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贱女人
    “噔噔噔……”

    貌似没有开门的动静。

    等了一会,司马青再次敲了敲门。

    仍然没有动静。

    “小少爷该不会出什么事吧?司马先生,我把房间的钥匙也带来了,你看要不要……”吴总管看房间内好像没什么动静。虽然小少爷玩心未泯,但是他做事向来有分寸,从来都不跟他开玩笑,因为聂家大宅里除了他还有众多管家,家里各种各样事都会有相应的管家处理,要是不是重要的事情,一般不会叫他的。这次小少爷叫他过来,具体什么事情没说清楚,说是到了再说,而且还要带上聂家的医疗队,还嘱咐他要赶快,要不是有什么急事才会这样的吧。

    但是司马青向他摆了摆手,他准备再敲一次门,三次过后要是还没有人开门,逼不得已只能冒犯了。这是他的办事原则。

    当然,他也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小少爷会跟张朵朵在一起?他昨天是跟张朵朵说过,无论有什么事或者有什么不懂的事情,都可以找他,但是他也向她说明了,到时可能会跟着聂大少爷,要是碰上有公事要处理,如果不是急事,不要随便找他,找了也没用。

    结果电话是小少爷打来的,还说十万火急,是不是真的很急就不知道了,但小少爷叫到,主子也没有多问就让他过来了。

    究竟这两个人在里面搞什么?叫了人来又不开门。

    “啊!!!”

    司马青刚准备再次敲门时,一阵惨叫声突然从房间里传出来,这是小少爷的声音!隔着门都能感受到这声音是有多痛苦!

    “是少爷!快!快开门!”吴总管迅速地从衣服里拿出钥匙。

    然而,有人速度比他更快。

    “砰!”

    司马青在一瞬间便把门撞开了,还没等大家反应过来,速度之快如风,首先第一个冲了进去。

    可是等大家反应过来的时候,司马青又已经走了出来了。

    “吴总管,事关重要,你在这里守着,务必不要让其他人进来,我先一个人在里面处理,有什么事我再叫你们。”

    “好。”吴总管虽然有疑问,但是司马青是聂大少爷的特助,对聂家忠心耿耿,且办事情向来让人放心,他刚才进去,看来已经了解了里面的情况,他也绝对不会让小少爷受到伤害的。

    房间的门被司马青关上了。

    吴总管便和其他人在门外守着。

    司马青想过张朵朵在今天的宴会上可能出现的无数种状况,比如穿着高跟鞋不小心摔倒在地,喝酒时不小心洒了出来弄脏了衣服,跟别人跳舞时踩到了对方的脚而被人奚落或者痛骂,不小心打翻了桌子上的餐盘,又或者是受不了其他女人对她的各种嘲讽而来找他寻求帮助等等,很多女人费尽心思、耍尽手段地想得到他家的主子,根据他跟随聂大少爷的多年经验,女人之间免不了斗争,张朵朵今晚成为女人堆里的众矢之的是必然的。

    但是,他万万没想到,这个其貌不扬的女人竟会做出这样的事!他更想不到的是单纯的小少爷会单纯到这个地步!

    他冲进来,看到的是,张朵朵衣衫不整地跨坐在小少爷的大腿上,整个人都贴在了小少爷的身上,自己的后背都差不多露出一半了,关键是,还扒光了小少爷的上衣!

    不是吗?小少爷身体都要双手撑到后面往后仰成那样了,而且表情还痛苦得很!还不是张朵朵在强迫他?!

    这种画面,司马青心里清楚这是绝对不能传出去,而且越少人知道越好!

    虽然主子平时对小少爷表面看起来是冷漠的,但实际上主子却在暗地里处处照顾着小少爷。小小少爷就更不用说了,从小就敬佩他大哥得不得了,从小就爱缠着他玩。他俩兄弟的关系在别人眼里看似疏远,可是司马青知道,实际上他们两人的感情是很好的。所以,对于主子的老婆,小少爷绝对是不会有剽窃之心。而且,小少爷情窦未开,生活及工作所到之处,美女无数,即使是一个绝色美女主动送上门躺在他的面前,他也未必有所动。更何况是张朵朵这种货色?!

    “张朵朵!你这是要做什么!竟然敢这样祸害我们家小少爷?!”而且还是在聂家家中!

    司马青愤怒地骂她。这个女人究竟想干什么?她知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她这么做是想毁掉大少爷和小少爷?是想毁掉聂家的名声?你以为聂家的人是可以随便被人动的吗?我看你是想自毁灭亡!

    “还不赶紧下来穿好你的衣服!”司马青见两人毫无反应,小少爷肯定是被吓到了,至于张朵朵这个女人肯定是胆子长毛了,司马青带着怒气走到床边一手抓住了张朵朵的肩膀,一手便把她拎起来甩到床的另一边,让她彻底从聂风的身上离开。

    “司马先生……你……你终于来啦!”张朵朵喘着气说话,药效的作用已经让她很难意识到周边的事物了,她是靠着用尽了自身的自制力才知道旁边有人过来了,而且是司马青。

    至于聂风,早已无法辨清事实和幻觉了。

    “司马先生,我们……都中了迷情药,聂风他可能……可能快要不行了,刚才我咬了他一口才……制止住,我们……什么都没有发生……快……快救我们,我也……不行了!”

    就在司马青进来之前,眼看两人快要控制不住的时候,张朵朵用尽全身力量在聂风的肩膀上重重地咬了他一口,因为这样,聂风才痛得松开了她,两人才有了短暂的清醒。

    “迷情药?”

    司马青瞬间顿住了,往聂风身上一看,肩膀上深深的牙齿印,都快要渗出血了,原来那声惨叫声是这样来的。

    他摸了一下聂风,浑身发烫,双眼迷离,眼神里透满了不正常的欲火。而张朵朵满脸通红,全身柔软地瘫倒在床上。

    明眼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看来自己确实是误会了她。

    “你放心,这件事我会查清楚的,解药聂家都有。先穿好衣服,我先带你们离开这里。”

    说完,以迅雷不掩人的速度帮张朵朵拉上了拉链,期间并未碰及到她一寸肌肤。他才发现其实张朵朵也只是拉链被拉开了而已。

    看样子,两人确实啥也没有发生。司马青表情凝重但心里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要是真发生了这什么,他也是责任重大啊,到时候也不知道大少爷要怎么惩罚他!

    接着就帮聂风整理好穿回上衣。看样子小少爷受到这药的伤害还不浅。

    而门口外面,司马青前脚进去,方菲儿和方盈莹后脚就到了。

    吴总管没想到夫人也会来到此处,肯定是不可能拦住不让夫人进去的。

    方盈莹还没到的时候便听出了她儿子的喊叫声,便紧张地小跑着过来,要是她的宝贝儿子出了什么事,大家都不用活了。

    话都没多说,大家就让开了路,跟着她进去了。

    ……

    “啊!风儿!你没事吧!”

    方盈莹一进去看到自己的儿子上衣只穿了一半,光着的肩膀竟然还有个伤口。

    而且床上还有个躺着的女人!

    “贱女人!你对我风儿做了什么!”说话时,方盈莹一下子掐住了张朵朵的脖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