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该来的还是会来
    “就这么费尽心思想的想当聂家的女人?”男人继续暗有意味的嘲讽。

    张朵朵这次是一字不漏的听进耳里了。但是她没有回应聂夜,莫不作声地低下头,一副不敢直视主人的模样。

    费尽心思?难道在这个男人心里女人都这副模样的吗?虽然你帅不可挡,虽然你的美色可以迷倒万千女性,但是也没有必要如此狂妄自恋到认为这个世界上的所有女人都会为你倾心吧。

    又或许,是否因为自己姿色平淡,以及一副卑微的姿态,已让他在看自己的第一眼是便从心底生出无尽的鄙视和讨厌。

    不是说聂家大少爷是聂家的当家少主吗?外界对他的说法不是无所不能吗?为何明明没有见过未婚妻一面,对要相伴一生的人没有半点了解,说娶就娶了,当然他也有可能背后派人已将他们张家的一切都了解并掌握清楚了,这个问题张朵朵疑惑了三年,想着他们会以怎样的方式见面,然而,如今真正接触了,果然是不出意料的尽是对她的讨厌!

    这本来就不是她的婚约,她也更加不想做他的女人。

    无论是被动的被人讨人还是主动的让人讨厌,她张朵朵都习惯了,无论怎样的嘲笑和奚落,早已对她造成不了丝毫的打击。

    看来,聂家大少爷是喜欢骄横、美艳的女人。

    然而,她刚好相反。这样一来,便好。因为自己根本就不想做他的女人,只是种种的束缚,都让自己无法逃开。

    “你暂时继续住在这里,明天是聂家夫人生日,家里准备了盛大的生日宴会,到时会有不少名人都会过来,明早会有人为你盛装打扮,会有我的人过来接你过去聂家大宅,不能迟到。”说完,聂夜便起身往离开花园的方向走去,完全没有顾及一直跟在身边的美人。

    什么什么?这是什么意思?张朵朵瞬间整个脑子都懵了。她是聂少夫人,聂老夫人是聂夜的老奶奶,这聂家夫人……不会就是他聂夜的老娘亲吧?!

    聂家的人,她见过的人就是这屋子的下人了,还有,就是眼前这两个男人了。

    聂家大宅是他们聂家家族里主要继承人一直以来的住宅,她张朵朵嫁给聂夜三年了,连聂家大宅的门口都没敢去溜达过,因为那地方没有聂家人允许根本就不可能敢到它门口看一眼。

    现在突然说聂家夫人生日,而且就是明天,突然就要过去参加宴会,这不就是相当于家宴吗?而且整个市的名门都会来。

    “哎……但是……”

    根本就没有别人主动沟通的机会,张朵朵看着聂夜那一走不回头的背影。她只是想问一下,她应该以什么身份去参加这个生日宴,嫁过来三年都没见聂家的人,真的很怀疑他们是否知道他们的当家少主已经娶了她这样的一个少夫人啊。

    “少夫人。”一个男人的声音。

    张朵朵看着司马青往自己的方向越有越近,这个司马青不是聂夜走到哪里就跟到哪里去的吗?为什么他还在这里呀。

    在两人之间保持一定距离的地方,司马青便停下来站在张朵朵面前。

    明明一个是少夫人,却蹲在泥地上,一个是当家少主身边的助手,魁梧的身材现在那里,倒是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即使他说话时没有稍稍弯下腰和低下头来,也不能显出真正的地位更高地位的是蹲在地上的女人。

    “少夫人,请问您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额……那个,我想请问一下司马先生,我明天是以什么身份参加生日宴?”

    “当然是以聂家少夫人的身份了。”

    张朵朵明显感受到,与聂夜完全不同,司马青语气里没有一丝嘲讽,而是满满的尊重。

    “还有其他想问的吗?”

    “额,这个生日宴会我一定要参加吗?”

    “是的,少夫人。”

    ……

    “怎么了,少夫人?”司马青见张朵朵有点发愣地蹲在那里,又不出声,其实他心里已经有点不耐烦了,但是作为聂家大少爷的特助,他的工作素养是极高的,对聂少更是忠心耿耿。在他司马青的自我认知里,他可是从来没有和一个跟张朵朵这样蠢的女人说过话!要不是聂少让他留下来,给张朵朵讲讲聂家家规,他才不会待在这里。

    “没怎么,我没事,我没有什么想问的了。”看来这是非去不可了,张朵朵本来慢慢平静下来的心,又要开始焦灼了。

    “少夫人,如果您没有其他想问的话,那请您收拾一下,待会在客厅里,我给您讲讲聂家的家规和生日宴会上要注意的事,这是少爷吩咐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