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给你选择(二)
    “大少爷,他们在鹤云山庄。”

    聂夫人的生日宴会已按计划圆满结束,只是因张朵朵被人劫走了,而少了和她一起向聂夫人祝寿送礼以及向大家宣布她的身份的环节。

    聂夜坐在沙发上,神情闲定地翻看着杂志,但是一言未发。

    “龙九是他们刀帮新上任的少主。最近在商业上聂家集团跟他们也没有交集和竞争。”

    “其实隆达集团的老爷子近几年早就想解散了刀帮,因为他们也不是黑社会,现在的刀帮也只是用来保护他们的人身安全。但是老爷子的儿子,龙九,传闻生性喜欢各种玩乐和刺激的事情,身手不凡,死活不让他父亲解散了刀帮,还做了刀帮的少主。这次龙九夜袭聂家,没有查出跟隆达集团有任何关联,无论是聂家或者是聂家集团也没有什么是他需要被要挟的。从刀帮那边打听到消息说,龙九只是想跟大少爷你会一下面。”

    新官上任三把火,谁人不知他们聂大少爷厉害,这个龙九无非就是想给大少爷一个下马威嘛。不过阿七倒是挺想见识一下这个龙九,武功如此高强。

    聂夜只是坐在沙发上安静地听他的报告。

    “大少爷,聂夫人让你过去一下,老爷子也在那里。”

    聂夜原本神情闲定的脸,立马黑了下来。

    “谁下的药?”

    “小少爷和少夫人今晚没吃过什么东西,就是在宴会厅的时候,方小姐拿了瓶她珍藏许久的红酒,他们三个都喝了点红酒,当时少夫人已表现出有点不适了,但小少爷和方小姐都没事。因为不适,小少爷扶了少夫人去休息,期间有个女人乔装打扮后拿了两杯水过去,已经确定水里面都放了迷情药。小少爷和少夫人中毒的事跟刀帮没有联系。”

    “确定不是少夫人自己下的药?”他冷落了这个女人三年了,结果她既没有主动去找他也耐得住寂寞,看来聂家大少夫人这个位置对她来说也是志在必得了,所以,这个女人是不是想利用在特殊的日子里搞些事情来博取大家的关注,好让大家都知道她的身份,这也是可能的。只是这样损人不利己的事,也太笨了。想想还是觉得不可能。

    “是的。端水过去的那个女人是乔歆然。”

    “乔歆然是谁?”又是个陌生的名字。

    司马青抬头愕然地望着他家大少爷,不知道如何回答他好。

    “大少爷,你真的不记得啦?”

    呃,他应该记得这个名字吗?

    “没有印象。”

    “她就是那天晚上你带去少夫人住的小别墅过夜的那个女人。”

    “哦……哦。”聂夜想起来了。

    也是,围在他家主子身边的女人这么多,能进入他心里的估计一个都没有吧。

    “呃,另外,大少爷,我们查到了,方小姐昨天去了酒吧从一个女人买了灵魄3号。”司马青从来对方家未持有偏见的态度,但他没想到方菲儿手段竟是如此狠毒,嫉妒心竟这么重,对一个有名无实且毫无竞争力的女子,都下手这么重。

    聂夜眉头稍紧,灵魄3号?这种迷情药,无色无味,极少的剂量即可使人意乱情迷,外面是没有解药可以购买的,估计只有他们聂家才有的解药了。

    只是,他想不到他这个“表妹”竟然找到人买这种药。

    “把线索透露出去,让方家和聂夫人得到线索。”

    “是。”

    ……

    “不是,大少爷,不先去救少夫人吗?”

    阿七看着聂夜准备和司马青去见聂夫人,有点焦虑。

    “少夫人可是中了灵魄3号啊?也不知道会不会……”

    “小少爷也中了迷情药,我当然是要去看了聂风先。”

    ……

    客厅内。

    “我呢,想要的东西很简单,只想一家人平平安安、开开心心地在一起就够了,谁知道连这样,都有人看不过眼。阿夜,整个聂家和聂家集团都是你的了,难道连我们母子你都容不下吗?!还连自己的老婆都下得了手!志文,你倒是说句公道的话呀!我的风儿可是从来都没有受过这样的苦啊!”

    方盈莹哭得十分凄惨不已,方菲儿则在她身旁安慰着她。

    “阿夜,你必须把这件事说清楚!”聂志文一脸严肃地质问。

    聂夜也是一副严峻的表情。

    两父子都非常严肃,在场的也只有方盈莹敢说话了,在这样的气氛下其他人根本连大气都不敢喘。

    “我刚刚看过聂风,解药已起效果了,他不会有事的。”

    “不是让你说这个!”

    方盈莹在旁边抽泣着,哭得梨花带雨,“阿夜,你也不要怪我会怀疑你,从小我就没见你喜欢过你的风儿,我们风儿品性善良,根本就不会惹到什么仇家!谁会无端端害我门的风儿啊?”

    “那就要问你们方家了!”聂夜苦笑着地说道,同时看了一眼她身旁的方菲儿。

    “你……你是什么意思?!难道我会害自己的亲生儿子吗?!你以为人人都像你这样无情吗?!”方盈莹差点没被气到岔气。

    一旁的方菲儿面色却被他的话吓到一下子煞白了,再也不敢抬头偷望他了。但她也很快地调整了自己的心态,装作无辜。

    “我来这里主要是为了看聂风的,既然他没事了,我也回去了。”聂夜根本就不在乎他们对自己的怀疑,因为这样的栽赃陷害早已不是一次两次了。

    “志文,你看看他!什么态度!聂夜,当了聂家少主,你连你爸的话都不听了吗?!”方盈莹怎么肯轻易放过他。

    “我是让你讲清楚,为什么不去救自己的老婆?!我已经问了你的手下,自己的老婆中了迷情药还被刀帮抓走了,你还不知道吗?!”聂志文真的愤怒了。

    方盈莹顿时傻眼,原来自己的老公根本就没听自己说了什么,心里只装着他那个大儿子。

    方菲儿也傻眼了,她万万没想到聂夜的父亲竟然会关心张朵朵!

    “志文!你究竟……”方盈莹抛开了悲伤,生气地哭着准备怪责聂志文。

    “我的事不需要你管!”聂夜冷冷地回了句,便起身离开了。

    两父子根本就没有在乎她的表演。

    “你看吧,良心被当成狗肺了吧?志文!”方盈莹看聂志文失落的样子,真是不明白。

    “好了,盈莹,别说了,风儿和朵朵中了迷情药这件事,难道你以为聂家没有能力彻查清楚吗?!现在风儿已经没事了,眼下解决刀帮劫人的事才是头等大事,孰轻孰重,难道你作为聂夫人不清楚吗?!”

    说完,聂志文也不理她,上楼去了。

    “志文!你这个没良心的!……”

    客厅只剩下方盈莹在哭诉了。

    而方菲儿则是担心着自己的下药的事是不是已经被知道了,幸亏听得出来聂夜对张朵朵的态度还是很冷漠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