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侠义恩仇录 第五柔情
    这位柔情姑娘精致无暇的俏脸似乎吹弹可破一般,纤细的腰支随着胯下的良驹有节奏的扭动着,一瞥一笑媚态十足,不停地跟周围的倾慕者挥手示意。

    张天佑直勾勾地看着不远处的柔情姑娘,周围的嘈杂之声再不入耳。

    “她就算真是第一美人,也应该是天下第一蛇蝎美人才对?”一丝清冷传来。

    柔情姑娘的脸色一怔,显然没有想到这个时候竟然有不和谐的声音传来。

    围观众人纷纷循声望去,只见不远处高筑之上一窈窕身姿一跃而下,随后双脚缓缓点立在前方高墙之上。白衣碎寒,青丝飞舞,绝美的脸上一双杏眼清冷彻骨,与周围这热闹温和的氛围格格不入。

    她就那么站在人海之前与柔情姑娘相互注视着。

    “哇!”人群中不时传出惊叹之声。

    没有想到在当今世上竟然还有一位如此倾世美女,只是这位清冷美女姓甚名谁无人知晓。

    “哎呦,我道是谁?原来是颜妹妹!说起来,你我自从三年前初次相遇,之后妹妹便人间蒸发了。我差点以为妹妹早已嫁做人妇,相夫教子深居不出了呢。”柔情姑娘娇媚地笑着,似是二人早已相识。

    “第五柔情,你不要得意的太早。”这位颜姑娘冷冷地说道,俏眼一凛右手一瞬握在了腰间的剑柄之上。

    “原来她叫第五柔情,而那位冷冷的女子姓颜。”听到两人对话,张天佑心中默默说了一句。

    “桀桀桀!娇艳的美人儿见多了,这么冷冰冰的还是第一次见,我喜欢。”角落里一声怪笑传来,紧接着一个黑衣蒙面人直奔那位颜姑娘而去。

    颜姑娘没有想到竟然会冒出一个黑衣人向自己出手,而且还出言不逊,铿地一声利剑出鞘。

    人群中的张天佑一闻此声,当即认出这个神秘的黑衣人。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正欲出手之时,却见这位颜姑娘也不畏惧持着利剑向黑衣人刺去,其中的劲道绝不容小觑。

    “桀桀!”

    黑衣人平静地看着对面的颜姑娘,待剑尖抵至面门之时,突然邪魅的一笑,终于伸出右手双指,竟然凭借着双指夹住剑身。

    利剑的去势再难寸进。

    张天佑大惊,这位颜姑娘虽然武功不俗,却远非黑衣人的对手!

    只听“砰”地一声,利剑应声而断,颜姑娘大惊失色。黑衣人的右指截断利剑之后并未停止,而是选择继续向前戳去,正中其臂身之上。

    “噗!”

    颜姑娘喉咙一甜,一口鲜血溢了出来,紧接着意识渐渐模糊起来。只记得自己的腰肢被一双臂膀搂住,随后便昏了过去。

    原来黑衣人正待掳着颜姑娘扬长而去之时,一刃利剑斜刺而来,其中的剑气力道远在颜姑娘之上。黑衣人不敢大意,一个侧身躲过利剑,与来人相视而望。

    “是你!”黑衣人明显吃了一惊,手下的动作却不敢有丝毫停歇,左指迅速地从下而至夹住剑身。他的双指一带之下发觉剑身并没有折断,而是随着指力相向弯曲。

    黑衣人瞳孔猛地放大,自己的二指禅力早已炉火纯青,不意对方所使的竟是一把软剑!还没来得及多想,对手的左掌呼地向自己拍了过来。黑衣人本来准备掳走颜姑娘的右手只得回防,啪地一声与其交了一合。

    一瞬之下,来人提剑的右臂搂在颜姑娘腰间扬长而去。

    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令众人一时之间难以回过神来。

    张天佑看着二人打斗,心下嘀咕:想不到这位三少不只拳掌功夫出神入化,更是一位用剑高手!

    救走颜姑娘的正是燕王府里的三少。

    没有人注意到,就在三少出现的同时,人群中一个瘦弱的驼背老者猛地攥紧手中的拐杖,充满岁月痕迹的脸上露出一丝愤怒,不过他很快便松了松手,干咳两声若无其事地观战起来。

    黑衣人看着三少远去的方向,突然双眼一索,猛地转向第五柔情。

    “桀桀!冰美人抢不到,那就麻烦你这位火娇娘跟我走一趟啦!”说完向着第五柔情射去。

    第五柔情收起娇笑,谨慎地望着向自己杀来的黑衣人,她周身的随从见此情形纷纷提剑在手。

    围观众人多数早已四处逃散亦或躲在角落,只余少数几人甘作护花使者。

    众人看着来势汹汹的黑衣人,谁也不敢轻举妄动,正在犹豫之时却见黑衣人的攻势戛然而止。

    他整个人就那么停在了大道中间,而在他面前不远处一个破旧的灰衣驼背老者正拄着拐杖蹒跚地向路对面走着,走到中间突然停下脚步转过身来看向黑衣人。

    角落里正待出手的张天佑瞳孔一索。

    这个驼背老者绝对不简单!

    只听黑衣人罕见地谨慎道:“你是谁?”

    整个大街充斥着诡异的气氛,除了风声和落叶飘在地上的些微声响之外,再无其他任何动静。

    “我是谁,呵呵。你不知道我是谁,可我也不清楚你到底应该是谁!”老者满是沧桑地说着:“老朽真的不知道该称呼你为彭先生还是全先生!”

    黑衣人大吃一惊,瞪眼急道:“你究竟是何人?”

    驼背老者咳了两声依然没有回答黑衣人的问题,接着道:“先生既是皈依僧人,须知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你究竟是谁!”黑衣人似乎恼羞成怒,一边问着突然呼地一掌拍出。

    这沛然的一掌太过突然,又运足了其十成的功力,出乎所有人意料。

    “老前辈小心啊!”张天佑看着黑衣人出掌的一瞬急忙提醒道。

    驼背老者似乎早有察觉,拄在地上的拐杖几乎同时向前一挑,拐杖的劲道与黑衣人的掌力在两人之间终于碰撞。

    “砰!啪!”

    空气中一阵噼噼啪啪的同时,两人的须发衣襟悉数向后飘去。

    黑衣人死死地盯着面前的驼背老者,而老者却平静地看着他,两人再也没有说话。

    空气在这一刻似乎凝固了一般!

    不多时黑衣人身后呼呼赶来两人,一左一右分站其左右。

    正是石如风与连云鹤!

    张天佑不识连云鹤,却认得石如风,知道他是白莲会的朱雀堂主,料想另外一人也绝非等闲。

    想到此处张天佑终于一跃而起,与驼背老者并肩而立。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