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以后我就睡这个房间
    “大少奶奶呢?!”

    凌晨两点半,他一脸倦容回到家,谁知道开门之后,床上的女人不知所踪。

    “大少爷,大少奶奶今晚在这里辗转反则很久了都睡不着觉,后来找到了个房间,一躺上去就来困意了,所以今晚就临时住到那个房间去了……”

    邓姨小心翼翼地回答,心里却既是担忧又是欢喜。

    “……”

    “可能是认床吧,毕竟才来这里没多久,有时候换了个新的地方真的很难入睡的……”邓姨看着他越来越黑的脸,担忧增添了几分。

    “……”

    男人没有说话。

    这女人,在他的房间里睡不着觉?!那这大半个月都是在他面前装睡吗?

    男人洗完澡穿了件浴袍出来,头发末梢还沾有点热气腾腾的小水珠。

    板着一副脸,让人读不出他心里想什么。

    “砰!”

    男人握住房间的手把,竟然把门反锁了!

    这个女人想找死吗?!从来没有人敢把他拒在门外!

    男人伸出修长而有力的腿用力一踢。

    门锁被他的一记猛力瞬间松开了,露出一条门缝。

    门还没有打开?!这女人是拿了多少东西顶在了后面?!

    男人脸上的乌云越来越密集。

    “砰!”

    比刚才用力更重的一脚!

    大家都知道他会一点功夫,但是没有人知道他的武力究去到哪个程度,因为他的身边有一大群高手保镖,从来不需他出手。

    两脚就把张朵朵辛苦弄了一个晚上菜堆上去的东西全踢翻了。

    正在熟睡的张朵朵被这巨响般的噪音吵醒了。

    本来她今晚担心了一个晚上好不容易才在迷迷糊糊中睡着的。

    “谁啊?!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张朵朵不耐烦地说道,眼睛还是不愿意做睁开来。最讨厌在熟睡中被人吵醒,这比任何时候都痛苦。

    然而,她却不知道一个像正在发怒的猛兽正一步步地逼近自己。

    或许是危险的压迫感越来越重,也可能是她潜意识里一直在提防着某个人。

    张朵朵强撑着垂垂欲坠的身体,还有她那左晃右动的脑袋,揉了揉眼睛。

    终于打开了她那双眼皮重得不行的双眼。

    “啊——”

    一睁开眼就对上了一双嗜血般的双眼!

    那眼睛仿佛在告诉她:张朵朵,你死定了!

    像要吃人般的怒火毫无掩盖地射向她!

    张朵朵脑袋猛地一下子清醒过来了,浑身的汗毛立马竖了起来。

    她拽住被子,紧缩在床上,想说点什么,但没想到因为过于害怕出于求生的本能,一声响彻整栋房子的求救的呼喊声先叫了出来。

    这女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不是连说话都不敢大声的吗?整个人唯唯诺诺的,让人第一次见面就心生讨厌。

    没想到她竟然敢跳入冰湖,而且是毫不犹豫的,现在又竟然敢不经过他的同意就擅自从他的房间里搬出来!她究竟知不知道外面有多少女人想尽了办法都要想爬上他的床?!

    “啊!痛!痛……”

    张朵朵痛得叫出了声音,两只小手伸到那只钳住了她下巴的大手上面,想要挣脱出来。

    然而她和聂夜的力量相比,差距就像是蚊子和大象。

    而且,她越是挣扎,那只大手的力度只有在增大。

    “大少爷……求你……放手……”

    张朵朵放下了自己双手,不敢动了。

    “你应该叫我什么?”大少爷?他不是已经教过她了吗?!

    张朵朵感觉自己的骨头都快被他捏变形了,只要聂夜再稍稍加点力,她的下巴可能骨头都要碎掉了。

    “老公……求你……放过我!”

    张朵朵马上改口,她怎么不记得呢,只是,谁知道这个时候他喜欢哪个称呼。

    聂夜松开了他的手。

    张朵朵立马就软瘫在床上了,睡衣都半湿了。

    真的就放手了?!早知道这样,她应该早点喊他“老公”,就不用受这样的苦了,虽然她心里是极度的不愿叫出口。

    “为什么搬出来?”

    男人只是松开了她的下巴,阴沉的脸仍然乌云密布。

    “我在你的房间里睡不着。”

    靠,这男人究竟是有多大的力气,下巴被他捏过后,现在连说话都疼,她轻轻地揉了揉被捏过的地方。她为什么从你的房间里搬出来,你会不知道吗?现在她的下巴就是最好的原因!

    然而,聂夜俯下身来,一只大手又伸到了她的下巴。

    张朵朵神经再次绷紧了,她不敢动,也不敢拒绝。要是再像刚才那样,她的下巴会碎掉的……

    “老公……”张朵朵小心谨慎地注意着眼前这个男人的一举一动及面部表情的变化。

    “乖。老公从不为难乖巧懂事的女人。”

    见张朵朵没有反抗他,男人脸上的乌云慢慢散开,只是,眼神的犀利有增无减。

    他放在她下巴上的大手没有用力,反而替她轻轻地按摩刚才被他弄疼的地方。

    张朵朵看着聂夜,不敢乱动,只是配合着他,因为她实在摸不清这个男人想干嘛。

    “睡不着觉是因为房间的问题还是因为人?”

    聂夜继续追问。

    “呃……”这问题有什么好问的吗?张朵朵觉得自己现在就像是他手上的一只蚂蚁,生死全由他的喜怒哀乐来决定。

    “可能是因为房间吧?我睡觉的时候不都是我自己一个人先睡的吗?今晚在你的床上辗转反侧了好久,还是不能入睡,换了个房间后,很快就困了,什么时候睡着的我也不知道。”

    前面那段日子,这个男人对她可是要多温柔就有多温柔,搞到她差点就心动了。还幻想今晚他再怎么大发雷霆也不会对她怎么样,结果没想到,都差点要被他灭口了!他不是不缺女人陪他睡觉吗?!她搬出来又怎样了吗?而且她再怎么搬来搬去还不是都在这栋房子里?!

    看来前段时间自己真的是病得不轻,要是天天对着这个难以捉摸心情的男人,她可能会死得很快。明知道这样的回答很扯,但是一不做二不休,她怎么也要装到底。

    “有这样的好房间我怎么不知道?”

    他当然一眼就看穿她的想法呢。

    “老公,这应该是我自己本身的问题,我这人就是这么麻烦,睡觉也要找个适合自己的环境,不然真的会失眠。”

    他喜欢她叫他“老公”,每次听到,心情都会有种特殊的美好感觉。

    “我也一样。”

    “嗯?”这男人不会是想……不要啊,她似乎要想到这大魔头要做什么决定了。

    “以后我就睡这个房间了!”

    男人身子一倾,躺倒在床上,大手一捞,便把她拥入怀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