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一个人的少夫人
    大家心存疑惑,但又不敢作声,提心吊胆地过了一个月,结果大家真的是该干嘛就干嘛去好了,一切风平浪静,聂家老夫人还托人送礼物过来了。

    当时最惊讶此情景的莫过于张婠婠了,她万万没想到,大豪门结婚竟是……这般?这是哪种操作?

    “切!张朵朵这种丑女人,活该她一辈子孤独终老咯!人家聂夜根本就不在乎这一纸婚约!”张婠婠最后得出的结论。

    但是她说对了,结婚三年张朵朵根本就没见过传说中迷死万千美女的聂家大少爷!当初刚来到这里的时候,眼前这栋豪华别墅真的是亮瞎了她的眼啊!知道后来,她才知道,这房子只有在他聂夜小时候来玩过的地方,后来就不再在这里住了,两三年才偶尔路过一次。

    当时张朵朵也傻眼啦,天啊,这就是她避难的好地方啊!什么聂家大少爷、什么豪门,她只想过好自己的生活,看来聂夜自己也觉得这档婚事无聊至极,根本就不在乎这新娘究竟是谁。刚好,她既不用担心碰上这麻烦的聂家人,又可以顶着聂家少奶奶的名义躲过那群追债的恶霸!

    ……

    “李婶,你把所有人都叫过来,赶紧把家里收拾收拾!”许管家吩咐道。

    “是是是,我马上去”李婶说完就急忙去找人手了。

    可是……这有什么好收拾的呀,这里就我们这几条鱿鱼丝在生活,管家你们不是天天在收拾吗?李婶、官婶、常大爷天天都围着这栋房子打扫卫生,看门的谷保镖,这片别墅区安全得很啊,但那大叔也天天坚守岗位,从不偷懒,院子里那几堆花草树木被李大叔这个花匠天天在那里修修剪剪,也都长得枝繁叶盛,厨房里的厨师也日日在这里折腾来折腾去,总体你们都过得有条不紊呀,你们这堆大叔大婶每一天的日子都过得很滋润啊,就是把鱼啊肉啊都吃光,把剩菜残羹就给她,要不是还有张大叔在,连剩饭都不留给她!

    “少夫人,要不你……你也上去收拾一下?”张厨子看着张朵朵。

    “哦哦哦,对对对,是要上去收拾一下自己!”不用老张说明白,张朵朵也知道是什么意思。

    张朵朵马上跑到楼上的一间边上的整栋楼最小的客房里,当初确实安排她住在主卧,但是主人一直没回过来,又加上这些人嘲讽来嘲讽去,本来管家就看她不顺眼,最终张朵朵提出自己就住这了。

    是的,得打扮打扮,这这几年,虽然她在这里唯唯诺诺地过着日子,但是对于聂夜的兴趣喜好、个人习惯等都打听得七七八八了。

    张朵朵看了看镜子前的自己,拿出珍藏多年的口红,对着镜子描了又描。

    “眼线、眼影还是要画一画的吧。”

    “香水还是得有的吧。”

    最后拿出自己为了跟聂夜见面而珍藏多年的白色连衣裙穿上。

    大约半个小时过去了,张朵朵看着自己,黑框眼镜,厚刘海,除了大红的嘴唇,整体算是化了个淡妆,显得不浓艳不夸张。但是……但是……就是不好看呀。

    小白裙上方两个纽扣已被她解开了,里面的春色若隐若现。

    再配上快要刺鼻的浓浓的香水味。

    张朵朵想,我应该用什么来形容自己呢?

    白莲花!小清新,但又带有诱惑性!

    整体风格是这样的,但,套在她张朵朵身上,就是一朵又丑又有点作骚的白莲花。

    张朵朵再看了几眼,虽然不是很有把握,但是根据自己收集回来的资料,这样打扮,应该可以了。

    黑夜,在繁华闹市中引人瞩目留步快速穿梭豪车内,一片令人面红耳赤的暧昧气氛。

    “亲爱的,这么晚了你要带人家去哪呀?”一个身材火辣、姿色美艳的女子,委屈又娇嗔地说道,由始至终,像是一只柔软的兔子趴在了男人的身上,十分惹人怜爱。

    车内略为昏暗的光线下,男人一席昂贵奢华的高级定制西装,面容深邃俊逸,依然盖不住他的气度不凡。

    “去到你就知道了,宝贝。”说完男人伸出一手到女人的腰间,轻轻一搂。

    低沉而充满磁性的声音在女人的耳边倾泻下来,一张帅到连男人都无法移开双眼的脸越靠越近,女人瞬间就无法控制自己,满脸抑制不住的兴奋,涨红了的小脸早已盖不住双眼的热情,女子一下子就跨坐在男子的双腿上,热情的吻了起来。

    坐在前面的司机,似乎对这场景早已司空见惯了,只是默默地把帘子打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