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谁当解药
    “**!竟然被他们走掉!”

    阿七双手握成拳头,愤愤不平地说道。

    “这个是什么意思?!”

    阿七把卡片扔到司马青手中。

    刚才他开枪的时候,司马青未来得及阻止,已吓得出了一身冷汗,无论怎么样,张朵朵始终是主子的老婆啊。只不过……只不过,还没有来得及告诉阿七。

    “被抓走的那个女人,是大少爷的老婆。”司马青语气平静地跟他说。

    “什么?!”

    阿七听到他的话快要跳起来了。

    “司马青!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那个女的,被抓走了,她是大少爷的老婆。”司马青没好气地应了他。

    阿七这回听清楚了,但像看怪物一样看着司马青。

    “还好意思说!你不是大少爷的贴身保镖吗?!怎么连个黑衣人都打不过啊?!”

    司马青也爆发了。

    “大少爷什么时候结的婚啊?!我怎么不知道的?!”

    阿七的嘴巴开启了机关枪模式。

    “大少爷不是不喜欢女人了吗?!不,不是,我发现你是不是在陷害我啊?!那女的是大少爷的老婆,你怎么不告诉我啊?!”

    “就你那脑袋一时半刻你能理解得了吗?!”司马青好不犹豫地怒怼他。

    “我怎么就理解不了啊?!明明就是你自己说话有问题!”

    “什么叫做我说话有问题啊!你自己脑袋一根筋!看到有人在他们手上还开枪!反正人就是你弄丢的!”

    “喂,喂!你讲讲道理好吗?!你又没有跟我讲清楚她是大少爷的女人!而且,你为什么会抱着大少爷的女人?”

    “……”

    ……

    “报告副组长,宴会厅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宴会正常进行!”

    “好的。”阿七对着对讲机问道。

    “聂夫人和小少爷那边没什么事吧?!”司马青接着问道。

    “已经在主宅安顿好了,小少爷也服了解药了,目前无大碍。”

    “行。记住,保持警惕!”

    刚才在宴会厅外打斗激烈,枪林弹雨,由于他们的保卫工作做好,宴会厅内丝毫没有受到半点影响,厅内所有人根本不知道刚才外面所发生的事情,痕迹也很快被他们清理干净了。

    只是,阿七和司马青相互间的对骂未停止过,不知不觉很快就到了聂夜的主宅了。

    “你说!”

    “你去说!”

    “是你任务执行失败了!大少爷命令你要一个不留,你却全部都放走了!”

    “我……你不也是失责了吗?!反正我的任务是对付那几个刀帮的人,我是失败了,我会请罪!大少爷的女人是你弄丢的,你也要负责。”阿七一脸不满,此时他对司马青是唾弃至极了。

    两人进到屋内却不约而同自觉地不再说话了,怕打扰到里面的人,轻手轻脚地走上了二楼。

    而房内,聂夜因为考虑到差不多时间要去到宴会厅了,刚刚才结束了会议。

    房内的人有序地散去离场。

    聂夜则仍然坐在办公椅上,修长的手指继续翻动着文件。

    司马青和阿七在门口外等候着,等其他人都离开后才进到里面。

    “大少爷,任务失败了!”

    “哦?”聂夜停下手中的动作,阿七做事很少失败的,看来对方很强大,“是什么人?”。

    “三个黑衣人,确实是刀帮的人!”阿七如实回答。

    “三个黑衣人?!阿七!”

    阿七吓得差点就跪在地上了。

    “大少爷,我也失责了。”司马青虽然不知道张朵朵对于主子来说重不重要,也不清楚会不会问他责,但他还是赶在主子问道前主动承认错误,否则万一主子真要发火后果不堪设想。

    “聂少夫人出事了?”

    聂夜表情淡定,司马青心里早已紧张不已,因为他完全读不懂主子的心思。

    “少夫人被人下了迷情药。”

    阿七站在一旁不敢动了。

    “嗯?”聂夜听到这个回答后,脸上大大的写着意外两字。

    “最后,少夫人被刀帮的人劫走了。对方把战斗直升机都开过来了,估计是有预谋的。”

    这恐怕是聂夜近几年来听到的最让他震惊的消息了。脸上意外的表情转为难以置信。

    “没有其他人被抓?没有其他更重要的事发生了?”

    “刀帮抓了少夫人后就走了,聂家大宅内除此之外没有丢失任何人或物,刀帮没有做其他事,没有伤及其他人。”被大少爷这样一问,这时阿七才意识到,黑衣人似乎就是专门以劫走少夫人而来到这里的。

    “你们的意思是说,今晚刀帮的事跟聂少夫人有关联,刀帮是专门过来劫走聂少夫人的?!”

    “貌似是这样。”阿七说到。

    “还有,少爷,这个是他们留下的。”阿七战战兢兢地把卡片递到聂夜手中。

    聂夜拿起来看了一眼,然后轻轻地把它放到办公桌上。

    龙九?与刀帮交涉过几次,对方的底细也摸得比较清了,到这是个陌生的名字。这人为何会知道他有个老婆,张朵朵只是个轻不足道的女人,还专门留个卡片“挑衅”他。

    “查清楚!”聂夜轻扬嘴角,笑了笑,忽然觉得此事有点意思。

    “是!”

    ——

    “九爷,不是说主管聂家集团的聂家大少爷是全f市最帅最有魅力的男人吗?不是说所有女人都想嫁给他吗?你确定这个就是聂少夫人?”坐在汽车后座上的洛言看着被他们随意放倒的张朵朵,终于将他心中的疑虑说出。

    他们用直升飞机逃脱了聂家的追捕后,按计划换了身衣服,再开上了他们预先准备好的加长版豪车,驶往他们九爷的鹤云山庄。

    “笨蛋!说你笨就是笨,这个女人在大宅的时候你都看了她几遍了,这都认不出来?!竟然还报错了人!你以为随便抱个女人就是啦?!”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洛行在后视镜里看了他这个孪生弟弟一眼,直恨恨地骂道!

    “我看另外那个女人比较漂亮点嘛?!”洛言不满地反驳道。

    “但是,九爷,这个女人中了迷情药,你打算怎么处理?”洛言看着张朵朵涨得通红的脸问道。

    “我先说明啊,九爷,我不要当“解药”的,我还是个处男!我要留给最心爱的女人的!”洛行立马说到。

    “我也是!我也不要!”洛言也不愿当解药。

    “喂喂喂,你们是不是想得太多了?!”开车的男子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难道九爷你要亲自上阵?!”一旁的洛行惊讶地望着他的主子。

    “不是!”就说你们想多了,男子真心无奈,每次和他们说话都想吐血。

    “那你想谁来当解药?”洛言借着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