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夜探燕王府
    沈家自出世以来,仅发出过一次江湖悬赏令。十三年前针对当时臭名昭著的“第一”尹风凌展开追杀,这个尹风凌不仅武功高深莫测极难应付,更是当时的太子少保尹志高的侄子。

    尹志高闻说此事勃然大怒,专程致书信予沈家斥其不智,更分立“七宗罪”直指沈万三。

    没有想到的是,事后不久便出现了当时名震一时的悬案:“尹族灭门惨案”!

    江湖传言灭门行动正是沈家所为,最终因没有确凿证据不了了之。有传当年沈式一族被发配yn便是因此事而起!

    如今江湖悬赏令再现江湖!

    ……

    张天佑心系朱琪儿安危,第二天清早便向沈万三请辞,不过却把老幺留了下来。毕竟昨日大战沈家护卫伤者众多,况且有老幺在,雪儿的伤势一定会更快的好起来。

    “公子快看,我们终于到了北平地界啦!”小四看着眼前的界碑提醒道。

    经过连日的奔波跋涉,张天佑一行终于赶到北平。

    “嗯!我们赶快进城先找个落脚点再从长计议。”张天佑提了提精神,连日奔波之下张天佑也终于感到一阵匮乏。

    不多时一行人便已入城,走在街上的众人看着人来人往不禁叹道:“真是想不到,论起繁华程度这北平丝毫不逊色于大都。”

    “咱们先找一家客栈住下。”张天佑看着大远处的‘白日梦客栈’直接走了过去。

    “哎呦客官!几位要住店呀,可真是有眼光来到咱们客栈!”小二看着这么多人急忙招呼道。

    四姑娘看着店小二殷勤模样,打趣道:“呦,来你们客栈怎么就有眼光啦?”

    店小二挺着胸脯介绍道:“这位姑娘有所不知啊,咱们客栈分为天地人三种套房!”点小二一边说着一边伸出了三根手指,“不同的套房呐服务和环境也各不相同的。比如说顶楼的天字套房不仅安静舒适,打开窗户还可以俯瞰整个北平城,另外作为天字房的客官,凡有所需不论何时本栈随时候命。”

    “这么厉害?”四姑娘眉头一挑,斜着眼看着店小二,一副质疑的模样。

    “当然啦!凡是住过本栈的客官下次来还会住这里的,目前呢分栈都已经有三百多家啦,可以说遍布中原大地也不为过啊!”店小二越说越来劲。

    “好!就开几间天字房!”张天佑听着店小二介绍当机立断,尤其那一句‘打开窗户可以俯瞰整个北平城’让张天佑怦然心动。

    住在天字房第一可以简单熟悉下北平全貌以及各处线路,第二还可以看一下城内的显著府院。

    张天佑才来到房间便推窗望去,果如店小二所言整个北平尽收眼底。

    犀利的目光整个扫了一遍,突然他好似遗漏了什么一样猛地转回头,目光直接锁定西南方一处磅礴的院府之上,府前三个大字让他心头一跳。

    燕王府!

    看着越来越暗的天色,张天佑对着身边道:“今晚我要去一趟燕王府,你们在此等候消息。”

    “我们陪你去!”阿二听到张天佑这句话当即急道,“当日公子与大哥深入铁血山庄重伤而回,而燕王府的戒备绝对比铁血山庄更甚!”

    “不错!公子绝不容有失!”其余众人纷纷跃跃欲试。

    “不行,这次我一个人!”张天佑摇了摇头无奈拒绝道。

    “不错,此次夜探燕王府人多反而容易打草惊蛇!况且以公子目前的武功,想要全身而退或也不难!我们若去反而容易让公子分心!”阿大回想起当日铁血山庄一战冷静地说着。

    “这样,此次我与公子同行。公子深入燕府,我在府外策应,若有变故也好有个照应!”阿大看向张天佑决然地说道。

    张天佑深深地看了一眼阿大,重重地点了点头。因为他知道,如今无论如何自己也阻止不了阿大的。

    深夜来临,只见白日梦客栈的顶楼,两道人影极速向西南方向射去。

    张天佑来到燕王府前,向身旁的阿大点了点头,身法一开直接跃进了府内。

    燕王府不似铁血山庄一般,只见灯火高明下无数的侍女佣人不时穿梭,好不热闹。整个王府建筑金碧辉煌,豪华壮丽,廊庑相接,回廊曲折,真真是一所完整的王城府邸!!

    随着逐渐的深入,不时的有几队侍卫穿行而过。渐渐的,院内的人员越发稀少,越来越显得冷清,而张天佑的心也越来越紧张。

    凭借着轻盈的身法,张天佑逐渐向燕王府内殿探去。

    看着前面的小院,张天佑摸索前行,几人逗趣的声音逐渐清晰。透过花草枝叶只见四个人正在院内烤着篝火边吃边喝,快活自在。

    张天佑正在想着绕过四人,突然身边一只白猫一跃而过,直接奔着三丈外的巨石而去。只见那只小猫似乎是发现巨石下有老鼠一般,不停地抓挠。

    巨石后轻微的声响刚起,张天佑大吃一惊,急忙屏住呼吸聚神收气。而吃着篝火的四人猛地站起,其中一人右手化刃,一个奋身而起猛地向巨石扫了过去,同时口中喊着:“什么人!”

    砰地一声巨响,巨石丝毫未动,只见那人缓缓走了过来随手一翻,巨石竟然被拦腰翻了下去,而巨石壁面却格外的平整,似是被高手用刀剑劈砍一般!

    藏在花草丛中的张天佑目瞪口呆,这一手以掌化刃当真了得,恐怕这个人的武功不在战天之下!

    只听那人道:“又是你这只小猫崽,不好好陪着三少瞎溜达什么!”

    说完转身向后走去,直接坐了下来该吃吃该喝喝,口中不忘向其余三人道:“小白!”

    “又是它啊!”

    “哈哈哈!”

    张天佑绕过四人继续深入,不多时一处别致的小阁楼映入眼帘。只见这座阁楼共分两层,灯火通明,而阁楼四周不见一草一木,空空如也。

    整座阁楼孤零零的矗在院落正中。

    张天佑藏身在小院西南角落的假山之后,此时的他正在思量是进入阁楼一探究竟,还是继续向内深入的问题。

    这时阁楼内一道声音传了出来,“不知是哪两位朋友深夜来访,还请现身一见!”

    莫非是他!

    张天佑闻声识人,不禁想起了那位在武林大会中出现的翩翩少年。

    三少。

    只见一个紫色身影从阁楼内一射而出,左右各出一掌分别击向东西角落。

    张天佑见掌力向自己袭来当即现身而出,与此同时东南角落一道黑影同样闪了出来。

    只听东南角落的黑衣人桀桀桀地笑着:“传说中的三少果然名不虚传。”

    张天佑听着黑衣人的声音,心头一颤惊道:“是你!我认得你的声音!”

    这个人正是当时在自己手上救走唐中直父子,后来又重伤自己的黑衣僧人!

    “桀桀桀,老衲先走一步!”说完一个转身向后射去,很快消失在夜色之中。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