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你怎么这么笨
    “叽叽叽……喳喳喳喳……”

    “嗯……吵死了……”

    窗户被轻轻的关上,连窗帘也拉上了……

    又一天过去了,窗外已经再次从黑夜变成了白天。

    空气中弥漫着一阵阵沁人的淡淡花香,清晨温暖的阳光自窗户洒落进来,美好的时光令人的心情不自觉地愉悦起来。

    在阳光的洒照下,女孩齐肩的短发更显柔顺乌亮,除了伤痕处皮肤白皙细嫩,女孩的眼皮轻轻地动了动,长长的睫毛像蝴蝶的翅膀在轻轻舞动。

    女孩苍白的手指陡然将身下的被子绞紧。

    身上清晰的撕裂般的痛苦,使她脸上的轻松瞬间被扫走。

    张朵朵睁开眼睛。

    看到了一张男生干净帅气的脸和对上了一双清澈的明眸。

    “你醒啦?”

    男生看到女孩睁开眼睛望着他出神,有股压抑不住内心的惊喜,想不到她原来是如此美丽。

    嗯?聂风?嗯?头发……张朵朵的手不知何时碰到自己齐肩的短发,然后她忍着疼痛再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脸。

    素颜!她足足有七年的时间没有让别人看到过她的真面目了!

    她再略略看了一下周围,此时才意识到,她竟然躺在一张床上,身上只穿着一条薄薄的睡裙!

    她的脑袋被各种乱入的画面占满了。

    “大嫂,哦哦,不对,我可以叫你……叫你朵朵吗?”聂风细声地说道,仿佛声音大一点都会对她造成伤害。

    “……”张朵朵的注意力完全不在他说的话上。

    见张朵朵没有作声,便继续说到,“你不出声,我就当你答应咯。朵朵,你已经睡了三天三夜了,担心死我了,我差点就以为……”

    “啊!”

    “啊!啊……聂风你这个变态!”

    “朵朵,你怎么了?!你冷静点……”

    聂风被张朵朵拿着枕头追打得在房间里到处跑。

    “聂风你这个变态!你对我做了什么!”愤怒已经暂时让她忘却身上的疼痛,此时她只想打死眼前这个玷污了她的男人。

    “我没做什么呀!你……你别跑那么快呀!小心呀!”聂风被打得一头雾水,想不通为什么张朵朵会这样,但是他不敢还手,怕一个不小心就伤到了她,他也不敢跑太快,担心她身体未恢复跑太快了伤到了自己。

    “聂风你这个流氓!”

    ……

    “大少爷,少夫人醒了。”

    聂夜停下了手中的笔。

    “小少爷在房间里。”

    “谁允许他随便进入我的房间的!”这小子真是越来越随意了!什么时候跟他亲密得可以让他随便进自己的房间!

    果然,大少爷听到这消息是不开心的,那接下来……司马青心中更加不安了。

    “不知道为什么,少夫人在房里追着小少爷打了起来……”

    片刻,聂夜的面容已阴云密布。

    ——

    “朵朵,那夜我们是都中了迷情药,但是我们什么都没有做啊!如果你对那晚的事介意的话,我愿意对你负责!”

    枕头已经被她扔完了,张朵朵随手拿起床上的被子,重重地向聂风扔了过去!

    “砰!”

    聂风敏捷地一个侧身,巧妙地躲过了。

    被子正正砸在了站在门口的聂夜。

    “没有要你负责任的事!出去!”

    强大的压迫感随着男人的进来在整个空间内蔓延。

    “哥,我……”

    聂风见到他哥快要黑成团的脸,本来要说的话瞬间吞回去了,赶紧溜出去关上门。

    “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可以进入我的房间!”

    ……

    “砰!”

    一个枕头又扔到了他的身上。

    张朵朵心中的怒火还在盛头上。

    “聂风!你这个混蛋!”

    脚边没有东西可以捡起来打了,张朵朵直接扑了上去用力地捶打着。其实她连打着的是谁都还没有看清楚。

    但是男人的胸膛像城墙般结实,她的双拳打在他身上完全没有半点作用。

    “啊!干什么!你这个流氓!变态!”她双脚突然腾空被人紧紧抱了起来。

    张朵朵瞬间神经绷紧,出于求生的本能,她手脚并用,拼命使劲,然而男人的力气太大了,她根本就一点都动弹不了。

    “你要做什么?!放下我!”

    他只是稍稍用力抱住了她而已,她就动弹不了了。他不免心中发笑,这女人,力气这么小,身体还这么虚弱,怎么就敢动手打一个男人?真的一点都看不透她。

    “别碰我!”

    张朵朵眼看着男人抱着她往床的方向走去。

    “别碰我!别碰我!”

    结果她只是被轻轻地放到床上。

    男子捡回地上的被子,轻轻地盖回到她身上。

    男子坐到床边,张朵朵此时才看清了这张俊美如斯的脸。

    她刚刚在干什么?她……她不是跳进冰湖了吗?她不是应该……死了吗?难道是聂夜救了她?

    张朵朵看着聂夜的脸逐渐想回了那夜的事。

    跳入冰湖以后发生了什么事,她一点记忆都没有。她只记得跳下去那一刻的悲痛绝望,以及掉入湖中那一刻的彻骨冰寒和入心的疼痛。

    冰湖里的冰,就像是一把把锋利的刀,她被就上来的时候,浑身都是伤痕。

    想起那种寒骨彻痛,张朵朵不由得拉紧了被子,身上的疼痛真真切切地存在,张朵朵痛得微微颤抖。

    看着她像受伤害怕的小兔子似的缩成团,聂夜心头一紧。

    这女人,现在知道痛了,刚才怎么就像没事了活蹦乱跳。

    聂夜躺下去大手一伸,她如同一只抱枕,被搂在男人的怀里。

    “笨蛋,还活着!”

    男人炙热的温度像一股暖流,贯彻了她的全身,颤抖慢慢地停止了。

    张朵朵被抱得有点脸红,她觉得聂夜看她的眼神怪怪的,而且他……竟然隔着被子抱紧了自己,他不知道自己此时是应该害怕还是应该逃跑。

    “你怎么这么笨?身体这么虚弱还跑起来打人?!”

    这是在骂她吗?怎么她感觉这语气像是在宠溺……

    还在疑惑的时候,突然后背有点发凉。

    “你,你要干什么?!”

    张朵朵警惕地抓住伸入到她后背乱动的大手。

    “上药!”

    聂夜的手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已经迟了,你昏迷了三天三夜,每天都是我给你上的药,像现在这样。”

    什么?张朵朵脑袋一片空白。

    “流氓!”

    “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