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让你睡得更舒服
    “聂大少爷……”

    “嗯……还没学会?”男人不满。

    “老公!您身份高贵,这房间太小了,有违您的身份啊!请您慎重考虑后再决定!”

    张朵朵讨厌跟一个人这么亲密地待着,她也从来没有跟一个人身体之间这么近距离地接触过,尤其是一个男人!

    “我的夫人都可以睡这里,为什么我就不可以?”

    说话时,男人温热的气息掠过张朵朵的耳边。

    此时他们两个人的姿势对于张朵朵来说,有点尴尬。

    她越是想反抗挣扎,男人越是抱得更紧密。

    她的小脑袋被迫靠在他项里,双腿被男人的一双修长的大腿紧紧地缠绕在一起,其余身体的所有部位都被他一双强而有力的大手臂抱得全贴在他身上。一双抵在他胸前的小手,两人力量悬殊,她的小手看起来更像是小兔子两只柔软的小爪子,在男人的眼里,明明是抵抗,现在这种气氛看起来更像是在勾引他。

    聂夜只穿了一件浴袍,张朵朵只穿了一条比浴袍更薄的睡裙,肌肤与肌肤之间近距离的贴近,女人睡裙里面的美好春光若隐若现,而此刻的姿势,高高在上的他,里面的春光被他一览无遗。

    有多少女人想被他这样抱着?!有多少女人,即使再怎么矜持,被他这样抱住后,早已控制不住地意乱情迷?!即使只是一夜情?

    聂家大少夫人这个位置就更不用说了,多少名门望族为了这个位置争得头破血流!

    呵,他就不相信这个女人没有半点图谋不轨。

    “老公!要不我们换回那间大房吧!这里真的太小了!”

    真是血的教训!张朵朵告诉自己,再也不要被他表面的温柔所迷惑了!大魔头就是大魔头,永远都不会变的,千万不要期盼他对别人有半点善意,否则就是对自己是最大的残忍。

    与其在这里被他这样“占便宜”,还不如回到原来的房间,他的床就是大,她跟他一人睡一边,中间还隔得很宽,总比现在这样好多了!

    “夜了。”

    他说了算。

    “可是你这样,我怎么睡?!”

    张朵朵本来被他一下子抱着的时候,脸已经涨红了,现在她又急又气,小脸涨得通红通红,直到耳根。

    “这样睡不着?”

    女人的肌肤像未经雕琢但天然就晶莹剔透、洁白无瑕的玉石一般,他忍着心中的燥热,笑得有点魅惑。

    “是的!”

    张朵朵怒吼到。

    “既然睡不着,那我们干点事情吧,干完后保证你会睡得更舒服。”

    聂夜一个覆身,将张朵朵压在了身下。女人在他怀里一直不停扭动着身体挣扎!

    该死!这女人的身材竟这么惹火!任何男人,都无法抵抗!

    他从来都没有像这样,可以被一个女人撩出火的,而且是这么轻易!

    女人身上有着好闻的气息,身体柔软得不行,每次大手一碰上去,都想把她抱得仅仅不松开!可想而知,给她擦药的这大半个月他是忍受了多少痛苦!

    “你……你要干什么?!”

    张朵朵大声嘶吼,她可从来没有被一个男人这样欺负过!

    聂夜看着她那娇翠欲滴的涨得通红的小脸,此刻可爱至极,那微微张开的粉嫩樱唇更是散发出诱人的甜香,像是在无声的对他发出某种邀请。

    男人眸光幽暗了下去。

    扣着她下颌,俯身下去,在张朵朵惊愕又慌乱的目光中,吻住了她。

    “唔……”

    张朵朵的惊呼声,被男人悉数堵回了嘴里。

    他吻得霸道,扣着她后脑将她压向自己,先是轻轻啃噬她的唇角,将她的唇形细细描绘了一遍,然后顶开唇齿,转为深吻。

    这措不及防的吻,惊慌下,张朵朵不断躲避。

    男人却紧追着不放,勾着她的丁香小舌,强势掠夺。

    除了上次,这是张朵朵人生中第二次被男人吻了。

    男人纠缠不放。

    铺天盖的吻压下来,吻得张朵朵唇瓣通红,他的鼻息固执地缠绕在她鼻尖上,让她整个人都染上了他的气息。

    强势的翻动,让她的舌头在口腔里,无所遁形。

    “叫老公。”低沉有力的声音,染上了一抹暗哑的**,狂肆的霸道不容人抗拒。

    叫他老公?张朵朵双手仍然抵在男人的胸前,她不叫!要叫也是叫他臭流氓!

    聂夜见她没作声,暂时停了下来,看到张朵朵那双紧盯着他的充满惊慌失措,又夹着愤怒的大眼睛。

    张朵朵因为这个停顿有了口喘气的时间,她大口大口的呼吸。

    “臭流氓!你放开我!”

    “不放!除非你叫老公!”

    他的女人怎么这么可爱?

    聂夜呼吸变得急促起来,揽在她腰上的手臂紧了紧,再一次加深了原来的吻。

    呼吸间,唇齿间,全是男人身上那股霸道魅惑的气息。

    在他强势又火热的进攻下,张朵朵被吻到浑身发软,心尖打颤……

    “唔……不要……”张朵朵无力挣扎了下,被吻到气息都紊乱的她这一声软绵绵的抗拒,更像是在撒娇。

    这一声软绵娇媚的“不要”,换来了男人更加强势的掠过。

    五年前,从那个时候开始,因为那个女人,他便对任何女人都不敢兴趣了。但他身边的女人从来没有缺过,他只是想报复那个女人!他一往情深,她竟然还离开自己!好,既然如此,他就要让她知道,她只是他玩过的千万女人中的一个而已!

    可笑的是,所有拼命走近他的女人,在他看来,无非都是因为他的财势和地位。

    如果有一天他什么都没有了,这些女人还会像现在这样像蜜蜂围着花粉一样围过来吗?!

    其实他根本不在乎这个,他只是厌恶,厌恶久了,看这些女人就像是看蜜蜂一样……

    没有半点意思。

    但是,眼前这个女人,她不一样,越来越让他感到有趣。

    从她跳下去那一刻开始。

    他本来就没想要回那条银链子,他想要的是潇漓这个女人,没想到竟然没有等他说话,这个笨女人就自己跳下去了。

    救回来之后,才看清楚了她的容貌,美丽得不可方物。

    这个女人是故意掩饰自己的容貌吗?

    这是在对他欲擒故纵吗?

    他其实根本就不在乎女人的容貌……

    既然让你撩出火了,那就满足你,灭了火再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