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美人
    清晨,天才蒙蒙亮,张天佑猛地睁开眼睛,因为他察觉到窗户处传来阵阵轻微的咚咚声。这声音每隔一会儿便传来一声,起初张天佑并未察觉异样,以为这只是夜鸟在窗前落脚扑打,可是不多时便察觉不对劲,因为这咚声太有节奏感了。

    张天佑迷迷糊糊地走到窗前轻轻地推开窗户,只有阵阵凉风袭来哪里有半点人影。

    “真是奇怪!”张天佑呢喃着,正待转身再回到床上继续睡觉之时,眼角余光突觉窗户上方一个黑影垂了下来。

    张天佑顿时惊醒猛地转过头,却见一张熟悉的面孔耷拉着脑袋正自下而上看着自己,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昨夜与之大战过的三少。

    张天佑疑惑地瞪着面前倒悬的一张脸,根本不知三少这是何意!只见其快速伸出手指示意自己嘘声,眼睛向外一撇当即向北平城外而去。

    张天佑不知其意,料想三少既然昨夜放自己安然离去,此时应该没有恶意,紧随着三少脚步跟了上去。

    二人一前一后狂奔了二十余里,这才停了下来。只见四周灌木成林,杂草丛生,真真是毫无人烟。

    “张兄弟,在下引你前来只为求证一事!”三少平静地说着。

    张天佑心头一惊,莫非他已知晓昨夜那个黑衣人乃是自己不成?

    “哦?在下初来北平便已被三少所知,不得不佩服三少果然神通广大。”张天佑故意岔开话题道。

    三少看着对面的张天佑,心下已将他的心思猜的七七八八,只听他呵呵道:“张兄弟无需提防在下,三少我并无恶意。我知道昨夜与我交手的黑衣人就是你,不然我也不会放你离去!”

    张天佑听到三少所言,看着他笃定的眼神,索性也不隐瞒,“不错,那个人是我,这里先谢过三少!”

    张天佑既已挑明,终于疑虑地开口说道:“不知三少如何判定那个人就是我呢?你又为何放我离开?”

    三少见张天佑并没有否认,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追问道:“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我记得昨夜你曾经说过,你来北平是为查证一事!究竟何事?”

    张天佑不知他为什么要追问自己这个问题,如今见其并无加害自己之意,心道左右也要调查清楚此事,索性质问道:“朱姑娘是不是被你掳来?”

    三少一愣,上下打量着张天佑道:“你所说的可是伊琪郡主朱琪儿?”

    “不错!”张天佑锁定着三少,只希望在他的表情中察觉一二。

    “没有!”三少肯定地回答,接着狐疑道:“朱姑娘被人掳走?”

    张天佑见三少诧异万分的表情,显然并非其所为,心下更是迷惑重重。不禁惭愧道:“实不相瞒,在下中了歹人的调虎离山之计!也可以说歹人在我的眼皮底下无声无息地掳走了朱姑娘!

    昨夜大战之后,三少对张天佑的心智武功评价极高,如今听到张天佑此言顿时大惊失色道:“什么?什么人可以在你的眼皮底下悄然掳走朱姑娘!”

    张天佑随后将那夜发生之事无一巨细详细地说了一遍。

    三少听完陷入了沉思之中。

    “后来一路之上,沿途不停地听人说起此事,各个直指北平之地。”张天佑越说越激动:“这里乃是燕王朱棣的地盘,所以我才会夜探燕王府,只为查个究竟!”

    三少看着越来越气愤的张天佑,双眼眯成一线,心底猛地跳出几个大字。

    引水东流!

    栽赃嫁祸!

    “这里面恐怕并不简单,武林大会结束之后,我早已连夜赶回燕王府并没有一刻停留!”三少如实回答道。

    “莫非北平城中还有其他势力不成?”张天佑此时也不怀疑三少,皱着眉头问了起来,此时的他当真是毫无头绪。

    三少看着愁眉苦脸的张天佑,思虑一番之后终于答道:“北平之下大小势力虽然众多,可是除了燕王府之外绝无第二家可以派出那么多的高手,甚至在无声无息之下掳走朱姑娘!”

    张天佑此时虽不怀疑三少本人,却还是对燕王府心存疑虑,同时一个念头也终于浮出脑海。

    莫非有人特意引自己前来?

    张天佑如今已乱成一团,突然对着三少说道:“不知三少昨夜为何放我离开呢?”

    三少见张天佑突然话风一转回到这个话题,皱着眉斜眼看向张天佑:“本公子想放谁就放谁,哪里还需要什么理由!”说完不等张天佑说话,脚步一起向城中飞去。

    张天佑呆呆地看着三少离去的方向思虑良久,终于还是抬起脚步原路返回。

    一路上张天佑左思右想却始终没有头绪,待再次回到城中之时已近晌午。只见大街上不时的有人三三两两结伴而行,向同一个方向奔去。

    若不是见这些人各个衣着得体,张天佑差点以为又是沈家在开仓放粮救济贫民了。

    张天佑快步追上面前闪过的两人,一边跟着跑一边拽住一人说道:“两位兄台,究竟何事如此急促啊?”说着指了指人群,“怎么街上的人都跑向那个方向?”

    “这位小兄弟你还不知道吧?柔情姑娘来到北平啦!”被拉住的人看了眼张天佑,很快转过头边跑边说。

    张天佑初来江湖,哪里听说过什么柔情姑娘,喃喃道:“柔情姑娘?”

    “哎呀,就是天下第一美人啊!”被拉住的人烦弃地说着,同时不停地抖着肩膀想要张天佑赶快松开臭手。

    “这位柔情姑娘素来深居江南,但是她的美名却是传遍天下啊。这还是她第一次来到北平,我说什么也要一睹芳容啊!”另一人兴奋地说着赶紧加快了脚步。

    “天下第一美人?”张天佑饶有兴致当即跟了上去。

    不多时,西廊拐角处,在众多人群的拥簇下一女子跨着白马缓缓露出了真容。

    张天佑一眼望去,登时步履滞滞。

    云衫薄似翼,

    笑魇映如花。

    盈盈秋波眸,

    青丝挽青纱。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