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 是他自己送上门的
    “放你的狗屁!何生!你这个大淫贼!你异想天开!”

    慕沾怒吼道。让他家朵朵去当这个恶棍的女人?!呸!何生这个大恶棍!放高利贷、开赌场、买卖毒物,有哪样他不沾的?他玩了多少女人他心里没个数吗?!要是把朵朵交到他手上,岂不是被他毁了?我们家朵朵可是个清白的女人!

    而且,百万的欠债,他说免了就免了?谁信他的鬼话?!

    “哟!你这个窝囊废还敢骂我!打!给我狠狠的打!”

    何生恼羞成怒,命令手下恶狠狠的教训张朵朵的舅舅。

    几个男人想拖开她舅舅就开打,张朵朵死死地抱紧她舅舅,死活不让他们动手。

    那几个男的,看他们的老大想要张朵朵这个女人,就不敢碰到她,见她死死的抱着她舅舅,也暂时无从下手。

    “哟,小妞,挺倔强的嘛!大哥我喜欢!”

    何生坐在包厢的沙发上,左手右手都还抱着个女人。

    “你再不松手,难道你想大哥我就地就办了你?!”

    男人说话的时候,依旧是皮笑肉不笑,但此时他的双眼多了几分狠毒。

    “何生!你这个畜生!你敢?!你要是敢这样,我就跟你拼了!”

    张朵朵的舅舅听到何生的话,暴跳如雷。

    “你想跟我拼了?你他妈的倒是来呀?!!!简直蠢到不行!!!”

    何生笑着嘲讽他,蠢货!真是不自量力!自己的钱是怎么被人骗了的都不知道,不单止连累自己的妹妹来借高利贷还钱,还让那个女人害死了自己的妹妹,二十年有多了都过去了,结果到现在还屁颠屁颠的听李淑芬那女人的话,真是想想都觉得好笑!这个蠢货,在他眼里,简直连窝囊废都不如!

    “你说谁蠢呢?!!!你他妈的才是蠢货!!!”

    慕沾向来都是那种对于骂他的人都是有骂必怼回去的人!他怎么可能让这个混混骑在他头上乱吠人呢?!

    也正是因为这样的性格,所以每次他都被这堆放高利贷的人打到不行。

    “哼!这世上恐怕没有比你更蠢的人咯!如果没有人通知我,难道你以为每次我都会这么容易找到你的吗?”

    何**笑道。

    “哼!你们这些恶棍,不就是整天到处像狗那样到处乱跑到处追债的吗?!垃圾堆的臭味都被你们这些人闻光了,别人不给你消息,你就打人,威胁人!怎么可能找不到一个人?!”

    慕沾暗讽他。

    “何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一旁的张朵朵觉得好像从何生说的话里听出些什么来。有人通知他?什么人专门传递给他消息?而且还知道她和舅舅的行踪。

    按理来说,因为经常搬家躲这些追债的人,这整个f市,他们都走了不少地方,她和舅舅也摸出了一些门路,知道藏在什么地方才不会被人发现,也同时可以避开知道他们的熟人。一年前最后的一次搬家,所住的地方算是这十几年来藏人最深的地方了,而且她也多番提醒了他舅舅,要谨慎,谨慎,再谨慎。所以,这一年,是舅舅他们躲得时间最长的了。至于她,谁也想不到她住到了聂家,上了个大学,张家也不管她了,她也没通知他们,所以也没有多少人知道她读大学,至于张婠婠上次找到她,估计也是费了些时间才知道的。所以,自然不会有人找上她了。

    “呵呵,还是你的外甥女聪明啊!看在你长得这么漂亮的份上,我就透露一点消息给你。免得到时候你也像你的亲生母亲那样,到了要死的那一天,还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李淑芬,这个女人,你是肯定知道的吧?”

    李淑芬?她继母!难道今天的事又跟她有关的吗?!

    张朵朵顿时觉得火冒三丈,怎么又是这个女人?!李淑芬在这件事上又动了什么手脚?难道害她这么多还不够吗?!

    还有,她妈妈的死,她的亲生母亲是因为抑郁症跳楼而死的,听他的意思,难道……难道她妈妈的死是有其他原因的?

    “她是我继母,这个你不会不知道的吧?!是她通知你来这里的?!”

    张朵朵问何生。

    “美女,当然不是。这帝夜酒吧,我可是常客,我几乎天天都会来这里唱上几首歌的呀。今天要不是你舅舅到这里来约会,我还真找不到他呢!就没有机会见上美女一面咯。”

    “我舅舅不是被你们抓来这里的吗?”

    “美女,你错了,这一次你们藏得这么隐秘,本来都打算放弃去找你们的了。”

    张朵朵疑惑的看着她舅舅。

    “朵朵,别听他胡说!这些人的话怎么能相信呢?!!!”

    她舅舅反驳道。

    没错,像何生这种大赖皮的人的话怎么可以让人相信呢?

    正如何生所说,这帝夜酒吧,她和舅舅都知道,混混都是这里的常客,有不少像何生这种放高利贷的人都会来这里,物以类聚,之前,舅舅也明明告诉过她,如果要经过这帝夜酒吧,最好绕几条路走远一点,也不要撞上这条街,否则很有可能会遇上何生他们这些人。

    舅舅怎会自己撞上枪口来了呢?

    但是,张朵朵仍然有点迟疑,何生的话固然不可以随便相信,但是为什么她看到舅舅看她的眼神有点闪缩的呢?好像在回避些什么……

    而且,她舅舅如果没有被他们打的话,看得出来,他这一身都是经过打扮的,头发还打了蜡,还穿了一套整洁的西装。平时她舅舅可不是这样的。

    张朵朵认出这套西装来了。

    “舅舅,你赚了大钱了吗?”

    张朵朵问她。

    “朵朵,你干嘛呢?”

    慕沾不明所问。

    “舅舅,你不是说过吗?你说,这辈子可能不会娶老婆的了,这西装就等着那一天,我们赚够了还债的钱,你就穿着它,和我一起把这个负担给卸了。”

    这套西装是她在她舅舅生日的那一天送他的,是她辛苦赚钱买来的,她舅舅一直把它放得好好的,一直都不舍得穿。

    那时她就在外婆面前,跟他打趣的说,那就等到舅舅结婚的时候穿吧。

    然后她舅舅开心的笑着跟她说了那番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