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只想好好怜爱她
    房间内。

    弥漫着两个人炽热的情绪。

    “他们过怎么这么久还没过到来呀?!”聂风焦急地在房内来回跺步,不知不觉中已扯开了领带,胸前的几颗纽扣也被他解开了。

    “怎么这么热啊?!”他也不知道自己是紧张还是房间里温度就是这么高,但是房子里都有开着空调的,聂风拿起遥控器看了看都已经来到二十摄氏度了,现在刚入秋季,天气还有点凉意。

    “该换了吧?!”聂风只觉得有股燥热从心口处慢慢扩散出来,令他有点躁动不安。

    “大嫂,我再打电话问一下!”说完便再次拨通了电话。

    “喂!吴总管!你究竟来了没?!”聂风一改向来原本温和的本性,说话语气里全透着不耐烦。

    “快点!”

    挂掉电话后,发过火后的聂风坐到沙发上。

    是啊,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热啊,明明刚才喝了杯水之后舒服了很多的呀?张朵朵感觉自己身体越来越发软,硕大的汗珠从额头冒出,衣服都快要湿透一半了。对自己的意志力,她原本对自己还是有信心的,但是这迷情药的药效好像一下子强了好多倍,她已经不能确定自己能否撑到司马青过来了,而且,这药有没有解药已经不重要了,她只想尽量控制自己不要让自己投入别人的怀里。

    但是,她不明白,方菲儿她究竟想干什么?无论是姿色、能力、才华、地位等,我都不可能跟你方菲儿相比较,聂夜不喜欢她张朵朵,这是就算他不表达出来也是众所周知的,聂家大少夫人这个位置只是个虚位,迟早有一天聂夜也会甩开我,你为什么还要下药?而且,你下药的目的是什么?让我在聂夜或者在众人面前出丑?又或者是安排个男人出现然后让我毁掉自己的清白好被立马赶出聂家?可是现在这里除了聂风之外,就没有其他男人了呀?

    难道……难道你是和聂风一伙的?不可能,聂风是什么身份,他根本没有必要在这件事上面搭上自己,跟一个毫无背景又不不会对他的地位造成影响的大嫂无端端勾搭上,除非他是傻子。

    张朵朵觉得自己的头越来也痛,算了,不想了!反正她就是不怀好意!

    张朵朵觉得全身发烫异常难受,汗越来越多,而且手脚开始不听使唤了,开始想要撕开自己的衣服,张朵朵像是使出了全身的力量,让自己的身体翻转了过去,身体俯卧在床上,把自己的双手压着。

    聂青听到动静,便走过去看她。

    “大嫂,我刚刚已经又打电话叫人了,估计上到来的了,不好意思,让你受苦了大嫂!”

    真不知道大嫂有什么病,是不是每次发作都这么难受,她每次是怎么熬过来的?!

    聂风看到张朵朵额头上、双颊,还有颈部都有大颗大颗的汗珠在一点点地冒出来,衣服都湿透一半了。

    聂风坐到张朵朵身边,忽然伸手帮她擦掉她脸上的汗水,却没想到她的皮肤竟是如此细嫩光滑,摘掉眼镜的双眸是这般清澈迷人,原来眼睫毛也是这么长长的,半湿的衣服贴紧了身体,女人诱人的身材若隐若现,他有种看不够的感觉。

    聂风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有这样的想法,他赶紧站了起来。但是身体越来越燥热,空调根本不起作用,他干脆脱掉了上衣。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他想让自己冷静下来,可是双眼目光又重新回到了张朵朵的身上,根本移不开!

    可是眼前这个女人好像很辛苦,她明明很热,但是自己却动不了!

    “大嫂,我帮你解开,好吗?”聂风坐到了床边,伸手准备帮她拉开裙子的拉链。

    “嗯?”张朵朵被他这个举动吓到了,明明一声疑问,可是身体却是不争气的伴随着发出一声轻轻的呻吟声。

    这一声呻吟,像是唤醒了一头沉睡的狮子,他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

    张朵朵努力地睁大眼睛看了看聂风,天啊,是我身体里的药的作用,还是这个男人也中招了呀!张朵朵已经有点意识模糊了,但是她仍然能感觉到眼前这个男人不对劲啊,什么时候他看她的眼神变得这么炽热?

    “聂风,你冷静点!你被人下药了!”张朵朵的身体此时根本没有力气,只能大声的阻止他。

    “嗯?”聂风只觉得自己的脑袋热烘烘的,他已经听不清张朵朵对自己说什么了,只知道她喊了自己的名字,声音柔软动人。迷情药对于一个没有接触过女人的纯真男生可以说是致命的,恐怕连方菲儿也没有想过,药用在聂风的身上会这么强烈。

    “是不是很热很辛苦?”聂风的手碰到她后背时就能感受到她的发烫,他好想好好地怜爱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