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戴上戒指
    下午五点十五分。

    司马青开着另外一辆豪车来到,他是专门过来接张朵朵的。

    司马青走进客厅后,看到方菲儿也在里面,还坐在张朵朵旁边,而且两人好像还聊的挺好,对于为什么方菲儿会在这里他虽然有点诧异,然而并没有过多的说点什么,只是礼貌性地和方菲儿打了个招呼。

    “少夫人,我们出发吧!”司马青来到后屁股都没坐下,就对张朵朵说。

    “哦哦,好的。”原来是派了司马青过来接她,张朵朵其实已经恨不得一个箭步就飞入车里,因为她不想再跟方菲儿坐在一起。如果说,去参加宴会就像是奔去刑场,死也死得痛快,坐在这厅里,被方菲儿问话来问话去的,就像是掉入了温热的油锅,慢慢死去。虽然方菲儿跟她说的都只是关于家长里短,但是带着小算盘来说话的女人,她会感到很恶心。

    所以司马青话语刚落时,张朵朵便爽快地站起来,要走出去。

    “阿青,要不我跟朵朵一起搭你的车过去吧,今晚我姑姑生日,反正我也是要过去的,不如一起吧!我跟朵朵正聊开呢!你也不想你们家少夫人一个人在车上这么无聊吧?!”

    “是吧?朵朵!”方菲儿跟司马青说完后,便笑靥如花地望向张朵朵。竟然亲自派了司马青过来接人,看来张朵朵在他聂夜心中的地位也没那么简单嘛!这司马青整天跟在聂夜身边,平时都没机会接近他打听打听消息,这次怎么可以轻易错过机会。

    如此人畜无害的笑容张朵朵看着都觉得自己有点心动,设计师不应该都是高冷得不得了的吗?怎么她长得这么天真可爱啊?!可惜她张朵朵是个女的,她也只想自己一个人安安静静地坐车,而且你方菲儿不是明明自己开车过来的吗?!干嘛非要扯上我啊?!我们哪里聊得来?!哪里?哪里?哪里?!根本看不出来你对我有半点喜爱之情。可是,要怎么拒绝呀?

    “呃……嗯……嗯嗯。”张朵朵感到很烧脑,确实想不出借口。

    “对不起,方小姐,少爷吩咐了,让我专门来接少夫人的。所以,方小姐,我的车不能搭上你,真的很抱歉!”

    这个回答,不仅出乎了方菲儿的意料,张朵朵听着也啥了。司马青你这个男人,一个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如此温柔的恳求你,你一点反应都没有也就算了,还对聂少爷的话理解的这么死板,还真是让人无法理解。果然是有怎样的主子就有怎样的跟班啊,主子无情,小的冷漠,张朵朵真想给这两人竖个大拇指。

    一旁的方菲儿脸都绿了,张朵朵也不敢多看。

    “阿青,你听少爷的命令,难道你就不听少夫人的话吗?难道刚才你没听到少夫人也是同意了吗?”方菲儿很快便又搭了话,说话时脸上还写满了不服和委屈。

    干嘛又要把她这个吃瓜观众扯了进来啊,又不是我拒绝了你?!张朵朵心里感叹道:这个懂得交际又见过大世面的方家豪门大小姐果然不简单,在别人没给她面子的时候还可以顺便踩一下他人,真是厉害。

    “方小姐,你是在质疑少爷的权力吗?”司马青依旧面不改色毫无表情地问她。

    “你!……”方菲儿头都快要冒烟了,但因为是在司马青的面前,只好忍住不发火。

    “那,朵朵,我也没有办法了,你只能自己坐车去了,我也自己坐回我自己的车了,阿青他人有点木讷,车上要是无聊,就打电话给我吧,我可以陪你聊聊天。”方菲儿脸上表情已完全返晴了。

    望着方菲儿的背影,一旁的佣人们无不赞叹方小姐人品性格真好,估计聂家及聂家所有亲戚也就只有她对大家都嫌弃的张朵朵这么好了,身份这么好贵,还这么为人着想……

    张朵朵听到他们说的话,真的想不出来自己用什么词语来形容他们了。

    张朵朵也赶紧奔向了接自己的豪华专车。

    “少夫人,司马先生,慢走啊!”也只有许老管家在为她送行。

    ……

    真的是很安静啊,已经开走了十几分钟了吧,她和司马青之间一个字都没有说过。

    要是换作像平时那些不是现在这样重大的日子,张朵朵也不会感到有什么不舒服,因为跟不熟悉的人一起时她本来就喜欢安静的坐在一边。

    可是现在,她实在忍不住了……

    “那个,司马先生,我们是不是出发得有点晚?会不会来不及?”张朵朵实在是觉得这车开得有点快啊。

    “少夫人,请放心,少爷的安排不会错的,在宴会开始之前我们肯定能准时到达的。”

    “那,菲儿小姐不是也去宴会吗?为什么看不到她的车呢?”

    “我们跟菲儿小姐的目的地都是去聂家大宅,但是我们走的路不一样,少爷还在等我们,我们是要和少爷一起过去的。”

    “哦,哦”原来还要去接他的大少爷!难怪开那么快,看来这条路还挺远的。但是,干嘛不安排早点来接她?!干嘛偏要把时间安排得这么晚?!如果还有很久才到的话,她不确定自己会不会晕车。

    “那,司马先生,你昨天说好的会安排好我要送的礼物,在哪里呀?”张朵朵到现在都没看到所谓的礼物,总不能空手过去吧,心里有点慌。

    “放心吧,少夫人,已经准备好了,在车上放好了,到了之后就交给你的。”司马青看了眼她。

    ……

    也不知道时间是过得慢还是快,反正中间车停了下来,聂夜上了车,就坐在她身旁。

    可能是晕车的感觉,张朵朵一直在尽力控制自己,即使聂夜坐在一旁,那些紧张、局促不安的感觉荡然无存,张朵朵只是礼貌地微笑着向他打了招呼:“聂少爷”。

    聂夜略略打量了一遍张朵朵,表情由冷漠变为冷漠中带着一些嫌弃。

    “戴上!”

    “呃?”张朵朵被他冷不丁的抛出的话吓到,扭头一看,旁边不知道啥时候突然出现了个戒指。

    婚戒吗?确实,结婚到现在,她都没有戴过戒指,因为没有人给她,也不可能自己买个回来戴。

    但是她觉得自己此刻已没有精力考虑这些事情了,晕车的感觉已把自己折磨得差不多了,张朵朵把戒指戴在了自己右手无名指上。

    见聂夜没再出声,便靠着车窗,继续控制因为车开得太快晕车带来的不舒服。

    幸好天色渐暗,不舒服的面色只有她自己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