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 战
    “什么!沈老爷子没事吧?”张天佑闻言一惊,沈家乃是江湖上数一数二的世家,巴图远来中原何以敢冒犯沈家?

    “三爷没事!目前三爷已经放出集结令,家中好手正在相继赶来,预计第一批最快也要在两个时辰后抵达,现在你们来了,我们也不必那么紧张了!”狂咧着嘴说着。

    张天佑知道狂的紧张并不是因为怕死,只是怕沈万三有任何闪失,毕竟敌人在暗处,而他自己要时刻守在沈万三身边不能主动出击。

    “走,三爷目前在内堂休息,我带你去见他。”狂看着雪儿已经安顿妥当,拉着张天佑向外走去。

    二人才一踏出房门便同时止住脚步。因为他们二人已经同时感觉到,在高墙大院之外,正有大批的人马慢慢向这边靠近。二人对视一眼后相继向西南看去,只见高耸的院墙之上,已站着十多个人,领头之人赫然正是巴图。

    十三太保已经折损其一,张天佑挨个看了一下,一、二、三……不算巴图正好十二个人,竟然全部到齐!

    高墙之上的巴图看着与狂站在一起的张天佑,脸上的愤怒之色越来越重。

    “臭小子,想不到又在这里碰见了你,这一次你插翅难飞,就陪着沈老头一起去西天吧!”巴图说完直接向张天佑射来。

    “那就要看你有没有这个能耐了。”张天佑眯起双眼,右腿一跺直接迎了过去!

    与此同时,禁闭的大门应声而破,无数的人马涌了进来。院内各角落数十护院同时亮出兵刃直接扑了上去,悍不畏死。

    顿时杀声震天。

    “老幺,你和小不点在这里守着雪儿。”阿大说着提剑而上,身后一干兄弟紧随着加入乱战之中。

    老幺听着阿大的一席话,一股暖意油然而生。这位向来严肃的大哥,真的非常照顾自己,知道自己不擅武艺,强行将自己留了下来。

    战圈之中,张天佑与巴图的搏杀尤为严重,两个人就像有深仇大恨一样毫不留情,天上地下你追我赶,周身劲气纵横,旁人根本无法近身。

    一个空档间,但见巴图双臂平展虚空划圆,几个动作下来周遭空气噼啪作响。张天佑感受着巴图空前气势不敢大意,双掌合十交叉,沉肩坠肘,一招‘气吞山河’迎了过去。

    “砰!”

    二人周围顿时人仰马翻,瓦烁飞起。

    在这一记激烈的比掌之后,两人终于各自被震开数丈。

    相对于院落之中的杀声四起,还在内堂之中的沈万三淡定地喝了口茶,对着身边似管家模样的老者说道:“老陈,我们出去看看!”

    沈万三口中的老陈,乃是当年陪着沈万三一同打下基业的十大元老之一,也是这座沈家分院的负责人,陈辰。

    陈辰急道:“家主,万万不可呀。您要是有什么闪失,老陈我万死难赎!”

    沈万三自然明白陈辰的心意,呵呵道:“老陈啊,金钱美女、荣华富贵咱们都有了,大起大落的人生也都经历过,此生早已足矣,所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沈万三说完,不等陈辰回复直接推门而出,陈辰看着家主的背影百感交集,抿嘴快步跟了上去,就那么与沈万三悠哉悠哉的走着。

    混战还在继续,狂的一双板斧不知何时已经亮个出来,就像砍瓜切菜一般将身边的敌人砍成了肉酱。十三太保见狂太过勇猛,当即抽身三人将其围住,狂没有丝毫惧意,硬是压的三人透不过气来。

    沈万三看着狂,一脸的欣慰。自从他跟了自己,这十多年来一直不离不弃,没有心计只有守护。印象中这还是他第二次亮出板斧,还记得上一次是四年前他遇到痴的那一刻,两人斗的不可开交。也就是从那一刻起,‘左痴右狂’成了我的左膀右臂!

    “三爷,你特么怎么出来啦,这里危险!姓陈的,老子回头非活剐了你不可!”

    狂看到沈万三出来,一下就急了。自己曾经嘱咐过陈辰,叫他守着老爷子千万不要出来,如今竟然当自己说的话是放屁一样!

    沈万三听着狂的粗言秽语,没有生气反而心头一暖。精檀制成的手杖猛地一顿,扬声道:“凡我沈家子弟,绝没有贪生怕死之辈!一定不可折了我沈家的声望!今天,老头子我就与大伙同生共死!战!”

    “同生共死!战!”战圈中的沈家卫士同声高呼,顿时战意大盛。

    张天佑看到沈万三也是心头一惊,待听到沈万三喊话之后不得不心中钦佩。

    看到沈万三现身而出,与张天佑大战的巴图心中一喜大喊道:“先杀沈万三!”

    得到巴图命令的两名太保当即挣脱沈家护院的纠缠,径直向沈万三而来。

    狂看着对方两名高手直接奔向沈万三心头大急,一双板斧直接掷出,只见板斧在空中不停旋转,纵横交错,竟然同时困住了自己的那三名对手。

    只一瞬,狂的大脚猛地一跺,硕大的身躯竟后发先至来到沈万三身前,而两名太保的利剑接踵而至。

    狂来不及多想,双手猛然伸出分别攥住对方利剑。只见他牛眼一瞪,大吼一声,竟然无视自己染血的双手,硬生生将手中之剑折断。紧接着一个回旋拍出两掌,啪啪两下重重击在两名太保胸前。

    这边两名太保才被击退,之前围住狂的三人又已经到来,各个剑指自己身后的沈万三。

    此时的张天佑抽身不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狂陷入危险的境地。

    狂看着迎面而来的三人,心下打定主意:以双手挡住左右两剑,至于中间的第三剑或要用身体来挡了!

    正待动身而为,却听左右风声乍起,两道熟悉的声音传来。

    “狂兄莫慌,我等来也!”

    只见左侧一人手持长臂弯镰钩,瞬间钩住一剑向外拖甩;右侧一人挥舞金丝禅杖荡开另外一剑。

    另有二人分立沈万三左右,同时单膝跪地:“四大金刚护主来迟,请家主责罚!”

    “好!”狂大吼一声,直取中间太保。

    与此同时,后方杀声再起。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