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分房睡
    好不容易想出各种借口才让李思琪不送她回家,和她分开后张朵朵还故意绕了几条街才钻进小巷子里,找到在那里等候她多时的司马青,司马青奉命开车过来接她回家。

    “少夫人,怎么了?有什么不妥吗?”在前排开着车的司马青见她从上车后便魂不守舍的样子,还不时地往两边车窗四处张望,觉得奇怪,在看什么呢,难道外面有追杀她的人吗?

    “呃……没什么,你继续开你的车吧,不用管我!”

    呼——,张朵朵长呼了一口气,什么鬼嘛,搞到自己好像做贼似的!不行,一定要快点想到办法让聂夜取消这鬼规定!

    ……

    回到住所之后,张朵朵从邓姨的口中得知,今晚他们家的大少爷可没那么快回来,估计又要忙到深夜了。

    张朵朵知道后,马上就飞奔上了二楼去,动作麻利地把她的行李拖到离聂夜主卧最远的房间。她可是打这个房间的主意很久了。

    “大少奶奶,这种粗活就让我们这些下人来做就好了,你怎么亲自动手了,而且,行李还这么重!”

    邓姨看着她一个瘦弱的女生,竟然一个人拖着两大袋行李,还走得挺快的,只是那两袋东西看起来比她整个人还要重,实在是让人不忍心啊。

    “邓姨,不用麻烦了,我自己就可以了,你先去吃饭吧!”这是她张朵朵下了决心要干成的事,谁也不能阻止她。

    “我来吧……还是让我来吧,呃,不是,大少奶奶,你为什么把行李搬到这里来呀?我们有专门放东西的房间的呀?”邓姨看着张朵朵把自己的东西越搬越远,有点摸不着头脑了。

    “没事的,邓姨!我一个人就可以搞掂的!”从今晚开始,她张朵朵就住这个房间了,今晚早早睡觉,早早把门锁好!

    “不是,不是这个问题……”邓姨看张朵朵使起劲来都听不清她问啥了,拦也拦不住。心想这个姑娘怎么这么傻呀,这么努力的把行李搬到这边,白费了功夫呀,等一下还是要搬回那边去的。

    ……

    “大少奶奶,你……你这是干嘛呀?”

    邓姨看到张朵朵搬完行李进来后,又一个人在那里使劲地推房间的那张大床。

    “邓姨可以帮我一起把它推到墙边吗?”

    “好……好好。”虽然被张朵朵搞到一头雾水,不知道她究竟要做什么,但是邓姨还是过去帮她一起推那张大床。

    “一二……三”

    “好了……好了好了!”

    张朵朵累到直接坐在床上喘大气。

    “大少奶奶,你还没说你要干什么呢?”

    “邓姨以后我就休这里了,这里从今晚开始就是我的房间啦……”

    张朵朵此时心里满是喜悦,今晚开始她就不用再跟那个大魔头同睡在一张床上面了。

    而且,经过刚才的劳力体验,她感觉自己的身体明显恢复了很多。看来聂家真的是不得了,自家私人专用医生这么厉害。

    “啊——?大少奶奶,原来你是要搬过来这房间睡呀?!”

    邓姨愣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

    “是呀!”

    “可是……”

    “你不是说这房间平时也只是当作客房用,我看这大别墅房间这么多,就算一下子来了好多客人,房间也够用啊!而且我也没见有什么人过来作客的。腾一间小房间出来给我睡一下觉,没什么影响吧?!邓姨你不会这么小气连这间小房间都不肯给我用吧?”

    张朵朵就猜到邓姨知道后肯定不会同意她把东西搬过来这里的,所以只好做了再说了。

    “大少奶奶,您这说的,我怎么敢不给,你才是这房子的女主人呀!只是……”

    “我就知道邓姨对我最好了!”张朵朵给了邓姨一个灿烂的大笑脸。

    ——

    晚饭过后,张朵朵便回自己房间了。

    没有旁人的干扰,一个人可以在一张大床上翻来滚去,这样的自由实在是太舒服了!

    她现在什么都不想想,不想聂夜大发雷霆的样子,不想他那副要灭人的表情。反正她已经做了。门她已经锁好了,她还放了两张凳子,外加一些杂乱的物品顶在门后了。

    今晚,她只管一觉睡到天亮。

    ——

    “老夫人,大少奶奶要跟大少爷分开房间睡,连东西都搬出来了……”

    “真的,没骗你。”

    “嗯……嗯”

    “没吵架,没听见他们有吵架的声音……”

    “住进来这么久了,也没看见大少爷凶人,在房间……他们在房间的时候就不知道了,我不敢随便偷听……”

    “好……嗯,嗯……好,是的,知道了。”

    电话那头想起“嘟嘟……”声后,邓姨才放下话筒。

    ——

    “她真的这样跟你讲话?”李淑芬刚喝了口红酒,差点没噎到。

    高级西餐厅内,李淑芬正和她的宝贝女儿两人在用餐。

    “一点都没夸张,妈咪,她现在可嚣张呢。”

    张婠婠一口一块牛肉放进嘴里,提到张朵朵就满脸气愤。

    “这小贱人,现在竟然敢这样跟我们说话,难道聂家大公子真的认了她这个老婆?”

    李淑芬有点疑惑。以往的张朵朵在她们面前除了说“嗯”、“是的”、“知道了”这些话外,其他时候就是默不作声。所以有这个怀疑也不足为奇。

    “妈咪,万一她真的跟聂大公子好上了,那我们怎么办呀?”张婠婠喝了口红酒后打了个饱嗝。

    “婠婠,我们有什么好怕的,无论她嫁给了谁,还不是张家的女儿?”

    李淑芬露出毫不掩饰满带阴险的笑脸。

    “反正我可不要让她踩在我的头上!”他们张家只有她张婠婠才是真正的富家大小姐!

    “那小贱人不是有个舅舅的吗?,听说他一直想见我,这次我就给个机会他!”

    要搞垮张朵朵,只要她稍稍用点计谋,就像捏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而已。哼!这小贱人还不是跟她妈一样,是个蠢货。

    “妈咪,你要见张朵朵的舅舅,你不怕爸爸知道吗?”

    张婠婠有点担忧地看着她妈妈,要是被她爸知道妈咪跟张朵朵的舅舅有联系,不仅她妈咪要遭殃,还会连累她。

    “傻丫头,妈咪是个这么不可靠的人吗?!还有,这件事只有我们俩母女知道,你又不说出去,谁会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