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章 嗅药
    记住《》网址:. 求书、报错、附上 书名+作者

    史绣儿自负才貌双全,一直想挑一个如意郎君,不想现今家有女儿的都愁嫁,她一个六品官的女儿,想要做正室,又想高攀,却是难如登天。因此也和姚蜜一样,这么一耽误,就差不多满十五周岁了。

    史绣儿的母亲,人敬称为史姨妈,也和顾夫人一样,急得夜不能眠,最后还是史老爷提醒,她才想起顾家还有两个少爷未婚,便匆忙领着史绣儿赶到顾家,借着给范老夫人贺寿和探亲的理由,打算在顾家住一段时间,直到解决史绣儿的婚事为止。

    顾家两位未婚的少爷中,史绣儿和姚蜜一样比较中意顾东瑾,但顾东瑾的母亲和范晴的母亲是亲姐妹,想来顾东瑾是会遵母命娶范晴的,因此她和姚蜜只能把眼光放在顾东瑜身上。虽只能如此,可她还是有些不甘心。

    顾东瑜身上难受,心里却得意。真是想不到啊,姚表妹居然连媚药都准备了,可她明显是一个新手,不懂得看场合,贸然就撒了药出来,却被史绣儿走来撞破了。

    媚药这东西,顾东瑜自然是用过的,他心里感叹道:唉,姚表妹下手太重了,分明是用了两倍的药,这才把我媚倒在地,动弹不得。若是用的分量少些,这会儿估计早就身轻如燕,动作敏捷,和她找个地方双双对对了。

    史绣儿正盘算着,忽然听得另一头似有脚步声传来,她抬头一看,认出是范晴的身影,情急之下匆匆道:“表哥,我自己一个人也扶不动你,等我再去喊一个人搭把手,把你扶回房间去。”说着立起身,冲范晴喊道,“范妹妹快过来,表哥晕倒了!”

    “怎么回事?”范晴三两步跑了过来,一看地上躺着的,正是顾东瑜,不由得吓了一跳,道,“好端端的,怎么晕倒了?”

    “我适才过来,见得姚表妹和表哥说话,姚表妹突然就跑了,表哥却晕倒在地上,也不知道为何。”史绣儿使个金蝉脱壳之计,道,“范妹妹在这儿瞧一下,我往前头去喊人。”说着不待范晴回应,急速往另一边就跑。

    范晴正睖睁,就听见地下的顾东瑜呻吟了一声道:“范表妹扶我一把。”

    “三表哥感觉如何了?”范晴有些为难,毕竟男女有别,这……

    顾东瑜这会儿已缓过劲来,见范晴不扶他,自己动了动手脚,挣扎着爬了起来,谁知一时起得太猛,有些站不稳,趔趄了一下,他手一伸,忙抓住范晴的手臂,想要稳住身子。

    范晴见顾东瑜站立不稳,只得伸出手扶了一把。不想她这一伸手,手臂却被顾东瑜牢牢抓住,未待她挣开,就听见另一头传来顾东瑾的声音:“晴表妹。”

    范晴回头一瞧,只见顾东瑾正向这边走来,她心里忽然一慌,下意识就去甩顾东瑜的手,嘴里对顾东瑾解释道:“三表哥晕倒了,我扶了他一下。”

    却说姚蜜走到半路,寻了个僻静处,从怀里摸出一包药粉来。因顾夫人是铁了心要让姚蜜嫁入顾家的,除了种种教导之外,还交给姚蜜一包药粉,让她藏在身上,说若到非常时候,便拿它出来用。姚蜜好奇之下,曾偷偷打开嗅了嗅,还撒了一点儿在茶里喂了猫儿,结果那猫儿瘫软在地,好半晌不动,到了下半夜,却生龙活虎起来,叫春叫了一晚,吵得她整晚没睡着。那包药粉的味道和药效,她记忆犹新。

    姚蜜揭开纸包,掀开一角举到鼻端一嗅,脸色马上变了。没错,她适才呼吸又热又烫,忍不住朝顾东瑜脸上一吹,吹出的那口气正是这味道。天哪,这是怎么回事?顾东瑜如果误会自己对他下了媚香,嚷嚷出去,自己不嫁他还能嫁谁?还有一个大问题,那便是婚前失德,是没可能做正妻的,只能沦为妾侍。这可怎么办?不,她纵是嫁不出去,也不要当妾。

    姚蜜嗅着药粉,鼻子一痒,突然打了一个喷嚏,纸包里的粉末被她的气息一吹,四散飞起,有部分直溅入她的鼻孔里。

    要死了,莫名其妙中媚药了!姚蜜心知不妙,于是狠狠地擤起鼻子,想把吸进去的药粉擤出来,但那药粉太细,早已散在她的呼吸里无影无踪,哪里还能擤得出来?

    姚蜜悲愤极了,嫁个人就这么难?还得备下媚药随时勾引!现在好了,药还没派上正经用场,自己先吸了进去,可想而知,待会儿将出现什么情况。

    姚蜜一张俏脸**辣的,心里窝着一团火。是的,她想嫁,她不想被地方官强行婚配,这才跟随母亲上京城,巴望嫁给良人,好避过一劫,了却父母的心事。但这不代表她就要饥不择食,见个男子就下套吧?她就算要下媚药,也该下给值得的男人,而不是顾东瑜这类男人吧?

    这京城里的男人,全都眼高于顶,一副外地来的女子只配给他们做妾的模样。她现在后悔了,早知道,就不该跟母亲上京,直接在江南择个普通人家的子弟下嫁好了。现下已到了舅舅家,若没有顺利嫁出去,再回去便更加贬值了,再要找个好人家,谈何容易?

    很快,姚蜜便觉着身子炽热起来,顾不得许多,她匆匆把剩下的药粉撒在地下,一径往房里跑。天哪,这个时候千万不能撞见人啊,撞见人就坏了。

    顾夫人在房里坐立不安,怕姚蜜勾引不了顾东瑜,又怕姚蜜失了分寸闹出笑话,又后悔不该早早递了药粉给她,一时千百种滋味集于心头。唉,家有适婚女儿就是愁啊愁!

    她正发愁,只听门一响,姚蜜揭帘而进,俏脸酡红,呼吸急促,嚷嚷道:“娘,不好了,我中招了!”

    顾夫人一见姚蜜的样子,先是吓了一跳,接着生气道:“你这是怎么啦?”

    姚蜜心下羞愧,瞒去自己呼出的气息有异一事,三言两语说了事由。只说顾东瑜突然倒在地下,史绣儿又正好经过,她便跑了,跑到半路,怀里的药粉掉出来,溅入了鼻子内。顾夫人顾不得生气,捂住她的嘴道:“别说了,快灌两杯冷茶下去!”说着便出门,吩咐丫头提了一桶冷水进来,亲自帮姚蜜脱了衣裳,看着她泡了进去,这才松了口气。

    “作孽啊!怀里藏着药粉,没迷着别人,居然先迷着自己了!”顾夫人恨铁不成钢地戳姚蜜的额角,又叹气道,“你这么一走,不就让史绣儿得手了?笨死了!”

    姚蜜不敢作声,只慢吞吞地站起来,擦干身子穿上衣裳。

    顾夫人眼见姚蜜没事了,又一心想去打探顾东瑜和史绣儿的消息,便出去了。

    顾夫人一走,一个丫头便进来跟姚蜜道:“小姐,史小姐和范小姐吵架呢!”

    正说着,就听到房门外有人敲门,另一个丫头在外喊道:“小姐,大舅夫人那边的梅花姐姐来了,请小姐过去说话。”

    “这么晚了,知道她是为着什么事请我的吗?”姚蜜眼皮直跳,胡乱整了整衣裳,在镜前一边整理头发,一边问道。

    丫头在门外答道:“说是大舅夫人看月色好,请表小姐赏月吃果子,催小姐快去呢!”

    现下装病,有说服力没有?姚蜜权衡了一番轻重,自行摇摇头,寻思着:若顾东瑜真告了状,说自己迷倒了他,史绣儿又帮他作证,那便……哼,不管如何,不认就是了。

    姚蜜随梅花出了院子,却见梅花并不是朝苏夫人院子的方向走,不由得一怔,问道:“不是舅妈要见我吗?”

    梅花停下脚步,看看周围无人,便附过身去悄声道:“表小姐,发生了了不得的大事呢!”

    “什么事?”姚蜜心口一跳,有些心虚。

    梅花这阵子拿了顾夫人不少好处,也想卖个好给姚蜜,因此悄悄把事儿说了。

    姚蜜一听,不由得大吃一惊,天哪,顾东瑾和史绣儿在荷花池边拿住了顾东瑜和范晴?这……这是怎么回事呢?

    梅花又道:“范小姐这会儿闹着要寻死,三少爷和四少爷怕惊动大人,又素知表小姐和范小姐要好,让您去劝劝。我却是怕晚了,有人问起不好交代,便说是大夫人要请您过去赏月吃果子。”

    《完本神站》网址: 一个非常好的完本书籍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