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头有点晕
    一小杯红酒入口时,果然是好酒,方菲儿没骗人呀,只是特殊日子、特殊场合、特殊身份,再好喝的酒也不能贪杯,一杯酒下肚后,张朵朵装作呛到不行的样子,跟方菲儿和聂青表示一滴也不能再多了。

    “大嫂,你没事吧?”聂青看着张朵朵涨红了的双脸紧张的问道,似乎没料到她真的不会喝酒。

    张朵朵轻轻的摇了摇头,继续装着呛咳几声。

    “朵朵,真不会喝酒啊?”方菲儿也一副后知后觉的样子,“你真没事吧?喝这一小杯红酒真不会醉吧?”方菲儿讲话的声音并不小,这下可好了,周围的人都听到了聂家大少夫人连红酒都不会喝,一群爱说是非的女人在旁边都投来嘲讽的目光。

    “我……我没事。”张朵朵看了她一眼,大家都觉得这个女人心地善良,但是张朵朵觉得自己明明看到的是她在幸灾乐祸呀。

    方菲儿本来以为张朵朵是骗她的,没想到这女人真的不能喝酒,呵呵,一小杯红酒就受不了了,有什么资格当聂家的大少夫人?表哥可不喜欢这种喝不了酒出不了大场合的女人。

    “真没事,那我就放心啦。其实呢,酒这种东西,你越不碰它,它就越欺负你,当聂家少夫人,是不可能离开酒的。”方菲儿说话语气像知心大姐姐一样,举起一杯红酒又喝了起来,“朵朵,你迟早是要战胜它的。”说完竟又倒了一杯红酒举到了张朵朵面前,这次不再是一小杯的,而是慢慢的一大杯。意思不明而喻。

    不是吧?看我呛成这样了还要我再喝一大杯?!明显的居心不良嘛,看来司马青说的话没错,一入豪门深似海,躲过了门口外面媒体记者们的长枪短炮,却避不过门里面的明争暗斗啊!这方菲儿说话一套一套的,不是真的打算想把她灌醉吧?呵呵,我可没有要抢你表哥的心。张朵朵不可思议的看着方菲儿。

    “菲儿姐,我不懂,是不是不会喝酒聂家少夫人就会容易受人欺负?”

    张朵朵没有半点迟疑爽快的接过了她手上的红酒。

    “嗯。”方菲儿满意地点了点头。

    一旁的聂青刚想阻止,但张朵朵一下子便把手上那杯酒一饮而尽。

    “可是,菲儿姐,我就不明白了,聂家这么厉害,谁这么大的胆子敢只是因为聂家少夫人不会喝酒就欺负她呀?”像是无知的问题,又像是有点醉意的酒话,却直啪啪的打了方菲儿的脸。

    “……”,方菲儿一下子也回不过话来,心里只能骂这蠢货什么时候干嘛讲出这样的话,是真醉了还是假醉。

    刚刚还在议论她不会喝酒的人瞬间不敢出声了。

    “而且,虽然我不会喝酒,但是我从来没见过这样一杯一杯喝红酒的,别人都是一口一口喝的,是吧?菲儿姐姐?”

    张朵朵说完后差点就扑倒在地,幸好一旁的聂青扶住了她。

    “对对对,大嫂你说的都对,真没有人这样喝红酒的!”聂青扶着她往旁边的休息座走去,还不忘回头恶狠狠的瞪了方菲儿一眼,“一点都不好玩!”

    “大嫂,我们都不喝了,我扶你到这边休息一下吧!”聂青虽然第一次见张朵朵,听说自己的大哥聂夜三年都没有和这个女人生活过,还以为是个怎样的恶女人,表姐跟他说,是因为这个女人配不上他大哥,要是不相信就跟她去和这个张朵朵见个面喝个酒就知道了,果然没有半点名门世家的女人的风范,跟表姐相比也差个十万八千里,但是看着她,聂青只觉得眼前的这个张朵朵也只是个无辜的女人,再怎么说,而且自己说过会保护她的,怎么可以让她在众人面前失态呢。

    “好啦好啦,人家只是想让她锻炼锻炼一下酒量而已,不用生气嘛!你扶朵朵过去那边沙发上休息一下,有什么就叫我,好吗?”方菲儿满是歉意的对他们说,娇滴滴的语气真让人不忍心生她的气,特别是男人。

    当然,张朵朵一点都没醉,心里清醒着么,她只想快点到旁边休息一下。因为她清楚自己,没有跟女人争斗的那份心计,要是被方菲儿这样一直缠着不放,真不知道自己怎么死去。只是没想到这个聂家二少爷竟然这么仗义帮她,好像跟聂夜不是同一路性格的人。

    一转身,便看到聂夜站在不远处的舞池边,魁梧的身材,飒爽的英姿。在男人间游刃有余地谈论政治、商业上的生意。

    他的言行举止,都引来了女人爱慕的眼光。

    但是,再优秀又怎样?实际上如此歹毒冷血的一个人!自己的老婆都要被喝酒喝醉了,他旁边的人都看到了,张朵朵就不信他看不到,竟然看她一眼都没看过,漠不关心,好歹自己也是他的老婆呀,难道,真的不担心如果她出丑了会连累他掉面子?又或者是,其实他根本不在乎这些?

    ……

    “大嫂,好点了吗?”聂青倒了一杯热茶给她。

    “嗯,谢谢,好了点,但是还是有点头晕。”张朵朵接过他的茶,喝了几口后又闭上了双眼,一手撑着自己的脑袋继续休息。

    这次,她可不是装出来的,坐下来之后,反而有点头晕,不是很严重,但是就是不舒服,但她清楚这不是醉酒的那种头晕,胸口始终有点闷闷不舒服,估计还是晕车的原因。毕竟自己从小就会晕车,但程度不严重,可是像今天这样快的,简直就是飙车的这种,对于一个晕车的人来说,张朵朵觉得这种简直就是折磨,要是再搭久一点她绝对要吐了。看来以后晕车不能喝酒。

    “要不,阿青,你去玩你的吧,我真的不要紧了,等一下我自己走一下就好了。”张朵朵看着身边一直陪着她的聂青有点不好意思。

    “没关系的,大嫂,我说过会保护你的,你现在不舒服,我也是有责任的。你想起来走一下?我陪你吧,反正这里有很多人你都还没认识,有我陪着你,会方便很多的。”聂青认真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