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武林大会 九
    战天久战不克早已心态烦躁,如今见张天佑主动出手,似是真个拼命一样,登时乐开了花。

    见张天佑袭来,呼的一掌便迎了过去!不过始终心中无底,这一掌并未用尽全力,仅仅用了七分内力!

    “啪!”

    两掌刚刚相对,张天佑便猛然发力,磅礴的内力喷涌而出!

    战天的须发同时向后飘起,瞳孔登时放大,显然没想到张天佑真的一改之前触之即退的打法。

    战天左脚猛地向后一跺,竟然将脚印在了台面里,这一脚既抵住了张天佑浑厚的掌力,同时令战天再次发力,二人一时间僵持不下。

    竟是与之前的俞莲舟大战战天的情形一般无二!

    群雄无不心惊胆战,更是疑惑重重,明知战天的‘摧心掌’可能伤及自身,却仍旧与之硬拼。

    这少年不是人傻了就是当真有破解之法!

    战天也是心中疑虑,自己这‘摧心掌’本身便厉害无匹,更兼掌力中蕴含着催心之毒,这少年为何还要硬接,莫非有所凭恃?

    布拉多在台下同样不解,只是紧紧盯着擂台上的二人,丝毫不敢分心。

    只片刻战天突然一愣,不敢置信地看着对面的张天佑,此刻他终于明了为何张天佑会如此!

    原来,张天佑在听了杨逍对战天的喊话后,已猜到乾坤大挪移或许可以转移对手掌中之毒,便大胆一试!

    结果果然不出所料,张天佑心中暗喜!

    战天急忙猛力推掌,料想倘若张天佑撤掌,自己便可及时退走;就算其同样发力抵挡,自己亦可借其力顺势向后退去。为今之计,唯有暂避其峰了。

    本来战天的想法,放在别人身上都是正确的,可他的对手偏偏是张天佑!

    张天佑见战天猛然发力,面对其浑厚的内力并没有选择撤掌或抵挡,而是做出了一个大胆的举动!

    只见张天佑顺着战天的掌力,提手一扬,左手荡开战天右掌,竟然一个太极涡旋缠住了战天右腕,右掌粘着战天左掌拖拉扯拽!

    “武当‘拂臂手‘!”殷梨亭不知何时已经看向台上二人的打斗,见张天佑借势缠住战天右腕的手法不仅脱口而出。

    ‘拂臂手’,武当最基本的掌法,普通门下弟子便可钻研,讲究的乃是借力用力、离锋避气!

    殷梨亭没想到,武当最基本的‘拂臂手’在张天佑手里竟能用到如此淋漓尽致!要知道,他的对手可是一位武功高强且心辣狠毒之辈,稍有不慎便非死即伤!

    一旁的杨逍强忍激动,别人或许不明其中之精秘,可是他却非常清楚。‘乾坤大挪移’练至高层,便可粘住对方掌力,对方本无破绽便制造破绽,进而一击制胜!

    朱雀门主眯起双眼,脑海中浮现出当年的那场大战,那个人便是以一人之力粘住对方三人掌力,令对方无人可以抽身而出。

    何其相似!

    布拉多也是眼冒精光,一瞬也不敢眨眼。

    擂台上的二人仍在纠缠,战天好似疯魔一般疯狂发掌,却始终伤不得张天佑分毫。

    战天的左掌被张天佑粘住,竟似有一股强大的吸力令自己一直挣脱不得,却是右掌频频发力,奈何自己的右掌更似被对方牵着走一般,频频落空!凛冽的掌风四处荡漾,忽而击向地面,忽而长击高空,又或者击向台下人群!

    群雄但凡见到战天掌力击向自己这边,毫不抵御反而纷纷避开,唯恐被对方掌中之毒所伤!一时间,战天掌力所至,群雄纷纷退避!

    张天佑正是大胆将乾坤大挪移与武当太极功相互融合,没想到竟有如此神效。

    见对方招法上逐渐凌乱无章,张天佑的右掌粘着战天的左掌猛然一拽,战天的身子登时跟着前倾。

    便只一瞬,张天佑的左手一个太极回旋,将战天的右掌引向他的前胸,“砰”的一声,竟是战天击向自己的胸口,战天一口鲜血卡在喉咙处。张天佑左手化掌,运足内力紧随而至!

    “噗!”

    战天再忍不住一口鲜血喷出,而本该倒飞而出的身子被张天佑右掌一带再次拉了回来,张天佑随即撤回一直粘的对方的右掌,双掌齐出击向战天胸口!

    “小子尔敢!”布拉多厉声道,同时身子一动向张天佑而去。

    张天佑早已起了必杀的决心,哪里会被布拉多干扰,双掌重重地轰击在战天胸前!

    “咔嚓!”碎骨裂脏声传来,战天还来不及呻吟一声,便昏死过去倒飞而出。

    而这时,布拉多的掌力已于数丈外而至,武功之高,掌法之强令人震惊。

    “师傅!”朱琪儿见张天佑危机吓得急喊一声,猛的转头,却见朱雀门主无动于衷。

    没有人注意到此刻她的双脚不知何时已经点起。

    但见离张天佑最近的杨逍和向天行同时跃起,却是分射两方。

    杨逍正落在张天佑身前,抬头凝视布拉多!

    而向天行则斜刺里双掌齐出,伴随着龙吟虎啸般,一招‘降龙十八掌’中的‘或跃在渊’已出,迎向布拉多澎湃的一掌!

    “砰!”

    “哇!”群雄目瞪口呆,两人强劲的掌风震的数丈外的众人呼呼刺面。

    向天行后发而至,掌力却极尽强悍,登时将布拉多挥出的掌力化解殆尽。同时身子晃动不稳珊珊落下,双脚才一落地,但见布拉多的身子虽在空中一滞却再次夹杂着压天气势扑面而来!

    向天行双手上划弧,猛然前推,又一招‘亢龙有悔’紧随而出,而这时的布拉多已至向天行身前,借着前冲之势悍然出掌。

    “砰!”

    两人再次相对,空气中竟发出噼噼啪啪的爆裂之声!布拉多的身子猛地一颤,摇摇晃晃倒退三步。向天行则凌空向后翻转而去,“噔”地一声落下,双脚之下的台面,竟现出轻微裂痕。

    全场寂静。

    欧阳长生身边的洪震震惊之余,心道:“如此便是把布拉多留在中原,又有何难!哈密国师,又何足道哉!”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