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杰尔玛66
    第八章:杰尔马66

    黄昏中的新觉罗城,充满了诗意的柔美,但不知怎得在这柔美中带有几分凄凉之意。

    南宫建天走在路上,憧憬着在这里新的开始的生活,对着不远处的城门,再联想到自个历经磨难逃脱海贼团的追杀,一时间百感交集: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啊,阿门,

    不要忧郁,也不要愤慨。

    不顺心时暂且克制自己,相信吧,快乐之日就会到来。”

    南宫建天不禁张开双臂,抬头拥抱着宽阔的苍穹:“啊,伟大全能的神啊,请赐予你的忠诚信徒我力量吧。”

    这一刻,南宫建天仿佛看到了自己未来的辉煌,不禁豪气干云咆哮:

    “新觉罗城,等着老子的幸临吧!”

    说着,不顾周围来往的行人犹如看待怪物的目光,一头扎进人n中向着新觉罗城。

    走了一会南宫建天突然之间发现一件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整个人n中就只有他一个人往城里去,而他周围的人全往城外边跑去,而且还携家带口,拖着拖车带着家具粮食,行色匆匆,像是躲避战乱似的。

    虽然觉得十分奇怪,但南宫建天仍旧向新觉罗城走去,脚长在别人那里,去哪那是人家的自由,没准现在流行集体搬家旅游什么的。

    来到城门口,相比城外的拥挤人多,这里反而宽敞了不少,不过还是有三三两两的人匆匆忙忙地出城。

    “奇怪了,难道这里的人都流行跟风赶时髦吗?”南宫建天不由得心里嘀咕道。

    相比之下,城门口的守备却是森严警备,一大n身披铠甲的士兵手执兵器,分别在城两侧一字型排开,严阵以待,如临大敌般的紧张,而且,城墙上方还有不少同样武装齐全的士兵不时行走巡逻。

    空气仿佛在这一刻凝聚了起来,紧张的气氛弥漫着周围。

    南宫建天赞叹道:“没想到这新觉罗城的治安条件倒是ting好的,这年头敬业的保安不多啊,这倒是不错,想必这里的gdp(国内生产总值)应该很高吧。”

    这时一个士兵看到南宫建天站在城口一脸感叹,还以为是为要离开家园而伤心不舍,不由得上前好心一番提醒:

    “兄弟,别伤心感叹了,趁现在还有时间赶紧离开吧,再不走就没那个机会了。”

    “哦,是啊。”南宫建天下意识地回答道。

    “那赶紧走吧。”

    “嗯,我这就离开……”

    南宫建天转身就要离开,突然反应了过来,连忙道:“不对啊,我是来进城的啊。”

    “进城?”

    好心士兵一脸古怪地看着南宫建天:“这个时候进城做甚么?东西忘带了还是你还有家人或者亲戚在里面?”

    亲戚?

    南宫建天下意识地就想到克美斯镇的那n亡命海贼团,笑了笑道:

    “是啊,我有一个远方亲戚在这里,家人嘱咐我必须要找到他。”

    既然南宫建天都这么说了,那个士兵也不好再劝告些什么,不过还是好心地叮嘱南宫建天道:

    “那赶紧去吧,若是晚了就没机会了。”

    机会?

    刹那间南宫建天脑海中有片刻的不解,什么机会?进城还要时机吗?不过随即想到该不会是这里入城时间有一定的时间限制的吧。

    真是尽职尽责的保安啊,不仅尽忠职守,还那么热心肠……

    看了看远处沉入大半个身躯的夕阳,只留下丁点片角了,想必再过几分钟就要完全落山了。

    南宫建天点点头,带着几分感激道:“谢了兄台,要不是没你提醒我还真错过了进城的机会了,再见了。”

    说完南宫建天就撒开步子往里冲,再过几分钟就关闭城门了,得抓紧时间进入才行,不然就只能露宿街头了。

    看着南宫建天飞奔进去的身影,那个士兵摇了摇头,转身回归队伍准备好工作应战,唉,只是不知道还能不能看到明天八点钟的太阳……

    南宫建天进入城后,不禁松了口气,这时间还真是赶的巧啊,就差那么一点就差点进不去了。

    傍晚,太阳已经完全落下去了,夜幕开始降临,看着城内稀稀疏疏的灯光,南宫建天有些纳闷:那猪老板不是说新觉罗城繁华胜过克美斯镇吗,怎能看这副模样比克美斯镇还不如?

    新觉罗城比克美斯镇繁华,繁华个屁!至少克美斯镇夜晚还灯火通明,来往热闹喧喧,而这新觉罗城,死气沉沉的像个鬼城似的。

    原来那猪老板是睁着眼睛说瞎话,骗自己下船来的,感情自己被他给忽悠了。

    南宫建天不禁破口大骂那个猪老板,竟然敢坑老子来到了这个鸟不拉屎的鬼地方来。

    算了,还是找个地方将就一下过个夜吧。

    夜晚的新觉罗城十分的寂静,没有城镇里夜市的吵闹,南宫建天随便找了个无人居住的居民房,睡得很香。

    突然,远处一声炮火响起,紧接着就是连续不断的炮轰声,隆隆作响,大地都有些震动,不时还夹杂着怒号,把睡的死沉沉的南宫建天都给吵醒了。

    “还让不让人活了!大半夜的不睡觉放什么鞭炮啊。”

    正睡的香的南宫建天被吵醒,心情可谓差到了极点,睁着惺忪的睡眼向着窗外远处炮火连天处吼道。

    但很快南宫建天不满的吼声便被炮火轰天声覆盖,不仅响的厉害,而且还渐渐传了过来,大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无奈,南宫建天只得起来,那么大的声响加上不时地面传来的震动,如果能睡着南宫建天就真的是猪了。

    南宫建天靠近窗子,他倒要瞧瞧是谁在这三更半夜不睡觉时还有大好心情地放鞭炮。

    这一看不要紧,看到之后南宫建天就立刻傻了眼了。

    这哪里是放鞭炮,分明是放炮弹啊!

    这时南宫建天进城时看到的全部奇怪现象全都有了答案,什么流行跟风赶时髦旅游搬家,什么城里治安状况良好,什么保安热情好客,全tm的见鬼去吧,感情是老子误解了。

    原来这是攻城的节奏啊!

    南宫建天心情可谓是比起刚才美滋滋的睡觉被人给打搅了还气愤百倍,对猪老板更加愤恨的破口大骂:

    “我把你个头顶生疮脚下流脓的死肥猪牛鼻子,害地老子刚逃狼n又进虎窝,别让老子我下次遇到你……”

    好生地骂了一通,南宫建天也不得不考虑如何保命了,在这战乱中,一不留神就会有被双方的不长眼的流星炮弹给做掉的危险。

    还是趁现在没打到这里逃命要紧。

    南宫建天看了看炮火攻地最猛的方向,西方,正好是进城门的那个方向,很好,希望那里的城门守卫给力点多拖延些时间好让自己跑路。

    顾不上收拾什么,反正南宫建天也没啥家当,低头就撒腿往东方向跑去。

    一路上,不时传来的枪声,炮轰声,还有那绝望的呐喊声,让飞奔的南宫建天后背凉飕飕的,生怕来了个炮弹或者枪弹飞过来,自己若是真的不幸中奖了,那真是雨打黄梅头---倒霉(倒梅)

    “守不住了,杰尔玛66根本不是我们能对付的,为了小命还是快跑吧。”后方远处隐隐约约传来守城士兵的临阵脱逃呼喊。

    杰尔玛66?

    南宫建天那叫一个泪奔啊。

    自己上辈子造了什么孽啊,从克美斯镇要逃海贼的追杀,来到这里好不容易可以睡个安稳觉,又要起来逃命,攻城的还是以战争出了名的战争军队杰尔玛66……这日子没法过了。

    无奈,南宫建天只好拼了自个这条小命往前死里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