈万三厉色,知道自己又要闯祸了,慌忙赔礼。

    狂这一生,不服任何人,更不惧任何人,却唯独对不会功夫的沈万三服服帖帖。

    欧阳长生看着狂良久,气氛一度剑拔弩张!

    欧阳蓝见此,知道自己太过亲近沈万三引来某人误会,快步走到欧阳长生身边,拉着胳膊道,“爹,那人口无遮拦,不必和他一般见识。”说着看向狂,伸出玉指道,“你这狂徒,知不知道自己错啦!”

    “嗯嗯,俺知道啦!”狂瞪着眼,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狂说完,自己就蒙了。

    嗯?自己怎么这么乖巧啦,这么听她的话了!

    真是丢死人了!

    欧阳长生见女儿挽着自己胳膊,一股温柔袭来,怒气登时全消,看着欧阳蓝一脸的溺爱,真真是久违的感觉。

    我的宝贝女儿。

    “我与沈老爷子素未蒙面,不过感于其此生作为,心生敬慕,仅此而已!”

    欧阳蓝霸气地看向在场众人,宣示立表!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