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章 九十八医生也是蛮拼的
    技术性人才不管是走到哪里都是吃香的。

    揍敌客家族虽然因为杀人声名在外,但是却深深知道维持一个好的家族并不仅仅是要靠杀人一个大家庭就像是一个大企业一样,经营好不仅要靠努力更要靠智商。

    而席巴无疑是一个非常好的经营者。在揍敌客家族里除了从事杀手职业的人之外还有众多的医生等技术人员,从营养师到心理医生再到教文科理科的老师一应俱全,而关于念能力研究的人员也不在少数。

    一言以蔽之,席巴这样的念能力的人才对席巴而言自然是越多越好。

    他笑起来,带着几分威严“实话吧,我们揍敌客家并不缺什么武器只是我对你的这种能力感兴趣而已。”

    他也不想和对方兜圈子,直白地出了自己的想法“如果你有将念长时间附着于武器之上的能力的话揍敌客家会给你最好的条件。”

    云风显然没搞明白怎么话题就转到这么一个地方来了,他茫然地看向了伊尔谜,得到了他面无表情地一张脸“啊我那个,我不是来和您洽谈生意的啊”这种开始谈工资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制作武器只是系统附加的金手指啊再重申一次他不是那种光着膀子流着汗水打造武器牙齿闪闪发光的家伙啊

    “是吗,”席巴不动声色,“这样吧,我先去把霍斯找来和你谈一谈。”

    终于到了正题上,云风马上坐直了身体。席巴和他扯了一些有的没的东西之后这个远近闻名的心理医生终于到了。

    他看起来居然只有20来岁,戴着一副黑色金属框的眼镜,几乎瞬间就给人以医生的儒雅之感,虽然没有装着医生常见的白大褂,但是马上就能得到所有人的信任。

    “自从我和老板你签了合同之后就再也没来过这个地方了今天怎么突然要我一个医生来大厅”

    霍斯笑着看了席巴一眼,看起来并不怎么怕他,在看到伊尔谜之后他也给伊尔谜打了一个招呼“好久不见啦大少爷,最近没什么心理阴影吗”

    儒雅的气质崩塌了喂感觉就像和神威一样是个笑面虎

    “我一直都没有过心理阴影,”伊尔谜呆呆地歪了一下头,猫眼里波澜不惊,“所以一直在考虑辞退你。”

    “非也非也,”霍斯不知为何了一句很有古代气息的话,“你以为没有并不代表没有,心理疾病也许并不会让你觉得难受,它不知不觉地就会把你变成一个可怕的家伙。”

    伊尔谜思考了一会儿“可怕挺好的。”

    霍斯摇头笑了笑,未置可否,然后他终于看到了一直端坐着的云风“你好。”

    “你、你好,”云风有些紧张,这完全潜意识里对医生的敬畏感在作祟,“我的名字叫云风。”

    霍斯看了一眼席巴,席巴沉稳地道“霍斯,你先去看看这个叫云风的客人有什么问题吧。”

    “老板你果然是门外汉啊,”霍斯笑着摇了摇头,“哪有医生这么不分场合看病的周围的环境、氛围、病人的心情还有交谈都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啊。”

    好专业云风对医生的敬畏顿时又上升了。

    瞎扯,好想辞了他。伊尔谜睁着眼睛在心里又给自家的心理医生记了一笔。

    “这样吧,”霍斯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对着云风笑了笑,“你来我的私人诊室我帮你诊断一下”

    “不”云风摆了摆手,想到他和揍敌客的老板还没有谈妥生意就觉得有些不安,“我还想要和你的老板商量一下”

    “我和他当时的合同里可没写不准我私自接♂客,”霍斯一把就把云风从座位上拉了起来,“我第一次看到你表现得这么乐观的病人,对于你的疾病很感♂兴♂趣啊。”

    接♂客是个什么啦你一个医生为什么要得自己像从事特殊职业的家伙

    显然这个医生的动手能力超出了席巴的预测他当时请霍斯来他们家当心理医生的时候这个家伙狮子大开口要了一大笔的工资,怎么现在看到云风就这么容易出手了

    好的10亿以下不接♂客呢你就这么答应了让我怎么再和他斡旋

    对方扯着云风的手往前走了几步,实话对方的力气一点儿都不大,云风迷迷瞪瞪地跟着他走了几步之后才发现价钱还没谈妥“先等等关于这个治疗费”

    “我们之间的关系还谈什么钱,多伤感情啊。”霍斯眼镜下的那双眼睛突然就深情款款了。

    云风“”

    他记得他刚认识了这个家伙不到三分钟啊才三分钟医生我们之间已经进化到不需要谈钱这个关系了吗怎么感觉医生你是那种有可怕癖好的怪大叔呢呢呢

    席巴在心里很是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明白由于霍斯这家伙的喜怒无常,云风这个技术性人才他们揍敌客家大概是没有办法通过洽谈挖到手了。

    而且现在他还不了解云风的能力究竟强到什么地步,若是贸然动用武力的话是否恰当也值得评估。

    那么接下来

    席巴把目光放到了一直都没怎么话的神威身上。

    恰巧的是,神威也笑着看向了席巴。

    打一架

    两个人的眼里闪过了几乎相同的一句话,席巴来不是很好战,但是在面对神威那双充满了战斗的蓝眼睛时也开始觉得热血沸腾了起来。

    他已经有些日子没有接手一些复杂的任务了,虽然每天的训练没有落下,但是不论什么样的训练都没有实战来得酣畅淋漓。

    伊尔谜默默地用搭在肩头的毛巾揉了一下脸。

    父亲好的成为杀手要避免无意义的战斗呢

    真是虚伪的大人啊。

    等到霍斯柔声细语在云风的耳边“先闭上眼睛”的时候,云风才恍然发现自己应该是被对方催眠了。

    在普通人的认知里,心理医生应该都是会催眠的云风在发现自己思维混沌的时候突然惊觉了一下,随即马上抬头看了一眼霍斯,结果发现他有些惋惜地叹了一口气。

    “唉,中途打断的话治疗效果会打折的。”

    云风这才分出了一分心思来打量自己所在的环境这里是一间标准普通的医疗室,墙上贴着放着玻璃柜,里面密密麻麻放满了各种各样的盒子和药瓶,空气里有隐隐的药水味道。

    他现在是在一张摇椅上,而霍斯则坐在一张凳子上,很是遗憾似的叹息着“一个连精孔都没开的人怎么会抵抗住我的念能力呢,我真是对你越来越感♂兴♂趣了。”

    救命麻麻他果然是个变态

    云风心里对医生的敬畏顿时荡然无存“就算是治疗,也请告诉我步骤好吗不然我会觉得很不安的。”

    “心理治疗要是全部告诉你的话就没用了”霍斯对着云风露出了自己的大白牙,“我的念能力之一是制造幻境,通过虚幻的景象找到你疾病的根源然后再治疗它。”

    “我知道我疾病的根源。”云风的话还没完,霍斯就打断了他的话“要听医生的话啊,有的时候自己以为的病根并非是真正的病因哦。”

    “”好有医生的架势,云风心里那已经熄灭的敬畏之情又死灰复燃了

    “现在先躺下,”霍斯开始有条不紊地进行了自己的治疗,“闭上眼睛,什么都不要想,放缓呼吸啊对了,不要抗拒我的念力。”

    云风觉得自己放松不下来,尤其是思维被人窥探的时候他的另一个人格就开始蠢蠢欲动地想要抵抗这一切,而他若是放弃自己的思维对方又很可能看到另一个意识汤姆里德尔。

    “放松,放松。真是奇怪,”霍斯又声嘟囔了一句,“你的大脑可真是固若金汤啊”

    当初汤姆少年可不是这么告诉我的  他还吐槽了我的不堪一击呢

    云风这么吐槽到,但是不知不觉之中居然真的慢慢放松了下来。他的意识慢慢慢慢沉浸到了深层的意识海之中。

    如果这时有第三人在场的话,那么他就能发现霍斯推了推眼镜,带着一种低沉又缓慢的声音笑着出了一句话。

    “来给我看看吧,你到底有什么痛苦呢”

    越是不堪的痛苦的回忆,他便越能感到快乐这种快乐并不是金钱能够给予的,而是一种吞食他人不幸所产生的变态的快感。

    这种揭露他们内心最阴暗面的行为,让他感到乐此不疲。

    霍斯闭上眼睛,然后舔了一下自己干燥的嘴唇。

    他已经太久太久没有看到过什么有新意的回忆了他最开始在揍敌客家确实很是快乐的,因为这里的人们充满了各种扭曲和黑暗的情绪记忆但是现在他已经腻了。

    已经腻了啊关于杀人的恐惧啊朋友的背叛啊之类的,他现在已经把它们当作垃圾对待了。

    像是伊尔谜揍敌客那样的黑到纯粹的潜意识,才是他最想要追求的东西可惜,他却几乎不踏足霍斯的诊所。而席巴揍敌客从来都不需要接受心理治疗。

    他的念力非常轻缓地探入了云风的意识。

    他看到了一个青年人。

    这个青年人是云风,大约20岁的云风。霍斯并不惊讶,很多人的内心投影和实际年龄不一样,他慢慢地走进云风,而这时他抬头看了一眼霍斯。

    “这是你的意识海吗”霍斯露出了一抹柔和的笑,“周围实在是太单调了,要不要再多一些装饰”

    这些藏在脑海深层的意识是不会谎的,他们几乎有问必答。果然,云风皱了皱眉,然后道“我忘记我家的模样了。”

    “那就换一个吧,”霍斯在心里记下了“家”这个词汇,“你比较喜欢什么样的地方”

    “喜欢也没用吧,”云风看着霍斯,“反正都是这样的地方环境有什么存在的必要吗”

    随着他这么,霍斯感觉到周围白色漂浮着的思维们开始慢慢地变成了一面面雪白的墙壁。

    “很奇怪啊你”霍斯真心实意地笑了,“在外面这么乐观又开朗的样子,但是内在却这么”

    “病态,”云风轻飘飘这么回答了,抬起头的时候正巧和霍斯的目光对视,“若是我正常的话还找你干嘛啊  ”

    人格分裂

    有趣。

    霍斯觉得自己难得的兴奋了起来。

    作者有话要1谁能告诉我作为一个体育渣怎么应对期末的2000米我跑完就会晕的没有任何夸张成分qaq

    2谁能告诉我做一个vf从未听过课的家伙怎么应对考试还有几天了

    3所以这几天更新大概会延迟啊跑路啊之类的

    快完了这次是真的添加 ”xinwu” 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