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章 破门
    记住《》网址:. 求书、报错、附上 书名+作者

    凭谢腾的耳力,早已发觉窗外有人偷窥、屋顶有人揭瓦、不远处有脚步声纷至沓来。

    是谁想坏我好事?哼,待会儿定要教他们好看!谢腾的鼻孔里又发出**的鼻音,叼着茶壶嘴动了动腰部,任由姚蜜挣扎扭动着。侧耳听得房外脚步声渐近,于是突然放手,嘴巴一张,把茶壶嘴吐了出去。

    姚蜜正奋力拉着茶壶,哪想谢腾突然就松开嘴了,只听砰的一声闷响,茶壶猛地砸在自己的头上。只见她头一晃,手一滑,咣的一声,茶壶掉到地上,摔成碎片,里面残黄的茶叶散了一地。

    谢腾手疾眼快,伸足抵在姚蜜的臀部上,半仰起身子,伸手拉住姚蜜,却见她的额角上起了一个大包,已是软乎乎地晕了过去。

    只听砰的一声,孟婉琴和顾美雪已领人撞开了书房门,然后呼啦一声,全涌了进去。入眼所见,谢腾好整以暇地坐在案台上,姚蜜则软绵绵地倒在案台下,旁边是一个打碎了的茶壶。

    “表哥,你没事吧?”顾美雪一冲进屋,就绕过碎茶壶和姚蜜,走到案台旁边,含情带俏道,“我听得有人来打扰表哥,马上就领人过来了。”

    因之前不断有丫头打谢腾的主意,常半夜埋伏在他的书房外,谢腾不堪其扰,曾交代过管家几句话。管家因现下将军府是孟婉琴帮着料理家务,就把这事告诉了孟婉琴,孟婉琴也就借着机会把那些想凑近谢腾的丫头料理了。像今晚这般情况,她们想着必定是姚蜜先勾引的谢腾,纵使她们破门而入,谢腾也不会怪罪她们,只会把姚蜜交与她们处理。

    谢腾冷冷地看着顾美雪,并不答她的话。此时,他鼻端的异香已淡去,手足不再麻痹,心里却极度不爽。他爱不爱和小厨娘拉扯,是他的事,这群女人怎么就破门而入了?当这儿是什么地方?当他是什么人?

    顾美雪一见房内的情况,就以为是姚蜜进房勾引谢腾,被谢腾用茶壶砸昏了,心下暗喜:砸得好,看你以后还敢勾引人!

    孟婉琴见谢腾脸色不对,却是马上反应过来。自家女儿虽爱慕谢腾,可毕竟还未谈论婚事,现下大半夜的领着人来捉奸,破门而入,确实有些过了。于是定定神,赔笑道:“大郎,是我们莽撞了。”

    谢腾打断孟婉琴的话道:“您和表妹也不容易,大半夜的不睡觉,专领着人到处捉奸,辛苦了。”

    孟婉琴脸上一热,她虽是长辈,却有些憷谢腾,正待说话,身后却响起谢夺石的声音:“大半夜的,怎么这般热闹?”

    谢夺石话音一落,已是跨步进了书房,一眼瞧见倒在地上的姚蜜,一怔之下,马上有了恼意。他适才在屋顶上瞧得清楚,小厨娘有几分像他的女儿谢云,又正和谢腾亲热着,心里眼里已把姚蜜当成了自家人。这才一瞬间,自家人就倒在地上,人事不省了,岂有此理?

    谢夺石只环顾了一圈,就认为姚蜜是被顾美雪砸昏的,一时沉下脸道:“美雪,你手劲儿倒大!”

    顾美雪一怔,马上意会过来,委屈地分辩道:“不是我!”

    谢夺石的脸色更沉了,不是顾美雪,那便是孟婉琴。顾美雪还没议婚过门呢,母女俩就敢砸昏小厨娘,以后要是过了门,小厨娘还能有命吗?难得腾儿看中一个人,母女俩不成全也罢了,还破坏,打昏人!

    谢腩素来不喜欢顾美雪,见得姚蜜倒在地上,也是狠狠地瞪了顾美雪一眼,正待说话,却听见两个声音同时响起道:“姚蜜,你怎么了?”接着,就见史绣儿和范晴飞一般奔进来,蹲到地上一边摇着姚蜜,一边带了哭音朝谢夺石道:“请老将军为我们做主。”一定是顾美雪设局,引姚蜜上套,现下又进来捉奸,拿茶壶砸昏她的呢!

    顾美雪已是听出不对来,不由得心生恼怒,朝史绣儿和范晴道:“你们说什么呢?什么做主不做主?半夜里跑来表哥的书房,还好意思说。”

    “你不是也大半夜的跑来了吗?”史绣儿转过身瞪了顾美雪一眼道,“我们虽然只是厨娘,比不得顾小姐高贵,但顾小姐也不能随意把人砸昏吧?”

    “我没有,不信问表哥。”顾美雪极是生气,明明是表哥砸昏的,你们却偏把罪名安在我身上。

    孟婉琴也生气了,呵斥史绣儿和范晴道:“你们哪只眼睛看到美雪砸昏人了?没亲眼看到就不要乱说。况且一个小小的厨娘,大半夜的跑到大郎的书房里,被人当贼一样砸昏,也是她活该。”

    “都闭嘴。”谢夺石喝止了孟婉琴,蹲下去边掐姚蜜的人中,边吩咐一个婆子去拿伤药。

    姚蜜被茶壶砸到的力道虽大,但也不至于会晕倒,只是她心里又慌又急,再加上一砸,受不住惊吓,这才晕了过去。谢夺石只一掐,她就睁开眼睛坐了起来,扁着嘴委屈地瞧了瞧案台上的谢腾。丢脸死了,砸人不成,却砸了自己。

    姚蜜这么一扁嘴,神态却有五分像谢云,谢夺石不由得怔住了,心头一颤,差点喊出“云儿”,还好立马回过神来,赶紧问道:“痛不痛?”

    “好痛!”姚蜜伸手按按额角上的大包,眼里泛着泪花。呜,痛死了!

    谢夺石伸手拍拍姚蜜的肩,温声道:“别怕,府里备着极好的药,只一敷,很快就不痛了。”

    “姚蜜,你好点了吗?”史绣儿和范晴见姚蜜醒了,不由得松了口气。又见谢夺石果然偏向姚蜜,一副又怜又爱的神情,心下暗喜:成了成了,大事成了一半了!

    姚蜜一坐起来,借着烛火一照,孟婉琴已看清楚了她的模样,心里不由得一沉。早前就听得新来的小厨娘有几分像谢云,但那会儿也没放在心上,不想今晚一瞧,果然相像。谢夺石是念旧的人,见着这小厨娘像谢云,定然会帮着她。再看另外两个小厨娘,模样也极是娇俏,不比美雪差半点。若是让她们留在将军府,只怕……

    闹了这么一出,姚蜜心下明白,若没有谢夺石和谢腾的庇护,过了今晚,她们必定会被孟婉琴扫地出门。

    史绣儿也机警,使劲儿冲姚蜜使眼色,示意她赶紧行动。

    姚蜜眼角一瞥谢腾,见他脸色极臭,心下颤了颤,伸出手扯了扯谢夺石的袖子,眼里充满崇拜,试探着问道:“老将军,我可以到您房里服侍您吗?”

    谢夺石马上会意过来,多可怜的丫头啊,怕被孟婉琴和顾美雪扫地出门,向我求助呢!不说看在她像云儿的份上,单说腾儿适才“欺负”了她,也得护她一二才是。

    只见谢夺石点了点头,怜惜地看着姚蜜,史绣儿和范晴打蛇随棍上,也忙道:“老将军,我们三人一起进府来的,不想分开呢!求老将军让我们两人跟着姚蜜一起服侍您老人家。”

    得,原来小厨娘叫姚蜜哪,名字还挺好听的。谢夺石转身看向史绣儿和范晴,问了名字,点点头道:“你们既然是一起进府的,自然一起服侍我。”腾儿喜欢姚蜜,胜儿喜欢史绣儿,还有这位范晴,模样儿瞧着也讨喜,没准儿腩儿也会喜欢,一起安排到自己身边确实妥当。这样一来,腾儿、胜儿他们每日到我院落中请安说话,每日都能见着这三位小厨娘……

    谢腾的右手不知不觉握成了拳。好啊,祖父年纪虽大,但老当益壮,看着不过五十来岁的人,依稀还瞧得出年轻时是美男子。现下又一副会疼人的模样,这小厨娘被祖父一瞧,眼神儿就变了,看着温顺得很。话说她适才骑在我身上,眼神可是凶狠着,哪里有温柔的影子。

    孟婉琴和顾美雪见谢夺石答应让姚蜜等人去服侍他,立马会意,谢夺石这是要护着她们呢!

    顾美雪扫了一眼地上的茶壶碎片,故意道:“表哥,这般娇俏的人儿,你也舍得下狠手砸她。”老将军,表哥不喜欢这个女人,拿茶壶砸她,你偏要让她去服侍您,这不是影响你们祖孙的感情吗?

    顾美雪的话音一落,谢夺石和谢胜等人皆愣了一下,然后均用责备的眼神看向谢腾。好小子,和人家在案台上亲热,一听得有人来了,为了维护面子,居然下狠手砸昏人家小厨娘。小厨娘招谁惹谁了?半夜里出门洗个脸,被你吓昏挟到书房里乱搞,现下又受了这么一个打击,以后理你才怪!

    谢腾脸一黑,鼻孔里哼了一声,也不屑于分辩,只以威胁的眼神扫视着姚蜜。小娘们儿,你自己砸昏自己的事,我就不提了。但是,今晚你吹迷香迷倒我的事,你要是敢说出去,有你好看的!

    见得谢腾的眼神,姚蜜定了定神,迅速坚定了自己的目标,想证明自己的清白,忙向谢夺石解释道:“因天热,我到井边打水洗脸,谢将军等人扮鬼,把我吓昏了。我醒来时,就在书房里。一时惊怕,拿了茶壶想砸谢将军,不想错手砸了自己。”

    谢夺石一副了解的样子,边听边点头,表示全盘相信姚蜜所说。小女孩脸皮薄,可不能戳破她的话。

    见谢夺石相信自己的话,姚蜜得意地瞟了一眼谢腾。哼哼,威风什么?等着喊我祖母吧!

    《完本神站》网址: 一个非常好的完本书籍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