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双双被人下药
    特别是看到张朵朵右手无名指上的拇指头那么大颗的红色的璀璨夺目的钻石戒指时,乔歆然的脸都快气到变黑了。

    “你明明知道红色是我最喜欢的颜色,凭什么给她戴上?!”此时的她对张朵朵又是妒忌又是恨到了极点。

    “哼!”乔歆然转身想要寻找聂夜,然后去到他的身边,让大家睁大眼睛,特别是让聂家的人,看清楚什么样的女人才配得起当聂夜的女人。结果,她环顾了四周几遍,连聂夜的影子都没见到。

    “奇怪了,刚才明明在那里的呀!”乔歆然喃喃自语。

    其实,乔歆然根本算不上名门望族,她的爸爸只是黄耀集团的一名普通员工,她的妈妈也只是方家的一名保姆,自己的亲哥,更不用说了,从小就爱打架闹事,整天地痞流氓混在一起。只是她从小就长得漂亮,乖巧懂事,嘴巴说话又甜,深得方家人喜爱,特别是方南峰的妻子李婉婷的喜爱,简直快要把她当养女对待了,所以她跟其他佣人的孩子不同,她可是在方家有一席之位,重要的是,她又清楚自己在方家的位置在哪里,从不侍宠而娇,对李婉婷亲生女儿方菲儿,处处尊敬,只要在她面前都是一副下人的姿态,所以连最难伺候的方家小姐也被她讨好了。

    长大后的乔歆然,亭亭玉立,肤白貌美,堪比白富美,一双会勾人的眼睛,一双光洁的美腿,一下子便被方南峰看中了,认为她潜力无限,直接让她到黄耀集团当模特,虽然现在只是个十八线的小咖,但起码入到圈里去了,以后发展的机会多的是。

    能成为黄耀集团的模特,离不开她的天资,当然,最重要是她的“努力”。但是,她不甘如此,她的终极目标是聂夜。因为和方家以及方菲儿这层关系,她才有了机会去制造机会与聂夜接触,好不容易才走到今天这步,她可不会轻易放弃。

    本来,如果单纯按乔歆然家里的条件,她这辈子都是不可能有机会进入到聂家大宅的,但是,就是因为她与方家的特殊关系,方家夫人李婉婷也给了她一张聂家的请帖,因此,她今天总算是有机会大摇大摆的走进聂家。

    ……

    “阿风,要不我们休息一下吧!”张朵朵看聂风有好像要越跳越起劲的趋势,赶紧喊停他。

    “啊?大嫂,不是才跳了几分钟而已吗?人家才刚开始起劲呢!而且大嫂你也开始跳得越来越好了呀!”聂风显然是不乐意的。

    啊?跳得越来越好?看来喝酒真的会坏事,没有好好的控制自己呀!

    “阿风,不好意思啊,之前走了一下舒服了很多,我就以为活动一下头就不会晕,所以就同意跳舞了,但没想到,这跳了一会,反而越来越晕了,所以我想休息一下,要不你再找个女伴和你一起跳吧。”张朵朵从进入到舞池开始,已经感受到了四面八方不怀善意的目光,不用问都知道,一群花痴,有几个女孩看着聂风的视线从来就没有移开过。但奇怪的是,眼前这个男生竟然毫不知情?!可是我可不想成为众矢之的,虽然从进门开始已经是这样了,但不想雪上加霜。

    而且,真的又头晕了,只是转了几个圈,醉酒是不可能的,方菲儿那支什么鬼名酒!但晕车也不会这么久吧?!真是见鬼了!

    “大嫂,你干嘛不早点跟我说呀!真不知道表姐那支什么酒来的,把你搞得这么不舒服!我也不跳了,这样吧,我干脆带你到休息室吧,反正这里也没什么好玩!”

    说完,也没有等张朵朵回答他同意还是不同意,直接就挽着她的手走出了宴会厅。

    张朵朵只知道穿过可几条走廊,然后聂风带她上了楼梯,进了一个房子里,像是一个高级的星级酒店的豪华套房,里面有放着沙发椅子的客厅,里面还有一个放有大床的卧室。

    张朵朵只觉得自己有点昏昏沉沉的,连手脚都开始有点软绵绵不受控制,说话都好像有点吃力了。

    糟了,张朵朵不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她有种不好的预感。

    一旁的聂风看见她突然变成这样,也开始有点紧张了,看着张朵朵快要跌倒在地了,赶紧扶了她一把,这不像是醉酒啊!

    “嫂子,你是不是以前有什么爱病的呀?!”聂风连忙问她。

    张朵朵心想这小子是不是傻呀,难道现在想到的是她有什么暗病吗?!她这种情况很明显是被人下药了呀!

    但是,她已经没有力气说这些了,现在她脑海里只浮现了一个人:司马青!司马青跟她说过,有什么事抖可以随时找他。

    “快!快找司马先生!”

    “司马先生?!好!”

    聂风把张朵朵扶到了床上让她躺下休息。

    然后便拨通了司马青的电话,还有聂家的私人医疗队、总管家的电话都打过去了。

    “大嫂,你不用害怕,我已经叫人过来了,会有医生直接上来的,还有司马先生,你放心,他们很快就会过来的!”

    聂风安慰了一下她。

    但是看着张朵朵的表情越来越痛苦,双手还用力抓紧了床边,脸色像是憋得越来越红,估计是非常难受了。想到这里,聂风心里觉得很愧疚,很后悔当初为什么要听表姐的话,说聂家的女人酒量一定要过关,去试一下这个女人有没有资格嫁入聂家。

    聂风把手放在张朵朵的额头上,“天啊,怎么这么烫!”

    看来这小子是什么都不知道啊。张朵朵只想努力用自己的意志让自己保持清醒,到了现在这个程度,她清楚这是什么回事。

    “咚咚咚……”

    一阵敲门声传来。

    聂风像箭一样冲了过去开门。

    “你是谁!”

    当他开门看到的是一个拿着托盘托着两杯水的浓妆艳抹的女人时,顿时失望。

    “……哦,不好意思,我走错地方了……”女子向他低了低头表示歉意,便转身离开。

    “等等,这两杯水有没有人喝过的?”

    “呃……没有”

    “这两杯水我要了。”

    “……都给您,要我端进来吗?”

    “不用麻烦。谢谢你的水。”聂风把水拿了过来,并关上了门。

    “大嫂,喝点水吧!”聂风把水递到了她的面前。

    此时的张朵朵口干舌燥,感觉全身都快要干裂了,拿起水杯一饮而尽。

    “大嫂,还要吗?这里还有一杯。”聂风看见张朵朵喝得这么急,不免有点吃惊,他还没见过女人一下子这么快喝这么大杯水的。

    “不用了,你让我安静地歇会就好了,你到沙发那边坐着。”

    冰凉的水下去后,张朵朵顿时感觉舒服了很多,但是她必须让聂风和自己保持一定的距离。

    “好的。”聂风便乖乖的走出卧室,一个人呆坐着。

    但他此刻心急如焚,根本坐不下来,一个人在那里走来走去。徘徊着把剩下的那杯水也一饮而尽。

    ……

    “让你两个男人都想霸占!这回让你要个够!”

    乔歆然在卫生间里换了套裙子,把自己的妆卸掉,又重新化个清新靓丽的妆容。

    那两杯水她都下了迷情药。从她看到聂风扶着张朵朵上去休息的时候,她就开始盯着他们了。不就喝了点红酒吗,至于晕成这样?简直就是**!乔歆然便决定再加点料,一招让张朵朵退位并且身败名裂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到时候她和聂夜婚约也就自动消失了。

    “完美!”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她认为这下真的无懈可击了,一个未出名的小模特,聂风果然没有认出她是谁。

    然而,另一边,方菲儿早就看到她的一举一动了,正等着一出好戏登场。

    “风,要委屈你一下了,但是,你放心,表姐不会伤害你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