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割腕自杀
    噼啦——

    桌子上面的书、茶杯等等,全部被她扫落在地。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女子悲愤的大喊着,整个身体因为精神激动得都在颤抖着,不食人间烟火般冷艳的脸上,一颗颗泪珠顺着面颊流了下来,她有点绝望似的闭上了双眼,下一秒,却瘫坐在地上。

    ……

    “九爷!不好了!九爷!不好了!出事了!”

    一个穿着工作服的女子慌慌张张的一边小跑着一边大喊。

    “小姐出什么事了?”

    男人刚从外面回来,听到叫声后便循声快步的走了过去。

    “小姐……小姐她接了个电话后,就发起了脾气,还打翻了桌上的东西,然后,然后就又哭了起来。”

    “小银,你跑了出来,有人在看着小姐吗?”

    “我……我怕小姐的情绪又崩溃了,就急着过来找你,现在小姐是一个人在……”

    还没等她说完,男人便在她眼前消失了。

    ……

    “小漓!冷静点!”

    男人冲到楼上打开门后,俊美如斯的脸一下子煞白。

    他一个箭步,走上前,一下子躲过了女子手中拿着的准备要来划破自己手腕的碎玻璃片。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他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让我去死吧!我还活着干嘛!你给我……你快点把它还给我!”

    女人声泪俱下,因悲伤过度浑身无力,却始终想极力夺回男人抢走的碎片。

    男人眼里满是心疼,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但又有点无可奈何,地将女人紧紧的抱在怀里。

    “你……你让我去死了算了!”女人依然嚎啕大哭,拼了命似的一个扑身,捡起离脚边不远处的另一块一块碎玻璃片,准备再次割向正在流着血的手腕。

    “阿九……阿九……”

    男人情急之下,直接用自己的手臂挡住了那块锐利的碎玻璃片。

    男人的手臂被划出一道十几公分长的伤口,鲜红色的血马上渗透了大半个衣袖。

    女人惊慌地立即松开了手,那块沾着鲜血的碎玻璃片掉到地上,再次碎了一地。

    因为她的错伤,血淋淋的画面让女人霎时间从绝望悲伤的情绪中回到了现实。

    她顾不得血腥,双手颤抖地摁住男人手臂上的伤口。

    “阿九……阿九……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怎么会这样啊?呜……我……都怪我……”

    “快……快来人啊!九爷受伤了……”

    因为男人的受伤,女人既惊慌得不知所措,又因为内疚而懊悔不已。

    伤口在流血,但男人的目光从头到尾始终都集中在女人的身上。

    “答应我,以后不要再做傻事了,好吗?”

    他流再多的血又如何?只要这个女人不再受伤……

    她已经死过一次了,他发过誓,不会再让她的生命再有半点闪失。

    可是,今天却……

    他又怎么可能怪她呢?

    “阿九……越来越多血了……阿九!”

    女人现在的双眼满是焦急害怕和担心,根本就顾不得思考男人的话。

    “答应我,好吗?”

    男人一动不动的蹲在地上,表情像是凝固了一样,眼神里除了心疼之外再无他物了。

    对于他来说,心里面的痛,远远超过于**上的伤痛。

    “好……好……我答应你!我都答应你!”

    男人听到女人的承诺后,脸终于松开了,紧皱的眉也舒展开了,脸上也露出往日里温暖柔和的笑容。

    虽然他知道,女人每一次都只是口头上答应他而已。但是,每一次,他还是会满心期待她会真心有了变化。

    他一把抱起蹲在地上流着眼泪的女人。

    “阿九!你干什么!你的手受伤了!还在流着血!你不可以抱我的,伤口的血会流得更多的!快放我下来!阿九!”

    女人不敢挣扎,害怕力气大了增加男人的负荷,对伤口的伤害更大,双手也紧紧的摁在伤口处,不敢松开,担心松开后鲜血哗啦啦的直流出来。

    男人不改声色,径直的将她抱下楼。

    无论是小时候,还是现在,平时她撒娇耍赖,甚至是明知道她是在欺负自己,他都心甘情愿的听她的话,但关键时候,他便由不得她了。

    打碎了玻璃杯,房间里已满地是碎片了,把她放下,岂不是任由她又有了寻死的机会?!

    在她的理智还没完全恢复之前,他可不敢随意放开她。

    最重要的是,虽然玻璃碎片因为他的及时赶来而没有伤到她的要害,但是,她也是受伤了,他的小漓也完全不知道自己的手腕在流血。

    ——

    “阿九……”

    潇漓看着龙九熟练地处理自己的伤口,却让家里的医生为已经的皮外伤小心处理,内疚自责得不知自己此时该说些什么了。

    “小漓,我没事,这点小伤对于我龙九来说,只是芝麻绿豆般的小事而已,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从小是在什么地方长大过来的。只要你没事,我就没事。”

    男人又露出一张玩世不恭的笑脸。

    “阿九……”潇漓苦笑,在最艰难危险的时候,在她的面前,他都是露出这副不痛不痒好像只是在玩的表情,她知道,他只是想让她放轻松。

    小时候不懂,总被他骗过去了。但是,现在她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天真无邪的小女孩了。她能懂,龙九只是想安慰她。

    “九爷,我们知错了!”

    洛言洛行两兄弟站在一旁,很久都不敢开口说话。他们本以为潇漓小姐收到消息后会心死,以后就一心一意的跟着他们九爷,没想到,女人的心思竟会这么容易就想不开,结果,还搞到他们九爷也受伤了。

    “但是,报告九爷!这都是因为洛行!是他说要告诉潇漓小姐的!”潇漓小姐都受伤了,看主子的态度,洛言感觉此次他们肯定是闯了大祸了,他可不想被重罚,当然要先把自己撇得一干二净的了。

    “是,是我先说的,但是也是经过你的同意之后,两个人最终才做出这个决定的啊!”是福要独享,是祸就要一起担,万一真要被重罚的话,洛行可怎么也要拉着他的兄弟陪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