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有人不怀好意
    “邓姨,大少奶奶的舅舅被人家拖到外面打了,包厢里的人都出来了,除了大少奶奶和那个混混头目。”

    司机刘师傅向邓姨打着电话汇报情况。张朵朵下车后就叫他回去,但是他出门的时候,邓姨已经提前吩咐他,一定要紧跟着大少奶奶,并且随时向她汇报情况。所以他根本就没有回去,而是一直跟着张朵朵来到这里,现在在在大堂正对着包厢的益处角落坐着,一边喝着饮料,一边紧盯着包厢的一举一动。

    “好,小刘,你继续盯着,我已经派了一些人过来了。如果发现有什么不妥的话,你就要马上把大少奶奶给救出来!一切以大少奶奶的安全为主,知道了没有?!”

    “知道了。”

    ……

    张朵朵出门的时候,邓姨就感觉有点不对劲,考虑到大少爷出差了,大少奶奶深夜出门,为了以防万一,她偷偷的派人跟踪张朵朵,以保护她的安全。

    ……

    帝夜酒吧外面,停着两辆豪车。

    豪车内。

    “现在什么情况啦?”

    方盈莹对着手机问道。

    “夫人,一切按照着计划进行。现在何生把张朵朵单独的留在了包厢里。两人在里面差不多有二十分钟了,估计也差不多了……”

    “好,继续守着,不要让任何人进去。”

    方盈莹嘴角微微向一侧歪起,笑得别有含义。

    “姑姑,里面怎么样了?”

    坐在一旁的方菲儿关心的问道。

    “估计那个女人要**咯,呵呵……真是没想到啊!也不怪我们,这根本就不在我们的计划范围内,要怪,只怪她自己,和那些人竟然还有着这样的关系,真是可怜!”

    方盈莹装作无奈,却笑着说出这番话。

    “唉,谁知道她背后原来藏着这么多的事呢?!只能怨她自己!”

    方菲儿在一边附和着方盈莹说的话。

    本来她方菲儿为了整垮张朵朵,专门派了人在背后偷偷的调查张朵朵的事情,结果没想到,刚开始调查,就发现了她欠债这样的一件劲爆的大事,她当然是第一时间就把这消息告诉了她的姑姑了。

    聂夜昨天出差了,方菲儿只知道他这一次出门,聂氏集团已筹划很长时间的了,是要去谈一单很重要的生意。方盈莹从来就不喜欢聂夜这个跟她没有半点血缘关系的儿子,而且一直处心积虑的想要从他手上夺回聂氏集团的大权。男人在外面干正事,方盈莹就是想着在他的后宫点火,好干扰聂夜做事,让他在这次的生意场上失败。

    方盈莹表面上说是帮她打败情敌,同时惩罚这个不守规矩的媳妇。方菲儿装作不知道,还屁颠屁颠的跟着她来,一副同仇敌该的样子,一起和她联手对付张朵朵。

    搞垮聂夜,这个当然不是她方菲儿的目的,她相信她的表哥不是这么容易就被方盈莹弄垮的人。她只想对付张朵朵。本来她们是想着揪着她欠下别人巨债的事,给她来个家法伺候。真要用那些聂家家法伺候她,估计不把张朵朵搞死,也会把她搞得伤痕累累。现在,这个意外的状况,聂家大少奶奶**给其他男人,哈哈,方菲儿想想就觉得兴奋,她这辈子都别想得到聂夜的原谅了。方菲儿是最清楚的了,她的表哥,这一辈子,最憎恨的,可能就是那些背叛他的人吧,连解释他都不想听见。

    ……

    酒吧,厅内,小刘看了看手表,差不多二十分钟了,大少奶奶还没有出来,不对劲!

    他起身,急冲冲的向包厢冲去。

    ……

    “喂,你想干嘛?!这不是你可以进去的地方!”

    守在包厢门口外面的一个男人挡住了他。

    小刘一伸手,便使了一个过肩摔,男子“啪”的一下便被他摔到地上,瞬间疼得在地上打滚,无法起来反抗。

    其他几个围着慕沾打的人,看到这样的情景,都停了手,围住了他。见到是个穿着整齐西装的高高瘦瘦的中年男人,头发里还夹杂着几簇白发,顿时个个眼神里尽是写满不屑。

    而被打到无法还手的慕沾则暂时得到了释放,躺在地上粗喘着气,根本就不清楚周围发生着什么。

    “胆子不小啊?!敢动我们的人!你知道里面的大哥是谁吗?!”

    “这一带都归我们生哥管!这个地方还没见过敢跟我们动手的人!”

    “有种你就报上名来!”

    小刘没有回应他们。

    “哼!还挺有性格的!兄弟们!给点教训他看!”

    他们几个围着他,准备好好干一架的姿势。

    谁知,还没等他们出手,小刘“啪”的一下就把其中一个人给打倒在地了,速度之快,根本就没有人看清楚他打人的过程。

    剩下的几个见状,怒火烧心,也没有多想,全部人挥拳扑向小刘。

    “啪”

    “啪”

    “啪……”

    没两分钟时间,地上躺着五六个痛得“哇哇”大叫的壮汉。

    有人想挣扎着起来继续再打,但挣扎了没几秒,又倒下去了。

    小刘没有在这里停留,赶紧打开包厢的门进去——

    一进门就看到张朵朵一只衣袖被脱了下来,被绑着坐在沙发上,而旁边就坐着何生。

    小刘心里第一时间就想:糟了,大少奶奶衣衫不整的被人绑着,一脸的惊恐万分,旁边是个油头肥耳的猥琐男人,一看就是个淫贼,都怪自己进来得太晚了!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来得太迟……

    “大少奶奶!对不起!我来迟了!”

    小刘一个飞腿便把何生踢飞在门角落里。

    “啊——”

    何生痛得哇哇惨叫。

    其实当张朵朵说出聂夜的名字的时候就心里有点慌了,因为他见张朵朵一副始终一点都不害怕还淡定不已的样子,以前的张大小姐可没有这样的架势的,就开始有点相信她说的话了。但是人不抓也抓了,虽然张朵朵跟他说,要是他放了她,就可以把这件事给忘了,她也不会跟聂家提起。可是何生不放心,想着把她绑住,然后自己找个地方藏好,到时再叫人把她放了。

    没想到,他刚绑好人了,就有人进来了。

    小刘的一声“大少奶奶”更是一下子就把他吓到腿都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