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猪老板
    第七章:新觉罗城

    看着甲板上哈哈大笑的南宫建天,胖子商人以及船上的船夫下意识地就远离开来。

    连一个海贼团都敢惹的主,别看他年纪轻轻,但肯定是个不能招惹的主,况且,听他说自己是赏金猎人,那仇家肯定多的是。

    还是为了自身的身家性命,尽量别跟他多接触才好,这是船上众人此时心里的想法。

    南宫建天心情非常舒畅,戏耍一众海贼,真是痛快至极,回过神后,却发现别人如同躲避瘟疫般远离自己。

    有必要这样么,南宫建天有些无语。

    但不管如何,还是要感谢方才在紧急关头救了自己的那个胖子商人,虽然救了自己是在自己威胁的情况下才情非得已,但终究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南宫建天不顾他人看待自己的目光,走向胖子商人面前笑道:

    “胖子,刚才谢了,让我上船,这下终于清净了许多,不用再操心那些热心的远房亲戚了。”

    胖子商人不知如何回答才好,只得尴尬笑了下:远房亲戚?见鬼去吧,明明是一n凶神恶煞的海贼。

    不过这话他可不敢对南宫建天说出口,方才南宫建天威胁他的场面把他惊吓地着实害怕,若是再发飙起来保不准真有海贼来追杀他。

    “哪里的话,出门在外就应当互相扶持才是,应该的,应该的。”

    “对了,你这艘船是准备开往哪里的?”南宫建天问道。

    “是开往盖特纳城的。”

    “盖特纳城?”南宫建天皱了皱眉头。

    胖子商人看到南宫建天皱了眉头,心里一紧,忙出声道:“不过我们这不急地赶时间,若是赏金猎人阁下想要去什么地方,我们就顺路先送赏金猎人阁下便是了。”

    “我去哪里倒是无所谓,不过你说的那个盖特纳成离克美斯镇远不远?”

    虽然已经逃离了亡命海贼团的追杀,但保不住他们会追上来,要逃就尽量逃的远远些才安全。

    “哦,这个倒不用担心。”

    胖子商人看出南宫建天的担忧,说道:“盖特纳城距离克美斯镇很远,以我们这艘船的速度最快也至少需要十多天才能达到。”

    听到后南宫建天这才松了口气,不过需要十多天才能到达,这未免也有些远了,还是在这船上呆上几天后再随便找个地方下船吧。

    有了规划,南宫建天也没多少后顾之忧了,对胖子商人说道:“我准备在这船上多呆几天,行吧。”

    虽然是询问语气,但南宫建天丝毫没有征求这艘船的主人,胖子商人的意愿。

    胖子商人苦笑地点点头,他能不答应吗。

    “对了,这是出海费。”

    南宫建天还是懂得人情世故的,从破旧的衣服里掏出那刚不久打劫来的一沓沓贝里。

    “不用,不用……”

    胖子商人看到南宫建天掏出一沓沓贝里,连忙推辞,他哪敢要这位凶主的钱啊。

    南宫建天不理会胖子商人的推辞,从一沓沓贝里中抽出几张,不容分说地就塞在了胖子商人的手里:

    “拿着,虽然你热情好客,但规律还是要有的,别客气。”

    付了钱后,南宫建天看着手里一沓沓的贝里的厚度又少了些,顿时一阵心疼,这年头挣个小钱不容易啊,以后的日子还要靠着这些钱吃饭,能省着点就尽量省着点花。

    “对了,给我安排一个房间,一日三餐的饭菜送过来就行了,可以的话再借给我几本书打发时间。”说完,南宫建天就进入船内。

    看着手里强塞给自己的贝里,胖子商人一时间哭也不是,笑也不是:这几百贝里,还不够一餐的伙食费……

    不过好歹也是钱,胖子商人充分展现出商人应该如何正确对待钱财的态度,小心的把皱巴巴的贝里整理好,然后放入口袋中。

    甲板上的那些船夫则是一头黑线……

    胖子商人丝毫不在意,反而是唤使着他们:“都楞在这里做什么,吹海风啊,给我回去干活去,要知道你们可是我用大把的贝里雇佣来的,是让你们发呆吃闲饭的吗……”

    时间飞逝,三天转眼过去了。

    南宫建天手里拿着红酒瓶,略微无聊的靠在甲板栏杆上,看着广阔无际的蔚蓝大海,湛蓝的天空闲云朵朵,不时看到自由的海鸥翱翔蓝天,清爽的海风迎面吹来。

    景色倒是很不错,但是没事可做显得有些蛋疼,南宫建天带起手里的酒瓶,狠狠地灌了一口。

    “赏金猎人阁下倒是有好雅趣,在这里闲情逸致的品酒。”胖子商人笑着走过来对南宫建天打招呼。

    南宫建天撇了撇zui,又灌了一口:“雅趣个屁,这景色虽然不错,但呆久了也会感到烦腻。”

    这几天随着跟南宫建天熟悉起来,胖子商人也不再是如同刚遇到南宫建天那般心怀畏惧。随着这三天的接触,胖子发现虽然南宫建天人品不怎么靠谱,但还是一个不错的可以畅所欲言交谈聊天的人。

    “对了猪老板,这片海域附近有没有城镇?”南宫建天问道。

    胖子商人连忙辩解道:“不是猪,是朱,珍珠的珠的右偏旁的朱。”

    “我叫的就是那个猪,猪老板。”

    “是猪,不是那个朱。”

    “对啊,就是那个猪。”

    ……

    经过几天两人接触,南宫建天也知道了这胖子商人的名字,朱坚强。当胖子商人初次说出他的名字的时候,南宫建天顿时乐了。

    那时胖子商人初次自我介绍时说道:“赏金猎人阁下,鄙人叫做朱坚强,是个商人,请多多指教。”

    朱坚强!猪坚强?

    这还真是……

    朱坚强有些无语,每次南宫建天叫他的时候,他都要在这个问题上争执一番,不过却是绕来绕去自己给绕进去了。

    朱坚强索性不再理会这个问题的纠结,道:“我记得这附近不远处就是新觉罗城。”

    “新觉罗城?”

    南宫建天来兴趣了:“那什么时候能够到?”

    朱坚强看了眼南宫建天道:“你想要下船了吗?远倒是不远,以现在的速度,傍晚的时候就能到达。”

    南宫建天shen了shen懒腰道:“是啊,这里距离克美斯镇有三天多的距离,够远的了,想必亡命海贼团还没有那么大的势力能找到我,就在新觉罗城下吧。”

    朱坚强点了点头。

    新觉罗城港口。

    傍晚时分,夕阳余晖铺洒着波光粼粼的海面,暗淡的晚色和rou软的黄昏和谐地交织在一起,一艘商船靠在了港口岸边。

    甲板上,南宫建天拍了拍朱坚强笑道:“猪老板,就送到这里吧,送君千里终有一别,不要再那么麻烦了。”

    朱坚强很无语,明明是你要求在这里下的,怎么就成了我送你到这里了。

    不过对于南宫建天的无耻程度,经过这三天的了解猪坚强也有一定的免疫,对南宫建天说道:

    “赏金猎人阁下,那在下就只送到这里了,若是日后来盖特纳城,定要来鄙人府邸寒暄好番唠叨唠叨。”

    南宫建天哈哈大笑:“一定一定,到时候去了盖特纳城定会找猪老板叙叙旧。”

    说完南宫建天就下了甲板,不过走了几步便停下来,转头笑着说道:

    “相识了几天只知道你的名字,却忘了告诉你我的名字了,记住了,我叫南宫建天,还有,我不是什么赏金猎人。”

    说完,南宫建天就头也不回地向新觉罗城走去。

    “南宫建天吗,我还以为你走了都不会告诉我你的名字叫什么呢。”朱坚强望着夕阳下那洒脱不羁的身影,眯着眼轻声道。

    这一刻,朱坚强忽然有种感觉,好像两人日后定会重新有交集,而那个时候,南宫建天定会以另一种新的身份强势出现。

    因为在南宫建天走进新觉罗城的时候,朱坚强仿佛感觉到了南宫建天这个岂非池中物的金鳞,正开始走向一遇风云便化龙的蜕变。

    “老板,真要让那个赏金猎人在这里下吗?”一个船员问道。

    “废话,不让他下去难道真要请他到我家里来做客啊。”朱坚强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

    “可是,听别人说新觉罗城最近不太平。”

    朱坚强不由得瞪着眼珠子,zuiba长地大大地,然后猛的一拍船上栏杆:

    “坏事了,我怎么把那件重要的事忘记告诉南宫兄弟了。”

    “小xiong弟,先别着急着进城,且听老哥一言……”

    不过朱坚强却傻眼了,只见眼前的新觉罗城港口人来人往,南宫建天早就已经不知道走哪去了。

    “老,老板,要不要把他给叫回来?”方才提醒朱坚强的船员弱弱问道。

    “不用了。”

    朱坚强摆了摆手:“我相信南宫兄弟是个人物,那点小事儿根本难不住他的,天色不早了,我们也赶快启航吧。”

    那船员心里就是一阵无语:那么大的事情也算是小事?

    “都愣着在这干什么,还不加紧速度回去,出海一趟耽搁了这么久,老子的本钱都快要亏进去了,居然摊上这么件倒霉事……”

    伴随着朱坚强的抱怨,商船在夕阳的余晖中缓缓驶出新觉罗城,向着广阔无际的大海远航。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