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楼
    唐中正一路疾驰向唐门赶去,整个人心神不宁,心中更是翻起惊涛骇浪。这十多年来,自己鲜露江湖,唯一公开露面的一次,便是十年前挑战天下各派之时,而那一共才两个月的时间,仅此而已!

    这个人竟然轻易地认出自己,自己可以肯定的是,之前决未与此人见过面!还有,以自己的眼力,竟然没能看清他的容貌!

    只是因为他那诡异的身法!

    快!太快!快的可怕!

    江湖上何时出现过这么一号人物!这样的身手,绝不应该是籍籍无名之辈,可是自己将江湖上的名人异士想了个遍,均无一人对的上号。还有那个年轻的小辈,一掌震断一名一流高手的手臂,年纪轻轻已有如此功力,简直无法想象!

    唐中正思虑万千,终于还是放下此事,专心回府。心道:唐门之中一定出现变故,否则自己的行踪绝不会被他人知晓。看那群人的样貌装束,似乎是蒙古人,莫非门下有人与鞑子勾搭?

    唐中正想到此处,再次加快脚力,很快便消失在远方。

    张天佑见唐中正走了良久,也不知那神秘男子是否还在,终于开口道:“前辈?不知前辈可还在?”

    “嗯。”

    张天佑“啊”地一声,急忙向后转去,发现那神秘男子竟在自己身后七八丈外,登时寒毛竖起,不禁心头大惊:幸好这位神秘的高人并非恶类,否则他若趁势偷袭自己,自己又有几层把握活命呢?

    神秘男子平静地看着张天佑,似乎看出他心中所惧,哈哈一笑道:“其实以你现在的功力,若说在三丈之内无声息地伤到你,当世恐怕无人可以做到!”

    也不知张天佑心中在想些什么,他只是怔怔地看着男子,尴尬地一笑:“前辈谬赞了,晚辈自然知道自己的斤两。”

    张天佑说的本是实话,他哪里知道自己目前的武功境地,更不知道如今的他在武林中更是鲜有敌手。

    只是面前的神秘男子想当然地以为张天佑是在谦虚而已。

    神秘男子看着张天佑一愣,随即更是敞怀大笑。

    “好,哈哈哈,好!好!”

    男子连道三个“好”字,顺嘴道:“当今武林,功力能够达到你这般境地的后进,在见到你之前,只有北平燕王府里那一位而已!”

    “北平,燕王府?”也不知为什么,张天佑心中嘀咕了一句,更是默默记在心里。

    “好啦,要不要接掌明教,是你的事,该说的能说的我都已经说了。张小子,我们还会再见的!”男子神秘一笑,再不给张天佑说话的机会,说完这句直接闪身离开了。

    张天佑这才反应过来,捶胸顿足,急忙大喊道:“前辈!前辈!还请前辈告知名讳啊!”

    张天佑无比懊恼,这么久了,自己竟然不知道他是何人,姓甚名谁!

    “第一楼!”密林深处,神秘男子的声音远远传来。

    “第一楼?”

    张天佑静望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喃喃道,良久,终于还是离开。

    待到张天佑回到住处,其时早已是深夜,可是他的房间却是亮的格外明显。

    “这么晚了,天哥到底去了哪里?哎呀真是急死了,也不知道怎么样了,会不会有危险?”

    远远的,便已听到朱琪儿的声音,张天佑心中一暖,赶紧加快脚步。

    “我回来啦!”张天佑走进房中,登时目瞪口呆。

    因为眼前的场面,实在太过震撼!

    只见本就不大的房间,几乎人满为患。左边最上首端坐着二人,正是武当殷梨亭与初愈伤患的俞莲舟。其下一人更是让张天佑一惊,竟是早已有过一面之缘,不知是不是自己舅公的殷野王!

    不知他何时到来。

    在往这边,杨逍、韦一笑、彭莹玉、冷谦、周颠依次而坐!

    而自己的一干小兄弟,尽数站在对面,一个个谨慎的紧,朱琪儿和小四两个姑娘还在各种斟茶倒水。

    见张天佑进门,一群人登时站起,直勾勾地看着少年。

    “张天佑见过太师伯、太师叔、舅公还有各位前辈。”张天佑看着屋内的架势,微微一笑,小心翼翼地说道。

    众人如今听得张天佑此话,一时间竟集体愣在那里。只是静静地看着张天佑,而各人的表情却不尽相同。俞莲舟、殷梨亭目不转睛,眼圈泛红;殷野王更是强抿嘴巴,一脸的傲娇;而杨逍等人则是笑意盎然。

    见张天佑走近,殷野王快出两步,一把拉住其胳膊,歪着脑袋细细地看着,随即拉着张天佑向各人走去。

    只见殷野王左手仍是拉着张天佑不放,右手比划着他,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看着面前的俞莲舟、殷梨亭半天,终于挤出两句:“看看快看,像不像无忌那孩子!?”

    众人还未搭话,一旁的周颠抢先说道:“是挺像,不过更像他娘那妖女!”

    众人一脑门黑线,对面的几个小家伙更是齐齐怒目而视,大有一种一言不合大打出手的架势!

    周颠见状,急忙解释道:“呃呃,我的意思是,他像他娘一样是妖艳的美女!”

    这次张天佑更是无语,自己可是堂堂男儿身,怎么就被说成是女子了!

    韦一笑赶紧道:“周颠说话颠三倒四,张公子无需在意。”

    “对对,就当我刚才放了个屁!”周颠插了一句不再说话。

    张天佑也不理会,急忙请众人落座。当年,张无忌消失之后,整整十六年毫无音讯,如今见其子自是百问如潮,众人七嘴八舌,张天佑一一如实回答,无一相瞒。待到众人一顿问东问西、家长里短之后,天已微亮。

    张天佑这才提起昨夜之事,待说到神秘男子之时,众人大惊。

    俞莲舟更是不禁脱口:“那神秘男子所说的整个武林的浩劫!也不知他所指为何!”

    众人纷纷摇头,无人知晓。只听杨逍道:“不知那男子是何许人也,张公子可知否?”

    杨逍此问,正是问出众人心中疑虑。张天佑见状微微摇头,忽然道:“啊对了,那神秘男子临走之时,曾提起‘第一楼’!”

    “第一楼?这是什么势力?”

    众人均是疑惑的摇着头。

    “不知道,没听说过!”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