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亡命大逃杀(上)
    第五章:忙命大逃杀(上)

    有钱就是不一样,南宫建天走在大街上,感慨万千,兜里揣着几万贝里现金,虽然不是很多,但好歹老子身上也是有钱,总比囊中xiuse强的多。

    自然地,南宫建天觉得腰杆比起以往ying直了许多。

    看来不管在哪个世界都一样,有钱就是老大,虽然在海贼世界里是实力为尊,钱不是万能,但没有钱却是万万不能。

    看着前方富丽堂皇的饭店,南宫建天感概良多,想到出自己刚来到这个世界时真是一把辛酸泪,往事不堪回首,吃穿都成问题,对这富丽堂皇的饭店只能望而止步。

    不过时过境迁,今天不管如何怎么也要去奢侈一把做个有钱人。

    揣着几万贝里的南宫建天昂首tingxiong地大步跨进富丽堂皇的饭店:

    “小二,把你们这的招牌菜给大爷我来几份……对了,给我多来几份大鱼大rou,那才管饱……”

    过了两个时辰,吃跑喝足后南宫建天这才心满意足地叼着牙签慢慢踱步走出来。

    “大爷您慢走,欢迎下次再来。”

    饭店fu务员笑容满面地目送南宫建天离开,待南宫建天身影走远后,脸上的僵ying式微笑顿时转为不屑:

    “有点小钱就了不起吗?最看不起地就是像你这种一副寒酸打扮,有点钱来吃饭就打脸充当大爷的,还不是一个舍不得付小费的穷鬼,要不是看你掏出一沓沓贝里,早就把你给轰出去了。唉,还是老老实实地工作,希望这个月的奖金能多些。”

    “喂,那个谁你站住。”一个guang从语气就可听出此人不是个善茬的声音向fu务员喊道。

    bao怨完正要转身走进饭店的fu务员心里咯噔一下,心里暗叫一声倒霉:那个主又回来了,该不会听到刚才暗地里损他来找回面子吧。

    fu务员转头挤出了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这,这位爷,小的刚才不是……说的你,希望你大人有大量……”

    “大人有大量?靠,老子本来就量很大,还用地你来说,叽叽歪歪的,老子问你话,听着,有没看见一个十五岁左右的小bai脸,穿着灰色衣服,打扮很俗气的小子。”

    咦,原来不是那个人。

    看清楚眼前人后fu务员不禁松了口气,要是南宫建天真的听到了回来这一闹,他这个月的奖金可就泡汤了,要知道饭店的宗旨之一就是:

    有钱吃饭的顾客就是上帝,得罪了上帝就等于跟贝里过不去。

    “问你话呢,你瞎愣着gan什么,藐视老子的威严不成。”

    出声的彪悍壮汉觉得自己的权威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藐视,刚才自己的两个得力助手帮助自己上街办点事,结果就惨遭小人毒手,身上的财物抢guang不说,就连kucha都被人不放过地bo了下来。

    这让他气呀,从事海贼事业怎么说也有三五十年载,从来就只有自己的人打劫别人的份,还真没出现过反被人打劫的,而且他打劫时自认为还算有几分人性,至少不会连人家的neiku都不放过。

    这种人,真是彻彻底底地bai类!

    而如今区区一个小小的饭店fu务员都不把他身为亡命海贼团的的船长放在眼里,难道亡命海贼团这几年安逸了太久让人们都忘记了他们亡命海贼的可怕之处?

    二话不说,反手就是给了fu务员一个响亮的巴掌:“快说,有没有看到过那个小bai脸?”

    fu务员欲哭无泪,先前遇到个小子有点小钱充当大爷,如今更是撞到了个更为凶悍的主,这,造的是什么孽啊。

    fu务员捂着拍肿了的脸,哭丧着道:“刚才来了个穿着灰色衣服的顾客,看上去有十五岁左右,而且也是小bai脸……往那边方向走了。”

    “老大,没错,就是那个天杀的小子,他那身影我就是化成灰都认得。”

    为首彪悍壮汉身旁的一个随从顺着fu务员指的方向望去,顿时激动不已地说道。

    看他那高瘦的身材,再看他那模样,这兄弟不就是几个时辰前被南宫建天一板砖给拍死了过去的那个带头大哥吗。

    带头大哥很激动,也很兴奋,终于找着那个小子了,看来报仇有望了。

    想起之前那段苦不堪言的经历,带头大哥觉得那是他一生中最大的创伤,那种耻辱是不能用时间来去fu平的,随时拔开些伤口就会鲜血直流。

    “那还等什么,小的们,你们快去把那个小子给老子抓回来。”彪悍壮汉挥手一声令下,他身后的小弟立刻一拥而上。

    带头大哥紧随其后,两双眼睛紧紧地盯着南宫建天那远处渐渐离去的身影,那表情恨不得把南宫建天给生吞活bo。几个时辰前的情景至今还历历在目,想起来那愤怒充斥的双眼就不由得又红了几分。

    那是让人崩溃的画面。

    话说南宫建天打劫完二狗和带头大哥后,欲要离开之际时,忽然就想起之前不是要让他们知道知道什么是三guang政策吗。于是停下脚步重新折返回来,把他们的衣服全都给bo掉了,连ku叉都不放过。

    看着tang在地上的两人,不知怎地南宫建天就心中浮出一个鬼法子,顺手就把他们拖到了一块儿,把那个瘦竹竿拖在矮冬瓜的身上,然后南宫建天jian笑地离开……

    待带头大哥醒来后,就崩溃了。

    想到这,带头大哥把一身的愤恨转化为动力,追向南宫建天的速度又快了几分:

    “小子,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祭祀,爷爷我今天就要让你知道什么是生不如死!”

    “小子,给我站住!”

    吃饱喝足的南宫建天踱步向前走着,忽然感觉后面有一股杀气直刺脑勺,又听见身后一阵颤动的脚步声,还有叫嚣着声。

    南宫建天停下脚步,转过头看去,嚯,好壮观的景象,一大n流氓拿着凶器像是追赶着什么人,口里还凶巴巴的威胁站住别跑。

    唉,南宫建天不禁叹了口气,guang天化日之下竟然还有一n人敢手持凶器为非作歹,杀人放火,这世道究竟还有没有王法,驻扎在这镇上的海军上哪去了?

    不过被那么一n流氓追杀,那被追杀的孩子也真可怜,你说没事吃饱了撑着gan啥不好非要招惹这些流氓地痞呢。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