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章 三十九39Q
    在那次夏日祭几个月后,西浦莲在全国中学生将棋比赛的决赛上遇上了赤司征十郎,在相互厮杀了将近一个多时后终于是输掉了。

    在坦然接过那个属于亚军的奖杯的时候,西浦莲轻轻叹息了一声,然后看着赤司“你知道你给我怎样的感觉吗”

    赤司沉默着看他,一双赤红的眼睛里几乎没有掀起任何波澜。

    “两个人。”

    西浦莲没有在乎赤司的沉默,用几乎笃定的语气这么着。

    “在最后那个能够预知我所有动作的那个,和现在在这里笑着领奖的这个就像是两个人一样。”

    西浦莲最后懒散地笑了一下,然后顺应摄影师的要求,伸出手和赤司握手。

    “伪装到深处便无法轻易褪下,最后与我便南辕北辙久病成疾,希望你不要放弃治疗哦。”

    云风并不知道那场比赛的事情,但是在看完赤司和紫原的比赛后,他却产生了和西浦莲一模一样的感受。

    如果事情要从最开始起的话,那么云风从头到尾都处于震惊状态。

    在听到紫原那句充满了威胁意味的口头禅的时候,云风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紫原你是不是今天吃错了零食面对着队长大人你还这么装酷拽真的不怕被虐成狗吗

    而赤司的表情从头到尾都没有变过,在听到紫原的威胁后只是问了一句“你在质疑我的决定吗”

    “没错啊,赤仔干嘛要我们训练呢”紫原“唰”的一下了起来,那沉下去的脸色云风只能用“魔王”一词来形容了,“反正现在我们每个人都是单独得分了吧”

    赤司顿时就被笼罩在了阴影下,然而他只是勾起嘴角笑了笑。

    “别像个孩子一样毫无道理的闹腾。”

    赤司这么着,伸手挡了一下自己的左眼,而云风注意到他的眼睛里居然真的有了那么一丝杀意。

    “one  on  one,直接用篮球定输赢怎么样”

    我觉得这种随便什么事情都用篮球定输赢才是毫无道理的闹腾开个会找找错误大家发表一下意见会死吗会死吗

    于是时间往后推移,云风坐在帝光的篮球馆里,看着已经换好了衣服的两人,脑子还是有些没有把逻辑捋清楚。

    “赤司君我觉得不用这样”

    在一旁观战的黑子率先开了口,然而他的话还没完就被赤司打断了“哲也,我要让他吃点儿教训长记性我的命令是绝对的。”

    黑子被抢了台词后不知道该什么,最后却只是轻微地点了点头。

    “为什么紫原要和赤司比赛啊”黄濑很是不解,偷偷地问绿间。而绿间只是冷漠地道“不知道”。

    因为进步太快了吧。

    绿间在心里这么回答了。他现在的三分球投篮范围一再扩展到了半场,紫原的速度和防守也是更加稳固,黄濑的模仿能力越来越出色,青峰在拿到球后更是能够直接越过重重防守直接灌篮大家的进步都太快了。

    但是与此同时赤司的状态却总是有些奇怪。

    “绿间君,我现在看着赤司君,总有种很奇怪的感觉。”

    意外的,一直和他不对盘的黑子突然就开了口。绿间有些心思被戳破的惊讶,但是还是推了推眼镜,冷漠地回应了一句“是吗,你觉得哪里不对吗”

    “我不知道。”

    意外的,黑子沉默了许久后才开了口,然而那语气里的复杂情绪竟然让绿间忍不住心里一颤,正准备接着问一句,桃井掩饰不住的惊呼响了起来

    “赤司君被压制了”

    绿间心神一凛,竟是没有抑制住叫了出来“什么”

    没有人在意他的失态,几乎所有人都不敢置信地看着场上的那两个人紫原拦在赤司的面前,一双深紫色的眼睛里是满满的嘲讽“什么嘛赤仔也就这样而已吗”

    赛场上的紫原被对方视为魔王,一方面是因为他那巨大的体型,另一方面就是他那凶狠的球技和残酷的语嘴言炮。而紫原在赛场上就好像是要把自己所有的负面情绪全部释放出来一样残酷“只有这点儿事的赤仔真的是太无聊了已经到了极限了吗还是赤仔的潜力就是只有这样而已呢”

    赤司面无表情,用几乎恐怖的眼神看着紫原。这种让人后背毛骨悚然的眼神却并没有让紫原退缩他只是像个孩子一样用更加恐怖的眼神瞪了回去“怎么了只会用眼神吓人的话我可是不会害怕的哦”

    “是赤司最近的压力太大了吗”黄濑悄悄地问黑子。

    “”黑子沉默了一会儿,“不知道。”

    “怎样都好无聊。还不如去看写真集呢。”青峰却好像是提不起劲一样,这种强者之间的比拼连看都不想看一眼。

    而一直沉默着、对赤司最为了解的绿间看着被紫原逼到认输边缘的赤司,几乎无法想象赤司这个人输了究竟会怎么样。

    作为日首屈一指财阀的继承人,绿间知道赤司的父亲对他的要求有多高而赤司确实也表现得尽善尽美,温和礼貌、杀伐果断、从未失败。

    而赤司同时也是个极度自信和骄傲的人,如果从深处剖析的话,他的确有种把所有人当棋子的潜意识存在。

    如果赤司在这里失败的话

    一种凝滞的氛围在围观群众之中蔓延开来,云风能够体会到在场的人那种既期待又有些害怕的情绪,然而他再一次把目光投到赤司身上时,云风愣住了。

    眼睛

    赤司的眼睛,左眼变成了和右眼完全不一样的琥珀黄色。

    然而他的惊讶还没有转化为语言,下一秒赤司的动作让他整个人都从板凳上了起来

    刚才明明一直被压制着的赤司,在紫原手中的球投射的那一刹那,就像是预知到他的动作一样,在同时就截下了紫原的球

    篮球被赤司打在了地上,弹在地上发出一声沉重的声音。而紫原的脸上露出了难得的惊愕的表情,很明显是被面前赤司这种完全预知他动作的举动给惊到了。

    从云风的角度来看,赤司整个人的面部表情都如同机器人一般凝滞了,加上那缩的异色瞳孔使得他看起来简直让人毛骨悚然

    而他的语气很平和,却给人一种咔咔作响的机器的冰凉感

    “违抗我的人,就算是父母也得死。”

    就像是毫无感情的念着写在纸上的台词一样,赤司抬起头,异色的瞳孔看着紫原敦,就如同注视着一个没有生命的物品一样。

    “”

    全场都静默了下来,云风被眼前的赤司吓得几乎忘记了语言。而在死一般的寂静之后,紫原突然就卸下了自己的气势,整个人都恢复到了平时的懒散状态“好啦,我打不过赤司以后都会来训练的。”

    赤司一动不动地看着紫原,再度开口的时候虽然人看起来还是有些不对,但是语言已经流畅了很多“不,没有必要了。”

    他一边这么着,弯腰把篮球捡起来往场下走,再度开口时语气竟然和平日的温和无二“只要你能赢以后训练不来也没有关系。”

    “哦”

    紫原好像完全没有注意到赤司的异常似的,还是在场上低声地回答着“我知道啦。”

    其他的人全部都没有动,赤司在走到更衣室的门口时又补充了一句“你们也是一样之前是我太死板,只要能赢就好了。”

    “赤司君”

    黑子马上就追了上去,留下惊魂未定的桃井和黄濑在原地缓不过神来。而绿间虽然强作着镇定的表色,但是眼神已经慌乱了起来“这到底刚才的赤司是怎么回事”

    云风在原地过了许久才把自己的下巴安了回去,而紫原就好像是体力耗尽了一样坐在篮球场上没动。云风想了想还是走上前去看了看紫原“紫原你没事吧”

    “啊,”紫原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努力把自己的语气恢复到平时的状态,“赤仔刚才好可怕啊吓死了。”

    “”云风特别想不做死就不会死你怎么不明白,但是一想到刚才赤司的样子责备的话又不出口,最后只是默默地盯着篮球场上某一块颜色不一样的地板,却不出什么话。

    突然就陷入了沉默。

    然后,就好像是时间的机器咔擦响了一声一样,青峰话了。

    “无聊,我走了。”

    “啊突然想起来我还有一个广告没拍呢qaq”黄濑好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我得赶快赶过去先走啦”

    “”

    云风看着紫原一脸懒散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忍不住开口问了一句“你们都没有察觉到什么不对吗”

    “赤仔其实就是那样的吧,”紫原声着,“控制欲超强的,云仔被他平时的样子给骗啦。”

    哪里是这么简单刚才赤司的表现简直就像是另一个人格一样而且正常人哪里会“就算是父母都得死”这种话

    云风想起和赤司第一次见面的模样,又想到刚刚赤司的语言和神态,越想越觉得事情不对劲。然而还没等他理出一个思绪,绿间就沉声到“赤司没有什么问题,你不用想太多。”

    云风愣了愣,然后看着很明显在逃避事情的绿间和一直沉默不语的桃井,然后又想到刚刚追出去的黑子哲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对这些孩子逃避现实的模样有一些不知所以的愤怒“到底是怎样才会让你们觉得自己的队长这个状态是没有问题根从头到尾都是问题”

    “好啦反正和云仔的关系又不大,”紫原看着他,用近乎冷漠的口气这么着,“其实和我们的关系都不是很大吧”

    “赤仔一直都这样吧刚刚不定只是把心里话出来了而已啦。”

    而与此同时,黑子上前一步看着赤司征十郎,声音竟然有些颤抖。

    “赤司君可以不训练是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赤司很是平静的回答了,除了那双眼睛,他看起来和平时没有任何不同“只要能赢就行了,训练也只是保证胜利的一种手段而已。”

    这句话简直就像是炸雷一样在黑子的耳边轰响起来,他花了很久才强迫自己重新开口“只要能赢就行了明明是赤司不要让我放弃青峰君的”

    你身上有和我们完全不一样的潜质。我无法给你指导,只能“要另辟蹊径”,或许你就会找到只适合你的方法了。

    “是的,我这么过,”赤司语气很温和,“但是我也过哲也,这是最后的机会了。而大辉他并没有明白过来因为太强,所以他没有办法再从篮球里找到当初的感觉了。”

    不用感谢我进入一军是你的努力,所以你是值得这件球衣的。

    哪个才是赤司君

    明明都是一样对他很温和的赤司君,但是为什么他觉得从后背开始

    全身都开始发寒。

    “所以,赤司君是要放弃青峰吗”

    快否决啊。

    如果是赤司君的话,肯定会否定我的话啊。

    “是。”

    赤司这么回答了,低着头开始收拾自己东西,异色的瞳孔泛着完全不一样的、冷漠又残酷的光芒。

    “就这样好了能用就行。”

    如果要用什么来形容黑子的那一刻的感受的话,他只是听到了什么东西在脑袋里碎掉的声音。

    如果要为什么要帮你大概是期待你能成长到什么地步吧

    就这样好了能用就行。

    “是谁”

    黑子控制不住的颤抖了起来,觉得眼前的景色开始模模糊糊,耳朵里的声音也如同来自天际一般遥远飘忽不定。他往后退了一步,几乎抑制不住语气里的恐慌。

    “你不是赤司君你到底是谁”

    作者有话要1黑子会觉得赤队精分是因为赤队之前一直对他很温油来着,绿间由于和赤队关系好一直有种“赤司的表现极具两面性”的感觉,但是还是被吓到了喂

    所以就我这个读者来看,与其赤队精分或者双重人格或中二,不如这是他把压抑了太久的最真实的自己暴露出来的结果,从此以后赤队就一直处于我态和伪装态的一键换装流利切换之中有时切换太快所以就超恐怖啊喂

    2精分超恐怖的,和双重人格是两码事,这个时候就要送医院吃药喂

    3好的留言呢orz关注 ”xinwu”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