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章 八十六过渡情节总是很无聊的
    作为一个寂寞会死星人,云风想过无数次如果能有个同伴该是多好。但是他想了无数个可以作为同伴的候选,里面都没有一个笔记和一只兔子。

    而现在,他不仅带着一个笔记玩儿穿越,好像还遇到了那个他以为再也见不到的兔子。

    果然是大宇宙的恶意。

    云风深吸了好几口气才把心口那弥漫而上的惊悚感给压了下去,但是腿上的伤口却是不停地在告诉他刚才发现了什么他在流星街遇到了夜兔神威,还被他用雨伞轰了一发,现在他的腿上血哗啦哗啦往下流,完全明了什么叫自作孽不可活。

    我怎么觉得这个场景有些似曾相识

    所以他对神威潜意识里果然还是藏着恐惧的,云风这么有些自嘲地想着,而汤姆敏锐地察觉到了他的感情变化怎么了他是你的仇敌

    算不上,但是也算不上好朋友云风绞尽脑汁开始思考他和神威的关系,但是发现果然无法用几句话来概括。

    那就是孽缘了汤姆居然用了一个很是高档的词汇。

    你哪儿学来的  云风真是好想吐槽,但是他现在腿疼得不得了,这么吧,因为他实在是太喜怒无常了,我也不知道他见到我之后是揍我一顿还是和我称兄道弟,或者他会笑眯眯坑我一把他是个谜一样的男人恩。

    能够得到这样的称赞,明你还挺在乎他的。汤姆在自己的世界里冷哼了一声。

    你这是微妙的吃醋了吗你也是个谜一样的男人啊这句话我没是因为我觉得你会骂我啊

    云风一脸黑线合上了日记,然后看了看自己的腿,接着看着信长“你知道哪里可以治疗”

    “哈你想在流星街治疗”信长嗤笑了一声,“等着你那条腿废掉吧”

    云风倒是不害怕自己的腿废掉,因为一汤姆会一些治疗魔法,二他还有一瓶压箱底的治疗药水。他询问关于治疗的问题也完全是想要向信长打探一下消息。

    “如果你真的有事的话也还是有的,”信长不知道为什么又扭扭捏捏开了口,“是一个叫做玛奇的家伙,据她能够给人治疗但是她杀的人可是比救的人多得多。”

    “知道了,”云风摆了摆手表示知道了,就算这个叫玛奇的住在他隔壁他现在都不敢贸然出门,“你要的武士刀我五六天后给你你呢”

    云风询问的是窝金,这个人高马大的男人抓耳挠腮想了一会儿,然后道“我觉得吧,没什么武器使起来比拳头顺手啊。”

    云风歪头想了一会儿“拳套”

    窝金也歪了歪头“那是啥”

    “那就是拳套了,”云风这么自顾自下了决定,然后靠着椅子一躺,目光悲怆就如同是死了一样,“今天真是多灾多难我连动都不想动了,你们从哪儿来往哪儿去吧。”

    窝金“哦”了一声准备起来,而信长却有些好笑地笑了出来“你现在弱得捏一下就会死,为什么会想来指挥我们”

    “”云风抬起头深深看了他一眼,而后道,“你原来想看门请便。”

    “啧谁想干那种事窝金我们走”

    云风撑着下巴看着那两个人推推搡搡走出自己房间后,眼睛一闭叹了一口气“这是什么情况嘛,我还以为以后再也见不到那家伙了。”

    当时神威是看着他消失的。

    云风无法判断,在自己和他告别的那一刻,神威那双眼睛里究竟是什么好像是盎然的好奇,也好像是带着一些微妙的情愫。

    他的眼睛太毒辣,而且伪装的微笑实在是没有什么破绽。随着年龄的增加,云风越发觉得自己根不是那个子的对手只有被坑得团团转的份儿。

    这样的人,身就极为可怕,更别提他那恐怖的武力值。

    他最后如同老年人一样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麻烦啊真是太麻烦了。”

    库洛洛鲁西鲁并不如他看起来那么,在流星街这个地方,孩子普遍发育不良。他虽然长着一个十岁孩的身躯,但是真实年龄其实是13岁。

    在流星街这个地方,13岁已经是不需要任何庇护的年龄没有人会礼让一个13岁的孩子,也没有人会对一个13岁的孩子放松警惕,因为他们很有可能是在不断的杀戮和血腥中成长起来的。

    库洛洛就是在杀戮和血腥之中长大的。

    “库洛洛你在思考什么”

    派克诺坦看了看他的同伴他已经足够有半个时没有话了,东西也不吃,目光沉静地看着远方,好像在思考什么东西。

    派克其实不懂库洛洛究竟想着些什么东西,就像她其实也不是很懂库洛洛那么喜欢看书的意义是什么书是流星街最没有价值的东西,但是库洛洛就是喜欢看书,并且“虽然在流星街没有意义,但是以后肯定是有用的”。

    有什么用呢难道他们还可以离开流星街吗

    “我在想,正如最近出现的组织虎翼一样,一个组织能够更好地激发同伴的潜力,”库洛洛终于开口了,但是很明显脑子还是运转着,“但是这种组织往往建立在领导者的强大基础之上,组织太过于庞大松散,而且能力参差不齐也非常明显。”

    另一个坐在角落里的女孩子抬头看了他一眼,了一句话“你想建立一个组织吗,库洛洛”

    “有这个意图,”库洛洛这么了,将自己的思绪拉了回来,看着派克露出了一个笑容,“你觉得怎么样”

    库洛洛这个人,有时候看起来非常沉稳,但是有时候又有着意外的直率和坦诚的一面,任性起来同样也是无人能敌派克在心里已经肯定库洛洛已经做出了这个决定,于是点了点头“只要你觉得好就行反正我什么也没用处对吧”

    “一味的迎合我会使得我失去正确判断力的。”

    库洛洛这么了,抬头打量着这个破败而摇摇欲坠的根据地,露出了一个孩子的笑容。

    “玛奇,我想试试纹身。”

    半晌后,坐在角落里的女孩子开口了话“哦。”

    “为什么不我思维太过跳跃”库洛洛掩着自己嘴思考了一会儿,“有的时候我觉得我的思维非常跳跃,出话跟不上自己的思考的速度。”

    “你自己不都这么了吗。”懒得吐槽你。

    “而且我们需要更强大的团员,嗯。信长和窝金,这两个人的名字你听过吗”

    “哦,你会成功的。”

    跟不上两人脑回路的派克“”

    最近流星街风起云涌,除了那些在中心区的永远的胜利者,在这些普通的地方也出现了非常多值得注意的力量。

    库洛洛这么想着,想到最近似乎风头大盛的那个叫做神威的翼虎副团长,还有那个在地下蔓延出来的、关于某个加工店的传闻。

    “流星街一直无聊,好像终于能有趣一些了。”

    “这个地方啊,呆久了就会觉得无聊啊”

    神威这么了,笑着抖了抖雨伞,粘稠的血液便如同水滴一样在地上划出了一道分明的界限。而他身上却没有沾上一滴血“大家是为了活下去而杀人,这实在是与我的理念不符合。”

    “因为不杀人就活不下去,副团长,”苏西这么了,又补充了一句,“没有太多人和你一样,沉浸在杀人的快感之中的。”

    “呀,把我得跟变态一样我才没有在杀人之中获得快感呢。”

    神威笑着反驳,看着那一地的尸体摇了摇头“我又不是杀人狂,是着提高自己的原则进行战斗的你有线了吗”

    这句话转得非常突兀,至少苏西是这么觉得的。所以她有些诧异地抬头看了神威一眼,神威坦然地摊开了自己的手“我回答了你的问题嘛铺垫够了。”

    “你意外的和你表现的镇定不一样,有些心急,”苏西觉得她抓住了这个好像没有任何破绽的男人的一个弱点,“至于寻找的结果这个名字实在是太过于奇特,流星街的人又有不会轻易给出自己姓名的特点,所以毫无疑问找不到云风这个名字的信息,但是黑头发黑眼睛这个讯息同样很奇特,我们翼虎的能力也是有限你不耐烦了吗”

    “哪里”神威歪了歪头,笑得毫无破绽。

    “最出名的一个人,是一个少年,长期在二区徘徊,据他曾经依靠自己一个人的能力杀死过中心区的人,身边长期有两个姑娘作为同伴虽然年纪却是个狠角色。”

    “另一个是还有一个”

    苏西把自己知道的人都完,发现神威的眉头都没有动一下,笑起来和刚刚一样分毫不差“没有”

    “没有,”神威拖着雨伞在地上划拉着,“没有一些很不合理很奇妙的家伙吗”

    “啊,如果这么的话最近有流言,传闻有一个人能够制作非常厉害的武器,而且只接受以物易物,据那个店主就是一个黑头发黑眼睛的孩子。”

    苏西笑了起来“如何”

    神威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了一句风牛马不相关的话“风把云给吹散了呢,太阳照在身上感觉好烫。”

    “啊,b。”

    神威打开了自己的雨伞,漂亮的蓝眼睛在伞的阴影下好像更亮了“真是麻烦呢,我找他只是想问问他怎么回去而已。”

    “如果想要成为一个有名声的组织,最快的方法就是打败很出名的组织吧”

    库洛洛掩着嘴沉默了一会儿这么道,然后笑了起来。

    “我挺想和那个副团长打一架的。”

    作者有话要1电脑连不上笑哭

    2早到学校的后果就是没有什么地方开门根吃不了饭笑哭给力 ”songshu566” 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