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六派遇袭
    临近大会,整个cd城鱼龙混杂,几乎天下所有的正邪门派,大小帮会,甚至一些退隐的老江湖也慕名而来,三五成群或零星散人遍布大街小巷。

    这段时间以来,各派大大小小的战役数不胜数。

    邪魔外道、三教九流之辈,打打杀杀自不必说,一言不合就刀剑相向。一些所谓名门正派,打着正派的旗子,却在做着下作的勾当。

    山庄大厅中,正在议事的众人,被一声急促声打断。

    “报!”

    远远的,一名红衣侍卫单膝跪拜。

    “进来!”

    “报庄主,cd东南西北四门,六大派前来参会之人,均遭遇不明势力不同程度狙击。”

    “什么!遇袭?”欧阳长生死死地盯着侍卫,其余人也同时看着他。

    “是的庄主!其中,昆仑派掌门凌御风率门下弟子,在距离西门五里处遭遇截击,目前已突围!”

    “峨眉静空师太率众自南而来,目前只遭遇轻微抵抗,于城南三里处落脚!”

    “崆峒与华山两派汇合于城北十里处,正遭遇惨烈厮杀,拦截之众口喊‘白莲花开,弥勒降生!’,疑与白莲会交手!”

    “哦?”听到这里,欧阳长生轻哦一声,显然没有想到白莲会,一旁的洪震也是微微睁眼,不过很快又眯了起来。

    沈万三消息灵通,早已听闻白莲会之事,不过还是表示很诧异。白莲会密谋造反,却不惜与崆峒、华山等武林大派结怨,却又何意?

    张天佑一路,与白莲会也有交手,甚至伤在那位黑衣人手上,此处再听白莲会,一阵心有余悸。

    张天佑看向沈森,正巧沈森也将目光看了过来。

    二人的脸上都有些许疑惑!

    当日,杨逍突现,击退黑衣人后,曾言道黑衣人便是以欧阳世家的名义发放的英雄贴。如今白莲会却又围袭参会的崆峒、华山两派,这岂不是相互矛盾?这件事,当真越来越扑朔迷离!

    见自家庄主不再说话,红衣侍卫接着道,“城东十里,少林戒嗔大师与武当俞二侠、殷六侠率众同来,路遇西域高手,激战正酣!”

    听到这里,张天佑轻啊一声,险些叫出声来,急道“少林、武当同为武林中的泰山北斗,西域何人胆敢如此?”

    “是啊,少林武当名声在外,高手如云,西域何许人胆敢同时挑战这两大派系?”一旁的欧阳蓝虽久居闺中,却也听闻这六大派,更对少林武当如雷贯耳。

    “不管是谁,大会尚未开启,便遭遇如此变故,当真无视中原群豪!当真不将我铁血山庄放于眼内!”欧阳长生厉色道“十堂主!”

    “在!”

    “即刻带人前往城北,支援崆峒、华山两派,但遇白莲会之人,不问是非,拔剑便杀!”

    “是!”

    十堂主说罢,起身踏门而出。

    “沈兄,我们便去会一会西域的高招!?”欧阳长生看向沈万三。

    “嗯,好!”沈万三也很想见一见,挑战少林武当的乃是何许人。

    城北,崆峒与华山两派,仍在与白莲会厮杀,双方死伤惨重。

    崆峒派掌门人齐连山挥舞重拳,七伤拳的威力已发挥至极致。周围拳劲横飞,乱石激起,每每出拳,必有大批人倒下,但是如此拳劲,极尽耗费内力,绝非长久之计!可是此即,已然顾不得那么多!

    华山派掌门人穆长河亦进入忘我状态,三清剑法出神入化,周身剑气纵横,稍之既死,寻常高手根本近身不得,却也太过消耗内力!

    而白莲会众恍如活死人一般,前仆后继,悍不畏死,真真是杀不尽,斩不绝!

    太多了!

    杀死一波,又冲上来数波!

    不多时,但见前方红影乍现,似是数位高手联袂而至。

    齐连山与穆长河见前方来人并无相识,料想必是白莲会中高手已到,一股无力感渐渐滋生。

    自己二人久战人海,长久拼杀,几近油尽灯枯,如何抵挡前来的高手!

    不料下一刻,混乱的人海厮杀中,数批红衣人来回穿梭,见到白莲会之人便杀。二人恍如见到救星一般,带着众弟子向红影方向突围而去。

    来人正是铁血山庄十位堂主,带领各自堂口之人前来驰援!

    城东,想象中的混乱厮杀场景并没有出现,但是惊险程度却罕有其匹!

    少林、武当众人一字排开。在少林武当对面,竟一共只得四人,其中二人长相怪异,却非中土人士。

    在武当众人前方空地,一人正在盘腿调息,另一人执剑立于其侧!调息的赫然正是武当六侠殷梨亭,立于其侧的,便是武当二侠俞莲舟!

    对方中一名异服男子亦如殷梨亭一般,席地调息,便是此人与殷梨亭刚刚进行了一番激战。

    两败俱伤!

    场中却是两位僧人正在比掌!一位身披粗布袈裟的老僧,正是少林派戒嗔大师。另一位却是一身灰布衣,长相与中土人士分明不同的异族老僧,此人眉毛花白,胡须却浑黑,端得怪异!

    二人周围掌风凛凛,稍有不慎,便是万劫不复!前前后后,已拼得百余回合。两方人马都在紧张地关注着场上的二人!

    便在这时,欧阳长生等人已经赶到,负手立于一侧,静观其变!

    双方已注意到来人,看了一眼后,便再次关注着场上的比斗。场中二人,虽早已察觉到有人到来,却无暇分心,连看一眼的时间都不足。

    “喝!千手如来掌!”

    戒嗔大师一声暴喝,双掌登时化作无数掌影击向对方,对方见此掌法,及时向后飘开数丈。

    “龙象般若功!”

    “砰!”

    掌风相对,二人皆是须眉飘起。一瞬之后,同时向后震开。

    异族老僧被震开四步,终止住后退之势,戒嗔大师却是一退数步,直至撞断背后柳树,才止住后退之势!

    但见异族老僧一身灰布衣已破乱不堪,双掌不住颤抖,戒嗔大师嘴角渗血,手掌青筋暴出。

    “阁下掌功之强,老衲佩服!”半响戒嗔大师终于开口道。

    “大师内功深湛,慈悲之心令人钦佩!若非大师撤回三分力道,胜负尤未可知!”异族老僧缓缓开口。

    原来戒嗔大师使出‘千手如来掌’,用意乃是逼退对方,令双方暂且收手。不意对方竟然硬接了此掌!

    戒嗔大师怕掌力伤及对方性命,拼着自己受创,收回了三分力道!

    不过,戒嗔大师此际已知,便是自己不收回内力,结果亦如对方所言,胜负乃属未知!

    “哼!同样是出家人!戒嗔大师慈悲心肠,你却一心求胜,单凭这一点,你就已经输啦!”早已赶来,站在一旁的欧阳蓝怪声怪气道。

    异族老僧先是一愣,随即看向这边,最后看着欧阳蓝,呵呵笑道,“这位姑娘便是欧阳蓝吧?”

    “你知道我?”欧阳蓝瞪大眼睛,简直不敢相信。

    “老衲对铁血山庄,亦有几分了解,不足为奇!”异族老僧道。

    欧阳长生身边,大总管洪震看着异族老僧,缓缓开口,“不知大师如何称呼?”

    在场众人,几乎都是江湖上的前辈名宿,对武林中能人异士知之甚多,即便是外族中人,也必闻其名。

    听到洪震此问,尽都看向异族老僧。

    “老衲鲜露江湖,说起来,这还是第三次踏足中原!”老僧一一看向众人!接着道“哈密国护国法师——布拉多!”

    一旁的洪震闻言,瞳孔微微一缩!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