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章 七十三你这就是作弊
    在邓布利多和在场诸多教授的围观下,云风还能保持着自己的心把装逼坚持到底“真的,教授还有这位先生我实在是一头雾水”

    真正一头雾水的是哈利和罗恩,但是现在很明显不是救世主的主场,于是哈利和罗恩就跟着一头雾水的其他人员围观着云风。而邓布利多的下一句话就让云风和卢修斯的心脏顿时被攥紧了“云,你有一个日记对吧是怎么得到的呢”

    云风心里警铃大作,但是常年来的镇定让他堪堪止住了自己表情的泄露“我不明白”

    他知道邓布利多一定会知道日记在他的手上,但是没想到他居然这么快就锁定了他即使是过了今晚他也是可以把日记送出霍格沃兹的,但是邓布利多居然在这么多人的围观下直接戳穿了他。

    邓布利多还是看着他,然后道“云,我相信你是个能够判断是非的孩子而你关于密室的决策力和行动力也向我证实了这一点。你得知道,关于正义的事情是不容徇私的。”

    他得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云风被邓布利多的“正义之剑”给会心一击了,但是他同时也清楚地明白不能交出日记交出来了的话汤姆君绝对会被灭成天边的云朵。

    即使他犯下的罪状符合他所遭受的苦难,可是作为朋友云风不可能没有私心。

    “教授,”云风最后只能走可怜楚楚路线,“我希望您能放过他他已经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希望您能把他交给我,然后给他一个机会。”

    “云,可是他并没有给死去的那些人一个机会。”

    邓布利多这么着,朝着云风伸出了自己那双有些瘦骨嶙峋的手“把它交给我吧。”

    “邓布利多校长”哈利禁不住询问道,“发生了什么密室的问题不是已经解决了吗现在又是在做什么”

    “哈利,蛇怪是受人驱使而去杀人的,”邓布利多虽然是在和哈利交谈,但是眼睛却牢牢看着云风,“它告诉你那个驱使他的人的名字了吗”

    哈利想了一会儿,而后道“好像是一个叫汤姆的人。”

    没有顾及到现场卢修斯马尔福那越来越苍白的脸色,邓布利多娓娓道来“他的全名叫做汤姆马沃罗里德尔,也就是少年时的”

    “够了,邓布利多你这是在诽谤”

    卢修斯马上打断了邓布利多的话,他一张脸红白交错,可以看出他非常气愤“明明就是你对学校管理不周导致怪物杀人你却要去虚构一个日记来污蔑我们斯莱特林的学生”

    “虚构与否,云自然会证明,”邓布利多不咸不淡地回复到,“另外,卢修斯,我要给你一句忠告,不要再散发伏地魔学生时代的旧东西了这不像是符合你身份的行径。”

    伏地魔三个字一出,校长室顿时陷入了寂静。

    “邓布利多校长,”卢修斯露出了一个非常虚伪的假笑,“我再重复一次,马尔福家不是你能够轻易诽谤的。”

    邓布利多和颜悦色地把话题转到了云风身上“那么云,把日记给我怎么样”

    云风简直要被这个场景给虐出泪了“教授我我把日记丢了。”

    邓布利多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大概翻译出来的意思就是“云啊不抵抗就不会死你怎么不明白呢”。

    云风抬头看着一脸麻木的斯内普,又看了看强装镇定的卢修斯马尔福,默默地觉得他们三个现在都处于一种膝盖不停中枪的状态。

    “好吧,既然云这么不愿意交出来的话日记飞来”

    邓布利多的魔杖一挥,卢修斯顿时脸上的肌肉都绷紧了但是让邓布利多皱眉的现象发生了,没有任何东西从云风的身上掉出来。

    云风“”

    系统,你在这个时候才是我的贴心棉袄啊

    继之前汤姆没有在云风身上摸到魔杖之后,邓布利多又没有从云风身上摸到日记明明知道他带着但是拿不出来的感觉简直就是虐心。

    当然,邓布利多不会觉得云风是把日记给扔了,他极有可能觉得云风是把日记给转移了。

    气氛顿时有些凝滞,哈利有些一头雾水地看着现在的这个环境“教授,这到底”

    “既然邓布利多校长没有给出所谓的证据,那请恕我先行离开。”

    卢修斯生硬地这么了一句,然后对云风道“你跟着我来有一位校董想要见你。”

    云风把目光投到邓布利多的身上,觉得这个老人的身影在柔和的灯光下看起来分外具有亲和力。

    那些藏在他血液里面属于格兰芬多的愤怒、激进和鲜明的爱憎都渐渐地消弭在了那些灯火里,变成了他头上那些让人叹息的白发。

    “去吧。”

    邓布利多对他和颜悦色地笑了笑“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事情结束之后你也去休息吧。”

    看这个态度,就是无视了日记这个问题。

    云风跟着卢修斯出了校长办公室,一路上这个放大版德拉科一直盯着他,最后问道“日记现在在哪里”

    云风默默地举起了日记给他看。

    卢修斯“你藏到哪里去了”

    云风又把日记给收了回去,然后道“我有特殊的藏日记的技♂巧。”

    “你到底是什么身份”

    “呃斯莱特林二年级学生。”云风眨了眨眼睛,“请问是什么校董要见我我认识吗”

    这个孩子难道是神秘人派来监视霍格沃兹的但是这么高调实在是太引人注目了。

    卢修斯暗自决定要让德拉科好好注意这个斯莱特林。

    想要和他见面的校董就在斯莱特林地窖的入口处守着他。云风沿着潮湿的通道往地下行走,当看到那个伫立在入口的身影后整个人都愣了一下。

    “许久不见,云风同学。”

    那个人似乎是在观赏着墙上的壁画,但是在云风第一步踏到地面上的时候他就转过了身来他留着一头有些长的黑色头发,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框的眼镜,看起来非常的有书卷气。

    “一别50年,故人如昔”

    “罗德”

    云风禁不住朝前走了一步,抬头打量这个大约35岁左右的男人“罗德纳尔森”

    其实系统已经很贴心地给出了他的姓名,但是人就是这么奇怪事实摆在眼前却偏偏还要自欺欺人一再确认“你真是罗德”

    “如果你的眼睛还具有正常的聚焦功能的话,”罗德对他笑了笑,“这么久不见,感觉你的身高和智商都没怎么增长。”

    云风“”

    罗德摘下了眼镜擦了擦“我开始后悔放弃自己的睡觉时间来见一个智障儿了。”

    “毒舌之父请受我一拜。”

    人生四大喜事之一他乡遇故知。

    虽然这个故知是个相信科学不相信魔法,而且除了友善的嘲讽之外没有任何友善技能的故知。

    云风还是觉得有那么一点儿高兴,但是这份高兴在罗德把他从地上拎起来然后揍了一拳后彻底烟消云散了皿

    “在听到你莫名其妙消失的消息后我的心情就是等到我再见到你一定要扒掉你的一层皮,然后剥下来做成标,向那些无知的学生们宣传一下什么叫做逃课的下场。”

    云风揉了揉自己有些发青的脸,觉得再讨论“不告而别”这个话题自己的下场大概真的会变成标,于是他果断地转移了话题“你怎么成为了霍格沃兹的董事”

    罗德顿了顿,而后道“家里人用钱砸的,学校只赚不赔是个好差事但是我又不想去教书,于是不知怎么得就变成董事了。”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是那个时候动荡不安的,霍格沃兹却是最安全不过的地方神秘人虽然也在控制着霍格沃兹却一直没有真正的对霍格沃兹下手,我就一直在霍格沃兹呆下来了。”

    云风听着自己的室友诉着以前的故事,然后询问了一句“你是食死徒吗”

    罗德挽起自己的袖子,那上面干干净净的没有任何标记“我们家实在是家道中落,大概标记我对于神秘人来是一件很羞耻的事情吧虽然我觉得那是因为他的脑容量里面根就把我当做临时记忆给删除掉了。”

    两个人在斯莱特林的休息室里坐着,烟火噼里啪啦地燃烧着,四周的学生们都散的差不多了。云风看了看这个他十分熟悉的地方,又看了看面前这个他曾经共处过一年的室友,最后到“罗德,你之后和汤姆交流过吗”

    “没怎么话了,谁让他是个唯血统至上的统治者,”罗德摆了摆手,然后交叉着双手思考了一会儿,“后来他俨然就是一个地下的统领,在斯莱特林一呼百应,相当有人格魅力,我这种没落的家族自然不会入他的法眼。”

    罗德就是有这样的事把嘲讽别人的话得跟赞美诗一样,云风觉得要是被汤姆听到了肯定又会留下心理阴影“那你现在知道神秘人在哪里吗”

    罗德那双黑色的眼眸里倒映着休息室里的壁画,声音很是平缓“这个问题我可不知道,我觉得你去问问马尔福家的应该比较快不过你问这个干什么”

    日记里面的汤姆里德尔,现在的神秘人舍弃了之前的记忆,所以对他全然没有记忆,而其他的魂器也是没有关于他的记忆的。云风曾经询问过汤姆有什么可以修补缺失灵魂的方法,汤姆里德尔只是魂器一书只是告诉了他如何分裂,并没有提出修补的方法。

    “大概是想要见他一面然后揍他一拳。”云风笑了笑,毫无例外得到了罗德的一个侧目。

    “愚蠢的室友,你以为这很简单吗”

    “咳咳,你就我是个理想主义者呗。”

    罗德看了他许久,最后道“我会尽力帮你打听。”

    这个就叫伟大的友谊啊。

    云风在日记写下了这么一句话,而日记在沉默了许久后写道你去找伏地魔是想要干什么合并我的灵魂

    云风拿着羽毛笔也停顿了一会儿,然后继续写下来我又不知道方法,只是想要圆满地结束我的魔法界的旅行而已。

    这个世界从见到汤姆这个人为始,同样也要以这个人作为结束。

    别傻了,你这是准备把我送到哪个书店里度过余生的意思

    即使是隔着一张纸,云风也感觉到了汤姆在出这句话时的脸色大概想要把羽毛笔戳进他的眼睛里吧。他咬着笔头想了许久,最后写下来所以嘛,我想要尽量帮你比如修补好你的灵魂。

    修补好了的话你准备去哪里

    云风想要写修补这个活儿可是个大工程要花很长时间呢,但是最后想到之前神威询问的“云风又想要去哪里漂泊呢”的问题,于是写道不知道要去哪儿。

    和汤姆里德尔一样,他也是个不知道未来在何方的人。

    汤姆里德尔被过去牢牢束缚着无法离开,只能在回忆里活着;而他则是被一个远到没有尽头的未来束缚着,去走一条没有止境的道路。

    云风,在进入你的身体后,我入侵过你的意识。

    汤姆里德尔不知道为什么换了一个话题。

    你的记忆被封锁了一大片,你知道吗

    作者有话要1谢谢旺仔和深红的地雷

    2昨天来准备更的但是写到3000字就撑不下去了好累qaq

    3最近一直感觉好累看看下午能不能码一章明天发ojz

    4为什么看原著里卢修斯这么容易就破功呢老是生气被噎到和你儿子一样没有成长喂美女 ”songshu566” 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