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给你选择(四)
    “龙九,你不要太过分!”

    阿七忍不住了,全身的青筋都暴起。这个龙九实在是太过分了,不仅在大少爷面前故意踩踏大少爷的禁区,还当面调戏大少爷的女人,实在是忍无可忍了!

    “大胆!你是什么人?!敢直呼我们九爷的名字?!”

    洛行也是一脸不满,你可别污蔑我家九爷,我家九爷才看不上那女人呢!

    “你认识潇漓?”

    聂夜对龙九在他面前现在的所作所为,根本就没有入到他的眼里,他知道,龙九这样做无非只是想激怒他,然而,他在乎的只有潇漓,从小到大,能走进他心里的,由始至终都只有潇漓这个女人。

    “当然。潇漓现在是我的女人。”

    龙九不紧不慢地回答,但他仍然在疑惑着为什么这个女人从进来山庄开始忽然间就失去了在车里的那种疯狂,按道理来说,灵魄三号还没有到失效的时候,这女人明明衣服都湿透了。在张朵朵身上的双手,动作变得更加放肆和暧昧了。

    一旁的洛家两兄弟手心都出汗了,九爷,戏演得差不多就行了,对面那位爷也不是一般的人啊,人家的脸色越来越恐怖了。

    现在?他的女人?聂夜听到这句话时眼中闪烁着要灭人的信号,但不一会儿,又闪出一丝喜悦。

    “潇漓还活着?”

    “还活着,而且还活得好好的呢!”潇漓说得没错,这个男人一直都很在乎她,直到现在,当大家都认为你不再在这个世上之后。

    这时龙九终于发现了张朵朵手臂上的咬痕,加起来至少有六七个,个个都深入血肉,难怪在她旁边做了这么久,自己这个猎物靠得这么近也没见她发作扑过来,还以为这个女人的卑微都渗透到骨髓里了,没想到她竟然不要命似的咬自己以控制自己身上的**!一个不起眼的普通女子,意志力竟如此强大,龙九开始有点不敢小看眼前这个女人了。

    呵呵,有意思,他开始对这个女人感到好奇了。

    “大少爷,他的话不可信!龙九这个人性格狡猾,他肯定是有什么阴谋的!”

    阿七知道潇漓在大少爷心中的地位是无人能替的,大家亲眼看到潇漓在他们面前中枪而忙并掉入到大海的,潇漓死后,大海茫茫,他们足足搜查了一年,不仅大海,整个市周边的市,可以找地方都找遍了,但是潇漓的尸体始终都没有找到,大少爷怎么都不愿意相信,让他们再重新地找了一年,依旧什么都没有,加上聂老夫人的劝阻,大少爷才开始慢慢接受这个事实。只是,这么多年来,直到现在,聂大少爷一直都有派人继续查找,但都没有结果。

    阿七只相信亲眼看到的事实,反正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潇漓活着,何况是出自敌人的口中,他只怕龙九戳到了大少爷的致命软肋,担心大少爷一时失去理智,会被龙九套进圈里。阿七看到聂夜的样子,心里焦虑不已,估计他们大少爷即使知道是个圈套他也心甘情愿跳下去,无人可以阻拦。

    聂夜现在脑袋里全是潇漓,他以为自己再次听到这个名字的是个已经可以很平静了,原来不是,她始终牵动着自己的每一根神经,再次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他的身体一下子就僵硬了。他那天亲眼看到潇漓死在了自己面前,大海那么复杂,除了活下来不可能,其他什么可能都会有,更何况是中了致命一枪的人。但是,一天找不到尸体,他就不会相信潇漓死去!所以,他相信潇漓还活着,相比潇漓的离去,他更宁愿相信潇漓是因为恨他而在躲着他。

    “潇漓她人现在在哪里?”聂夜紧张地逼问。

    “我刚才说过了,她现在是我的女人,现在当然就是在跟我生活在一起啦。”

    龙九继续慢条斯理地微笑着回答每个问题。

    “她是我的女人!告诉我,她在哪里!”聂夜双手一压坐着的椅子,人一下子站了起来,而身后的椅子却是碎了一地。

    阿七见状,紧握手中的控制器,做好随时将鹤云山庄一举歼灭的准备。

    龙九以及他的手下被聂夜这淬不及防的举动震惊到了,想不到这聂夜竟然也是深藏不露啊。

    张朵朵也被椅子震碎的巨响吓到了,她没想到这个豪门花花公子竟可以将一张如此结实的椅子给震碎了,发起脾气竟如此恐怖!这个“潇漓”又是谁,两个男人句句不离她。

    “聂大少爷,想不到你的身手这么好啊,但请你冷静点,我的椅子可是很贵的,你可要记得赔给我哦。你那么担心潇漓,难道你就不担心这个女人吗?”龙九看了看怀中的张朵朵。

    “说!”聂夜完全忽略了张朵朵,话语间满是杀气,丝毫没有半点退让的意思。

    “又一个可怜的女人要被你毁掉了,聂少夫人,他好像不是来救你的。”龙九装作心疼地看着张朵朵,然后继续淡定地说道,“是潇漓让我过来的。”

    “嗯?”聂夜向前走近了两步,但他的视线自始至终都落在张朵朵的身上。

    也就只有阿七一直紧盯着龙九和张朵朵,在一旁心里一直默念着:聂老夫人让我们务必把聂少奶奶救回去的!但他不敢随便张口,他只能祈求大少爷此时能有读心术了。

    “不明白?”

    “我只明白潇漓还活着。”

    “但是潇漓她不明白,你对她的感情究竟是怎么样的?”龙九话里带着点轻蔑,他抱起了张朵朵起来,慢慢地往后面走,直到走到边缘。

    “……”

    聂夜沉默,是的,是他对不起潇漓,无论他的心有多痛,都是他应该的。

    龙九把张朵朵放到地上,左手拿出了一个银色手链。

    “怎么会在你那里?!”聂夜心脏快速地跳动着。

    阿七看到那个手链,也紧张了,这回他彻底相信潇漓还活着,因为这手链是少爷送给她的,独一无二,潇漓从未离身。

    “听说你结婚了,她说了,在聂少夫人和这个手链之间,给你做个选择。如果你选手链,日后你有再次见到她的机会,但是,你的聂少夫人会被我推下去,但你放心,下面不高,也就两百米左右,下面有个湖,常年结冰。”

    龙九笑了笑,继续说,“如果你选择这个女人,手链就会被我扔下去,潇漓说了这样她跟你之间也就毫不相干了,她一辈子都不会让你见到她的。”

    下方的寒气一股股飘上来,张朵朵已感受到了彻骨的冰凉。呵呵,这还用选吗?在你们眼里,我还算条生命吗?!由头到尾,我只是一个被你们搬弄的玩物!

    哼,到最后,只是让她的生命在你们这些豪门子弟的玩弄下连一条手链的价值都不如!结果就是让她更没尊严的死去!

    你们究竟把我当作什么?!

    人间对她张朵朵无情,但她可以选择有尊严地存在过!让这个选择见鬼去吧!

    突然,当大家还处在充满火药味的紧张气氛时,张朵朵身体往后倾倒,纵身跳入身后的冰湖!

    “永别了!”

    留下眼角的一滴泪水散落到龙九的手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