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要保全自己
    关门声音响起后,房间安静下来了,只剩下张朵朵一个,她绷得快要断掉的神经终于了可以放松下来,终于可以好好理理自己的思绪和此刻的处境。

    被子把她盖得严严实实的,只露出一个小脑袋,张朵朵打量着四周的陈设,除了一张又大又柔软的床,一张桌子和椅子以外,基本看不到其他多出来的摆设了。

    自己真的是躺在了那个大魔头的卧室里吗?

    这样的卧室也太简单了吧!要不是这些简单的物品看起来很昂贵奢华的样子,张朵朵真不敢相信这个“窝”竟是他的。看他之前新闻上面和他搂搂抱抱的那些女人,还有她亲眼看到他抱进家的乔歆然,个个都妖艳无比,还以为他的卧室会装饰得亮瞎她的眼睛,没想到他原来喜欢简单奢华的风格。

    张朵朵用手轻轻地掐了一下自己的手臂。

    “嘶——”

    是真真切切的疼啊!

    随便用手去摸一下,都能感受到自己的身体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伤痕。

    这是真的。

    她真的还活着。

    而且,除了聂夜,谁还能将她从冰湖里救出来。

    可是,她想不懂,为什么他要救她。

    那个“潇漓”呢?究竟是什么人,整件事都因这个“潇漓”而起。

    那夜他们两个大男人句句话都离不开这个人,聂夜还暴起来了。

    想到这里,张朵朵就不愿再回忆起当晚的事了,因为每每想到自己活生生的生命无辜地被藐视,她心里就觉得很不舒服,就会无比憎恨现在所躺着的地方,还有那些刚刚见到的人。

    “不想了……不想了……”

    她害怕自己又不能冷静下来,好不容易才被救活回来。聂夜说得对,说她“笨”,她的确是笨,怎么可以不珍惜自己的生命呢?!她可不容许自己再这么傻了。

    那个潇漓,估计是聂夜那个花花公子恃着自己钱多到处招惹回来的情债!

    结果,人家以为她张朵朵抢了她的男人,竟然派人抓走她,还让人做什么鬼选择!

    结果就是连累了她这个无辜又可怜的女人啊!

    不过,聂夜身边的女人估计也不是什么好鸟,因为聂夜这个人本来就不是善类。起码那个乔歆然她是见识过了,人坏不坏就不知道了,但是爱耍小心计她可是见识到了。

    这个潇漓大概也不是什么好人,竟然拿一个不认识的无辜女人的生命开玩笑,只因为她是聂夜名义上的老婆。

    真是太可怕了!简直比那些追她债的人还要恐怖!

    想到这里,张朵朵惆怅了,也不知道聂夜身边有多少个这样的女人,如果个个都这样的话,那她的生命岂不是随时都有可能一命呜呼?!

    张朵朵猛然觉悟了,这是她有史以来最大的觉悟了!

    她的表姐叶依倩真不愧是名牌大学的高材生啊,难怪她打死都不愿意嫁给聂夜。原来这中间是有着这么复杂的层层关系啊!

    只怪她命苦,对于强加于自己身上的婚事也是无能为力。

    一开始,她只是希望尽力保全自己,只要自己慎言慎行,每日“打扮”好自己,聂夜对着她这样的货色,终有一日肯定会自动解除婚约,跟她离婚,但是,至于是什么时候会这样,她也不在乎,因为正好有个地方可以作为她避债的庇护所。

    但是,现在,还化什么妆啊?!估计也没有什么地方没有被看过了,而且,她听得很清楚,聂夜说了,她昏迷的这些日子都是他亲自给她上的药!

    她之所以从十三岁就开始化妆掩饰自己的真容,那是因为无论自己走到哪里,自己的这张脸总是吸引着在场所有人的目光,张婠婠觉得她长得太妖孽了,总是找她的麻烦,所以自己为了不惹麻烦不得不用化妆的手段掩饰自己了。

    也不知道这个大魔头怎么了,怎么她醒来之后,这个大魔头对自己的态度很明显是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更重要的是,竟然还强吻了她!

    不会也是这张脸的原因吧?!

    可是,她浑身都伤成那样了,以后疤痕会长成怎么样都不知道呢,虽然可以整形美容,可是……

    “啊——张朵朵你都在想些什么啊!”

    张朵朵此时恨不得一脑袋撞到豆腐上去,她怎么可以生出“既然如此就这样安心地去当聂家大少夫人”的想法呢?!

    张朵朵难道你忘记了自己的亲生母亲是怎么死的吗?!

    难道你觉得像聂夜这样的大豪门会和一个普通的女人好好地生活吗?

    笨蛋!

    那天有了一个潇漓,只怕以后会有更多个“潇漓”找聂家大少夫人的麻烦。

    保全自己的根源,是要摆脱掉“聂家大少夫人”的称号。

    相比之下,追债的那些人已然不是那么可怕了,只要自己努力赚钱迟早会摆脱他们的。现在对于自己来说,在聂夜身边待得越久,有可能连命都没有了。

    没错,得赶紧离婚,越快越好。

    可是,要怎么样才会让聂夜主动离婚呢……

    ……

    整个早上,张朵朵都在思考着这个问题。

    可能是由于身体太虚弱了,其实她很快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中午的时候,聂夜的专用医生过来给她检查情况,还给她打了针,聂夜也在一旁,她也只是隐隐约约的感到有人来过,但还是没有睡醒过来。

    一直昏睡到了傍晚。

    “咚咚咚……”

    一阵敲门声传来,张朵朵醒了。

    她撑扶着坐了起来。

    “咦?”睡醒一觉,感觉身体的疼痛缓解了很多,想不到聂家的医生这么厉害,药效起得这么好。

    “大少奶奶,你终于睡醒啦?”

    一位看上去五六十岁的女人推门而入,人和声音都很慈祥。

    她笑眯眯地端着一药粥过来。

    “大少奶奶,我是邓姨。大少爷现在还在忙着,他让我进来看看你,要是睡醒了,就给你端点吃的过来。睡了一天了,好点了吗?先吃点粥吧!”

    “谢谢邓姨。”

    张朵朵很久没有遇到过对她说话这么亲切的人了。

    可能是身体恢复得可以,她很明显地感觉到肚子饿了,端起粥便狼吞虎咽似的。

    邓姨看着张朵朵弱不禁风的样子,心里闪过一丝心疼,这孩子,怎么这么瘦了,还受了这么重的伤,真是可怜。不过,这个应该是个好女孩,对她一个佣人都这么有礼貌。也难得,除了潇漓,大少爷再也没有带过其他女人回这里了。

    “大少奶奶,你慢点吃吧,没什么事我就先出去了。”

    “嗯,好的,谢谢邓姨。”

    邓姨迟疑了一下,但还是在关门前跟张朵朵说道:“大少奶奶,其实大少爷心地是很善良,你不用太害怕。”

    “嗯嗯……”沉浸在食物中的张朵朵只是礼貌性地回了话,其实她根本就没把话听入大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