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章 十三番外银魂完结
    在很久很久以后,神威已经学会了能够把所有的明嘲暗讽都当做称赞以微笑回应的时候,曾经好好地思考了一下云风这个人到底对他而言在生命中产生了什么意义。

    嗯,没有让自己变得更强,也没有让自己有什么不同,除了那场爆炸确实差点儿把他差点儿给炸没了之外云风这个人,确实在他的生命中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

    所以结论是云风是个相当于路人一样的,没有任何意义的角色。

    神威得出了这个结论,歪着脑袋告诉了阿伏兔。这个脸上有着胡茬眼睛已经缩成两个黑点把中华服塞进裤子里的邪恶的成年人这么感叹着了一句“诶呀,这不就是和我一样的角色嘛。”

    神威弯着眼睛笑起来,好像对阿伏兔的回答很满意来着“啊没错,仔细一想还真是和阿伏兔一样,明明已经成为了朋友却还是冷淡的家伙嘛。”

    “抱歉,我可没认为你是我的朋友啊  ”

    阿伏兔抓了抓自己浅棕色的头发,很明显对神威已经烦不胜烦了“但是实话啊,能够让你思考这个问题的家伙身就不一般嘛你看,你就不会思考笨蛋总督到底有没有在你的生命中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这种事嘛  ”

    神威只是露出他那360°无懈可击的微笑。

    “今天只是稍微有些无聊而已啦”

    其实是不一样的。

    神威清楚地知道着,阿伏兔对他很忍耐,一方面是看中了他的潜力,二方面大概是因为因为他那奇怪的保护稀少同族的思想。凤仙愿意把七团交给他,因为他知道自己很强,父亲母亲对自己好,当然是因为他是他们的孩子。

    这种基于感情做出的行动,在神威的眼里来看就是奇怪的行为。

    就像是他很不明白他的父亲明明是个杀人如麻的家伙,却会对着他和神乐卸下身上所有的防备,一只有着尖锐爪牙的狮子在自己的孩子面前装成一只乖顺的狗,明明是轻轻一击就可以捏碎的脑袋,却心翼翼地抚摸着他们的脑袋这些事情统统让神威觉得无法理解。

    长大了知道那是爱,但是他同样无法感同身受。

    不仅没办法理解,到后面还隐隐的厌恶了起来。

    这种厌恶在他的母亲去世的时候达到了让神威无法忍受的地步那些郁结在心里的情感让他觉得恶心,但是同时他又看着母亲的墓碑着不肯离开。

    雨水顺着他的额头流下来,耳边夹杂着神乐的抽噎声和淅淅沥沥的雨的声音。神威觉得自己就好像被劈成了两半一半在心里冷漠甚至是庆幸地看着母亲的死去,另一半却在这雨声里默默地流着泪。

    不能这样。

    不能这样,会被这种感情所吞噬掉的。

    生老病死,这些都是正常的生命的顺序。

    神威这么告诉自己,但是感觉到喉咙就好像是被什么铁块给塞住了一样开不了口简直就是从未有过的狼狈不堪。

    如果没有办法从这样的感情里解脱出来,那么他就再也无法前进了。

    于是他按照夜兔的一个古老的传统弑亲,来证明了自己绝对不会被这样的感情所束缚。

    到底有几分是真的想要对着自己的父亲下手,有几分是想要急忙地逃离这种感情,神威当时已经记得不太清楚了。只是当他看到血液从他父亲的手上喷涌而出的时候,从内心感受到了一种极度的亢奋和愉悦感。

    这才是我所追求的东西,不是虚伪的亲情,而是真真正正的能够把所有的其他感情都摒弃的强大。

    所以才会觉得那个人很奇怪嘛。

    神威伸了一个懒腰,越过春雨巨大的玻璃窗看着宇宙外面的漆黑的宇宙,这让他想起来云风的眼睛。从第一次见面就让他觉得很不可思议的眼睛。

    不能是冷漠,也不能是漂亮,应该是一双充满了各种各样的东西却又平静的眼睛。

    在神威的眼里看来,云风是个虽然年龄比他大但是脑容量肯定比他的家伙。总是纠结于奇怪的比如“房子修得不是正方形”“这块墙壁有个不一样的砖块不开心”“为什么会有3个木头不是40个”这种问题,面对着很恶心的东西却无动于衷,面对着应该是美女的怪物也一副寡淡的模样,总让神威怀疑他是不是出生的时候哪里搭错了神经。

    有时神威看着他的眼睛,觉得这个人就好像真的是不在乎这个世界的一切一样,或者因为超越了了生死而把一切都当做了游戏。不管神威到底怎么对待他示好也罢挑衅也罢,他总是能够用一个既不亲密也不疏远的方式把问题抛回去饶是神威这种把微笑当面具的家伙也觉得云风很厉害。

    他是把我当做什么一个游戏里面的nc吗

    不知道为什么,想到这些神威反而更加开心了。

    “啊看你笑的模样总觉得你的世界观很扭曲呢。”

    阿伏兔在旁边阅览着文件,不咸不淡地这么评价道。

    “什么呢我可是十八岁的思想乐观正直开朗的少年呢”

    神威扭头过来对他露出一个乖巧的笑容。

    典型抖s。

    阿伏兔这么吐槽着,然后想到能让神威这种人喜欢的家伙肯定不是个抖s就是抖嗯绝对是这样没错

    不在乎他、不喜欢他、甚至没有把他当做一个真实存在的东西,如同活在一层薄雾中的、与所有人拉开距离的云风。

    神威喜欢着这样的云风。

    因为无法产生那种危险的感觉,所以无比安全。

    “起来,神威你让我去找的一个叫做云风的地球人嗯找到了很多很多符合的名单哦,但是全部都是生活在地球上没有离开过的地球人,”阿伏兔想到了什么似的对神威明道,“你要找的真的是地球人”

    “嗯,但是找不到就算了,大概是死掉了吧。”

    神威不甚在意地挥了挥手,哀叹了一口气“好想吃米饭啊我们不能去地球抢劫吗”

    “你到底是要把夜兔一族的脸丢到什么地步才罢休啊  ”

    只有道地球的时候,云风才是真实的。会微微皱起眉头,然后不自然地把目光转向另一个地方,也会真正恼羞成怒地骂他“丝毫不懂得气氛”。

    神威当时从那一片已经塌陷了一大片的废墟里爬出来的时候基上只剩了一口血那场爆炸基上是直接在地下发生的,若不是那一瞬间神威立刻用雨伞挡住了冲击而来的火焰和气流估计早就被烧死了。他强撑着一口气从废墟里爬出来,全身上下都在流血,然而他并不慌乱,甚至还想着这真是个拙劣的恐怖事件。

    他舔了舔手上的血迹,腥甜的味道让神威来有些虚弱的精神稍微亢奋了一下。然后他拖着自己破破烂烂的身躯走出了爆炸区而那把帮他挡住了大半火力的雨伞居然还存活着,质量简直好到没话。

    “云”他才刚刚开了口,瞬间又闭上了嘴巴。

    周围没有活物的气息。

    他有着夜兔一族的敏锐的直觉,感知能力也比很多种族要好。所以马上就感觉到这片已经被炸了个底朝天的地方除了他不存在任何一个活物。

    死了么。

    神威这么想着,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又喊了一声“云风”

    他接连叫了三下,然后便明智地闭上了自己还在流血的嘴巴。眼睛被血液糊住了有些不舒服,他伸手抹了一下,然后果断的扭头离开了。

    “哦你还真相信这个人死了吗”阿伏兔有些诧异,“要是真的相信了你干嘛还要去查啊但是这个人也挺奇怪的诶,居然找不到一点儿资料,简直就像是凭空冒出来一样。”

    大概是回到了真正的世界里面了吧。

    神威这么想着,伸了一个懒腰“那就这样吧”

    死去了的话就更加安全了,永远都不会担心了。

    “什么啊就算你是我上司也不能这么奴隶手下啊,”阿伏兔用果然如此的口气这么了一句,“但是这个人是谁初恋吗”

    “”神威罕见的停顿了一下,然后笑起来,“算是吧当时啊,情况特殊,心里正缺一个可以放下去的位置呢”

    14岁,雨夜。

    和那双如同宇宙一般的眼睛。

    “居然这么坦荡荡的承认了神威你今天吃错了”

    “杀了你哦”

    但是那样的少年的情愫有什么作用呢

    想到只会觉得没有任何意义。

    夜兔神威,在他选择喜欢上一个人之前,他就明白

    自己不会喜欢上任何一个人。

    “但是你这样的家伙啊,一定是那种嫉妒心和独占欲特别强最后两个人受不了嗯于是你就把爱人杀掉了吗  ”

    “所以我最喜欢死人嘛”

    所以最喜欢一个人了。给力 ”xinwu” 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